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张君情妇“倒戈”引人深思

人气 4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21日讯】张君特大杀人抢劫团伙已经一审判决,曾经对张君“死心塌地”的情妇们,在法庭上纷纷“倒戈”。

人民公安报20日刊登作者翟永太的评论,指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这些情妇们起初在金钱面前能够不为所动,也就不会在后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事实胜于雄辩!张君的情妇们在法庭上的辩白,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责。

文章写道﹐那些昔日和张君“一个鼻孔出气”的情妇们,在张君死到临头之际,都说自己过去是受胁迫和蒙骗不得已而为之,实在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很可惜,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即使有卖的,也无法减轻他和她们的罪孽!尽管这些情妇们职业不同,年龄不同,性格各异,学历有别,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张君被公安机关绳之以法前,没有一人向公安机关报过案。

有“坐台小姐”之称的严敏是张君的“患难之交”,曾在张君犯罪时倾力相助。但在法庭上,她却出人意料地交代:自己是受张君胁迫作案,因为张君平时经常折磨她,她的下身及手上都曾被张君用烟头烧伤。作案头天,张君还打了她,并扬言不干就杀了她全家。

有“婚介情妇”别名的秦直碧在被法庭调查参与一起火锅店抢劫时则声称,她去武汉开火锅店时根本不知道是被当做“窝点”,自己根本不知道大劫案是张君干的,但法庭最后未采纳秦的理由。

和张君平日里“情深意笃”的杨明燕在法庭上辩称自己被张君蒙蔽了,她并不知道销毁的是张君的作案工具。不过,杨的律师认为杨的翻供证据不足。

这些情妇们在法庭上为自己的辩白如出一辙,依作者之见,可质疑的地方实在太多。作者认为﹐张君与女人交往的手段,说白了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他的先决条件就是看她们喜欢不喜欢他,其次就要看她们能不能接受社会上的违法行为……单从这两点分析,一个个投入张君怀抱的女人,首先是从喜欢张君开始的,如果一点都不喜欢,也就谈不上最终成为张君犯罪的帮凶和躲避打击的“避风港”。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作者纳闷,张君在法庭上口口声声地说:“我对她们谁都没有感情,就是利用。”而这些自愿被张君利用的女人,在没有丝毫感情的情况下就往“火坑”里跳,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想到后果吗?很显然,在法庭上的眼泪是骗不了人的。如果这些情妇们起初在金钱面前能够不为所动,也就不会在后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如果说对杀人不眨眼的张君有所觉察后赶紧悬崖勒马,向公安机关报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无辜受害者惨死在张君的刀枪下;如果说……

文章最后下结果说,张君的情妇们在法庭上的辩白,是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责的,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张君案一审判决:14人死刑 (4/21/2001)    
  • 张君从穷苦少年成为杀人恶魔的罪恶之路 (4/19/2001)    
  • 从穷苦少年到杀人恶魔 张君梦想让整个中国发抖 (4/19/2001)    
  • 张君狱中无时不想逃:枪未响希望不灭 (4/18/2001)    
  • 当庭为情妇开脱 张君挤出“鳄鱼泪” (4/17/2001)    
  • 张君狱中透露最恶毒计划:绑架记者写自传 (4/17/2001)    
  • 情妇陈乐曾给张君写绝交信:你是变态男人 (4/17/2001)    
  • 大陆张君抢劫案常德公审落幕 本月21日将作一审判决 (4/17/2001)    
  • 公审张君第2天目击:“恶魔”蔫了“狐朋”急了 (4/16/2001)    
  • 张君案:“我亲眼看见悍匪落网” (4/16/2001)    
  • 常德庭审张君初步揭示“武广劫案”前前后后 (4/16/2001)    
  • 记者冒死拍到张君团伙抢劫现场照片 (4/16/2001)    
  • 大陆张君案庭审波澜迭起 尸检照片血腥旁听者不忍目睹 (4/16/2001)    
  • 恶魔庭上撒野审判长发警告–公审张君直击 (4/16/2001)    
  • 冷血张君盼早死 (4/15/2001)    
  • 魔鬼张君四情妇同堂受审 (4/15/2001)    
  • 张君案公审爆丑闻:当地机关人员竟高价倒卖旁听证 (4/15/2001)    
  • 张君武汉窝点首次披露:精武路”重庆老火锅” (4/15/2001)    
  • “大魔头”张君末日前的颤抖 (4/15/2001)    
  • 为破张君案重庆警方耗费1000万元 (4/15/2001)
  • 相关新闻
    为破张君案重庆警方耗费1000万元
    “大魔头”张君末日前的颤抖
    张君武汉窝点首次披露:精武路"重庆老火锅"
    张君案公审爆丑闻:当地机关人员竟高价倒卖旁听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