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阿凡达》观影记 72小时北京惊魂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为了处理因为看《阿凡达》而耽误的工作,这几天疲于奔命,今天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叨咕一下那三天在北京的经历。说到这里我禁不住又要长叹一声: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

一波三折定行程
  
跟那些架秧子起哄凑热闹的影迷不同,我对詹大爷的这部新作期待已久,自从听说《阿凡达》要来中国,我就决心去北京看IMAX版了。本来定的是1月2号上映,一看这消息我乐了半天:光腚总局(注:网民对广电总局的别称)总算做了件好事,把上映日期定在假期,正好利于我出行。
  
然而事实证明,命苦就得怨政府,丫挺的光腚总局居然把上映日期延后到1月4号!TNND为了给那几部扶不起的阿斗利用假期进行最后的抢钱运动,居然干出这么操蛋的事!骂归骂,又一个巨大利好消息传来:单位安排我1月5号去北京出差!我当时就内牛满面,心说有人给我出车票和旅费看《阿凡达》了,哦也!
  
然而,就在我打包要走的时候,领导发话:“1月初单位搞活动,所有的出差计划全部取消!”……如果我是漫画人物,这时候在我的头顶上空,会有几只乌鸦飞过……
  
心里骂娘归骂娘,但我铁了心要进京了,于是把行程定在上周末,我的计划是:周六早上动身,周六或是周日看电影,然后周日晚上坐最晚的车回济南,不耽误周一上班!累是累了点,但为了《阿凡达》,值了!
  
令我高兴的是,单位的活动结束后,周五放大家休息,凭空多出一天时间,于是我立刻打包上路,看《阿凡达》去也!
  
但我绝对想不到,真正的要命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要你命3000第一波
  
我知道《阿凡达》会火,但我绝对想像不到它会火成这个样子。7号晚上,我让北京的哥们帮我订华星IMAX的票,得到的答案是:“已经订到10号了!”但我乐观地认为,现在出售的只是预售票,去排队肯定能买到。
  
于是,我8号早上从济南出发进京,到了北京已经是下午3点,下了火车直奔华星,哦滴神,《三枪》之流的窗口前面只有小猫两三只,《阿凡达》的窗口前面,队伍拐了几个弯还差点出门,我拦住一个工作人员询问,得到的答案是:“14号的都已经全卖完了!”不死心,再问:“是全部卖完,还是只卖一部分预售票?”“全部卖完!”……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件很操蛋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影院的运营,但你好歹也留一部分让人来排队啊!早知道这样我让哥们帮我订票,我下周来也好啊!
  
说到这里要感谢喵喵咩兄的贴子,在他的贴子里我知道,中国电影博物馆是不提前售票的,这给了我最后的希望。于是我当晚住在哥们家,打算9号一早排队去。我睡觉很死,早上又要起很早,于是我在手机上定了四个闹钟,再加上手机闹钟本身的打盹功能,我就不信震不起来!
  
结果,我早上5点半自己醒了,但死活拖不起哥们来,原因居然是:我打呼噜!据他讲,我的呼噜属于很令人抓狂的那种,虽然不是很响,但足以影响睡觉,最可恨的是极不规律,时断时续、时缓时急,而且还有各种不同的韵律和节奏,总而言之就是两个字:欠揍!只可怜他一晚上睡了最多一个钟头就被我给薅起来了……
  
这么一磨蹭,出门时就已经6点半了。电影博物馆在朝阳区那边,离飞机场12公里,而我哥们住在海淀区的田村,出门先坐公交,再倒两次地铁,出了地铁还要再坐公交才能到。结果出了地铁,我们两个人两眼一抹黑找不到公交,索性打的去。我坐副驾驶,我哥们坐后座。事后,哥们说,一路上,只要他在后座一动,那司机就很警惕地从后视镜看他!想想也是,两个大男人,打的去荒郊野外,指不定是什么人呢……
  
也许各位已经发现了,我这人废话忒多。其实所谓的光阴似箭真是一点都不错,因为一转眼的工夫我就说到重点了。等我们到了电影博物馆,苍天啊大地啊,那队排得,跟十二指肠一样拐好几个弯,抻开足有2里地,据我目测,3000人只多不少。我哥们当场崩溃,说咱走吧,我心说来都来了,排一下吧!刚排到队尾,就看到那边抬出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IMAX版《阿凡达》全部售完!”过一会又有人在上面添了一行字:“明天的预售票全部售完!”这会儿轮到我崩溃了!

