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暴力还是非暴力能吸引国内民众?

张三一言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0月20日讯】洪哲胜写了一篇《略论非暴力斗争和合法斗争的几个面向》的力作。我大体上同意他所述道理。在这篇文章里,作为上层知识精英,洪博士不但没有像其它反暴力者那样,否定民众在所有和平之路被堵绝后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而是正面肯定它。洪博士还从策略观点肯定民众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洪博士说:“采取发展观点得运动家,大抵不采“合法主义”,他们知道在对抗“甚于虎”的不请自来的暴政面前,主权者(一国的国民或者一个地区的人民)有权采取暴力自救(这里的暴力,不包括为达目标不择手段而随意伤及无辜的恐怖主义),在运动的最后阶段,如果暴政不像蒋经国这样的人改弦更张、而作困兽斗,主权者自然需要采用暴力、以人民的巨拳粉碎之。”我们看到充斥中文舆论阵地的反暴力文章,对民众有没有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问题,大多数不敢面对,都采取回避态度;少数的则是干脆否认人民有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更甚者则是采取敌视态度,视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民众为流氓、痞子、暴民、刁民,还美其名曰:保护真理。相比之下,洪博士表现出执着人民权利的勇气和正气。

我在这里就洪博士大文引出的民众对暴力反抗暴政的态度问题谈谈一些意见。

洪博士的陈述如下。

非暴力斗争在现阶段必需成为运动的主流策略。

理由是:

洪博士作如下推断:◆让“非暴力”成为运动的主流思想好呢?还是◆让“暴力”成为运动的主流好呢?

洪博士的结论是:如果把“暴力”当作运动的主流思想,现在中国没有什么社会条件可以因而吸引众多的人们加入运动行列,运动不但得不到发展,甚至难以迈出。因此,从策略的面向来说,民主运动在这个时期非追求“非暴力”斗争不可。

一、“‘暴力’当作运动的主流思想,现在中国没有什么社会条件可以因而吸引众多的人们加入运动行列。”

洪博士的结论是颇斩钉截铁的。但是,我认为这是背离中国政治现实之谈,是仅凭头脑中的想像作依据得出的结论。

先弄清楚一点,洪哲胜说的“众多的人们”到底指的是什么人?

如果指的是上层的知识精英,尤其是海外占据话语权的知识精英(或者说是从海外“舆论量”来衡量),那么,洪博士的说法是很准确的。如果指的是国内中下层民众,那么,这个说法是违背事实的。事实是怎么样的呢?请看:

中共公安部门的统计,从1993年开始,中国发生的社会群体事件一年就有8,700起,到了05年上升到8万7千起,06年超过了9万起,到了2008年,一年超过12万起。(另有资料说这个数字在这两年还劲升着)。必须注意的是在群体事件中,含“暴力量”很高,石首翁安是其典型例。类似事件现在还是不断出现。这说明,中国民众不用知识精英“吸引”就自发地走进暴力反抗暴政之路。或者说,即使知识精英,尤其是海外的知识精英数十年来不断“吸引”国内民众走非暴力道路,结果是吸引了绝大部分在海外精英(自己)走这条路;在国内应者寥若晨星。国内民众不接受海外知识精英的“吸引”,说明海外精英脱离中国的政治现实。

以上谈的连公安国安都不敢忽视的事实,在洪博士评论中竟不存在了。不但不存在,还是相反的存在。用某一领域,例如海外知识群体的现实取代国内民众的现实,或者说是用背离现实的空想作依据得出不能“吸引”“众多的人们”参与暴力反抗的结论,是没有说服力的。

我认为在评论暴力与非暴力、反暴力问题时,除了要正视和落实到政治现实外,还要分清价值取向和客观事实存在的不同。人们主张或倡扬暴力与非暴力、反暴力观点,或推进相关的活动,都是各人的自由权利。但是,有一种不好的评论文风(实是思想),就是为了强调所持观点而无视现实,甚至改变事实以迁就其观点、以证明其观点坚实正确。“现在中国没有什么社会条件可以因而吸引众多的人们加入运动行列,运动不但得不到发展,甚至难以迈出。”好像多少有些这么一种类似情况。

二、极权之下并没有一条非路力反抗之路。

在专制制度下,非暴力反抗在世界历史上,甚至在台湾证明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是,在极权制度下,这个世界并没有给我们留下走非暴力成功的史例。我们看到的是用暴力或在暴力强大压力下的转变。

所谓非暴力,中外史实给我们留下的记录是与和平、渐进、合法、改良、合作等内容结合在一起的。这样的运动第一个必要条件是当权者允许民间力量存在并愿意与之对话。第二个必要条件是这个民间有一批否定现政权现制度,立志建立独立力量的志士。中国的政治现实并不存在第一个条件;若存在中国就不是极权制度的社会了。中国民间改良派,尤其是合作派,并没有反对否定现制度和现政权的要求。这可从08宪章的主要人物言论得到证明。‘…我们的理想和目标是一个健全的社会,我们摒弃传统政治思维中着眼于改变政权和更换掌权者的做法。我们极尽全力争取与政府对话,在这方面,等待和劝戒是必要的,我们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耐心。’(徐友渔)‘“给当权者、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们亦留出了充足的‘地步’,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余杰)徐友渔和余杰可以充分代表非暴力改良合作派、08派的思想意识(08备受抨击,主要就是因为这种投降主义思想路线)。而非暴力改良合作派是海外知识精英的主流(这个主流与中国数千年来的士大夫传统是一致的)。由这样一个不反对和否定,反而是维护和肯定现制度和现政权的主流代表民间思想,请问,中国的制度和政权怎么会改变?只它有越来越强的可能。这就是中国专制制度万岁的主要原因。

我被论敌扣上“口头暴力派”荣冠。我不提倡鼓动暴力,但我坚定不移地维护民众在和平之路被堵死后有走暴力反抗暴政道路的权利。我多次说过,如果我有机会选择,我会坚定地选择非暴力。民众暴力反抗暴政权利是压迫统治者走上民主之路的强大动力,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我承认,非暴力、非暴力转变制度和政权的理想和作为是道德崇高表现,也符合多数人的愿望和利益。所以,我从根本上赞赏、认同、支持和平非暴力、渐进、改良。我极之强调的只是:在目前极权政治现实中,单单依靠这条优选之路走不通!尤其是像现在这样,非暴力者反对和否定暴力情况下,更加行不通。在根本走不通的政治现实中还要强行“吸引”民众走这条路