要你命3000第二波
  
说真的,那天我错估了严重形势,事后才知道,原来那天我在路上时,电影博物馆前早就有一场大骚乱了,我去的晚,没有赶上。事已至此,看来只好打道回府,我不甘心,拦住一个工作人员,结果他告诉我,中国电影博物馆的预售票卖早上9点半那场和午夜23点那场。于是我的小宇宙再次燃烧,我决定第二天早上再来排队!我就不信买不到,爷跟《阿凡达》死磕了!
  
但问题又来了,从田村到这边太远了,照目前的形势,就算是早上坐最早的班车,再倒几次过来,黄瓜菜又凉了。打的?我估计得有200块钱吧?所以我决定在这里住下来等明早排队。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电影博物馆的所在地南皋。这里是北京郊区的郊区的郊区,我转了大半天,找不到一家旅馆可以住下来,公共浴室倒是有两家,本来想说洗个澡在大堂躺到早上,结果人家只营业到晚上11点……就在我心灰意懒觉得这事肯定黄了的时候,我居然在一个胡同的深处发现了一家网吧,终于找到可以过夜的地方了!
  
下午回哥们家睡了几个小时,晚上吃了饭再次公交→地铁→公交来到南皋,你说它偏偏叫这个名,看个电影这么难搞!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在网吧通宵,然后早起去排队,一定能买到中午12点那场,或者下午3点那场,然后坐晚上的火车回济南,不耽误周一上班。
  
这次没让哥们陪,否则他就挂了。到了那边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本来我想先去博物馆前瞅一眼,但又心说:不可能有那么疯的。于是我走到一半又回头直接去了网吧。
  
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要你命3000第三波
  
说话的工夫已经到了10号的凌晨,我本来想6点去排就不算晚,可4点半我就坐不住了,收拾一下,把自己包裹严实,在膝盖和肚子上贴了几张暖宝宝,5点我就跑去排队了。
  
一到门口,我又找着点崩溃的感觉了,我以为我够早了,没想到前面早就有一大群人了!跑到队首一看,那大哥穿着军大衣、包着被子、坐着马扎,就缺个帐篷和火盆了。一问,这大哥昨天晚上11点就在这儿了,正好是我昨天想来瞅一眼又没来的点……我拷,I服了U!
  
这会儿没工夫吃后悔药了,赶紧跑到队尾,前面哥们数了一下,到我是第86个。我心里有点宽慰,这边的IMAX场有403个座位,怎么着我也能排上。
  
刚来济南的时候,我曾经埋怨过老舍先生,谁说济南的冬天不冷的?后来有人跟我说,人家老舍先生是从北边过来的,济南的冬天在他看来,当然感觉不冷了!在那排队的时候,我不住地向老舍先生赔罪:您是对的,跟济南比起来,北京实在是太TMD冷了!而且是在屋外!虽然我穿得不少,但一会工夫就冻透了。这时大家开始跺脚取暖,我一边跺脚一边想,这会儿可以喊个一二三,大家一起跺,根据共振的原理,应该能把博物馆给震塌掉……请原谅,冻成这样了,还在讲冷笑话。
  
天慢慢亮起来,人陆续来了,不一会工夫后面又成了一条长龙,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头。这时往前看,就能看到有人加塞了。这一点让我很气愤,妈的老子在这里冻半夜,你们这帮有人生没有养的操蛋玩艺儿跑来插队!记得以前看到说,在俄语里,根本就不存在“插队”、“加塞”这样的词汇,即使是当年苏联解体,人们存在银行里的钱有可能马上成为废纸的情况下,大家在银行前面还是排长龙,绝对没有出现哄抢、挤兑的情况,现在不过是买张电影票,就开始加塞,实在让人寒心。天黑时看不到,天亮了能看到有试图加塞的,我终于忍不住吼:“加塞的打死!”然后就听见此起彼伏的讨伐声:“拖出去!”“打死!”“菊爆!”……囧TZ……等到我买票时,我已经是第131个了,也就是说,排队的工夫,插进来接近50个!有点无语……
  
排队的过程中,开始和前后的人聊天,有懂得比较多的专业级影迷,也有连昆汀是谁都不知道的,最扯淡的是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光头,后来我们终于进到大厅后,在售票台后面的屏幕上正在播放《阿凡达》的预告片,这大哥看了两眼:“哦,原来就是这个啊,电视上不是演过吗?”……我心说:你他妈的来看什么来着?想想也是,这里面,有几个是真影迷呢?
  
这是后话不提,先说排队这会,我前面这哥们有点水准,听得出是看片不少的人,而且跟我一样对皮克斯的东西情有独钟。这哥们叫万幸,现在想想碰到他真是万幸。在聊得相当投机之后,他跟我说一会进门要安检,我拖着个大包,一定会耽误时间。我说那怎么办,他说咱们把包集中一下,让他一哥们一块拿着,买了票再在外面集合。而且,普通观众只能买3张票,是全价。会员可以买5张,而且是半价,他一会可以把卡借给我。我当时心里就想:我的人品实在是太好了!

抢票大作战
  
博物馆是9点开门,为了《阿凡达》,这些天8点半就开门售票。冻到最后,我已经冻得快没有知觉了,开始在跺脚,后来直接是高抬腿跑,但架不住寒风侵袭,露在外面的脸已经完全麻木,手脚冰凉,前胸后背也没有一丝的暖气。这时我心说,如果我昨天晚上过来看到有人在排队,我一定不会去网吧,要真在这里待一夜,估计真可以直接送八宝山了。明天早上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一定是:某影迷进京看《阿凡达》,被活活冻死在中国电影博物馆外,云云……
  
8点半开始放人进去,我们几个人把包全交给万幸的哥们然后冲进大门。有了前些天的骚乱,10号早上看得出来工作人员是早有准备,从博物馆大门进去,我撒丫子就往售票大厅跑,鄙人爆发力不错,大学时保持着我们班的50米记录,这会终于又派上用场,一路上我不断超车,就听见保安一直在吼:“不准跑!”谁管丫的?逃难一样跑到大厅门口,一个保安老远就喊:“过安检时把手机和钥匙拿出来!”我在行进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和钥匙,刮风一样冲进大厅——我都佩服我自己怎么没摔死!
  
进了大厅终于感觉到一丝热乎气,然后有个人站在那里手里拿一大堆空白电影票,上面写着号:“凭号买票!凭号买票!”这帮混蛋,知道在里面放号,就不知道去外面发号吗?不管这些,也不管本来我是第八十几个现在成了131,赶紧买票是正事!
  
到了售票台,一问又是一晕,只有晚上19:45那场了,前面两场全卖光了!我那叫一个气啊!想想看:IMAX厅有403个座位,前面两场就是806张票,就算排在我前面的130个人都是有会员卡的,一人买5张现在也不过650张,怎么着也能赶上下午那场,而且这还是已经极限的算法!不过也管不了这些了,掏钱买票是王道!只好今天看了明天再回去,假是一定要请的了!
  
当票到手的那一瞬间,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看场电影我容易吗?

最后……
  
这时已经是上午10点了,我冻僵的身体还没缓过来,出门从万幸的哥们那里拿回包,走出电影博物馆,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为了《阿凡达》,我从8号到这会,中间只睡了几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路上奔波,全靠信念在支撑着。票在手里,那种突然放松下来的感觉有点无所适从的茫然,好像这一切都不太真实。现在,说什么也得回哥们家先睡一会了,否则电影没开演我就挂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已经完全撑不住了,在地铁上时,我抱着栏杆就睡着了。这时让我最感动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女孩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坐下睡吧!”然后把她的位子让给我。那一瞬间,她在我眼里是最美的女孩!

最后的唠叨
  
流水账到这里差不多该画句号了,那天晚上我看了《阿凡达》,详情我会另写。第二天,我坐车回济南,整个星期一是在火车上度过的,从8号到11号,我把哥们骚扰得不行。我的感觉是:这几天的经历,比看《阿凡达》要传奇很多。回家来看看网上的新闻,一部《阿凡达》引发的事件实在太多:有IMAX放映机坏了影院经理两次下跪赔罪的,有拿2D当3D糊弄观众的,有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替孩子排队的……我所经历的,不过是这场混战中的一次小战役。
  
有很多人说我是傻子,为一部电影跑去北京受这份洋罪,我的感觉是:我们的梦想本来就不多了,有些梦想很傻,但一定要去实现它,即使再苦再难,当梦想实现的那一刻,一切都是值得的,至于结果也许真的并不重要。这种感觉,有点像《世说新语》里“雪夜访戴”的故事: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1-19 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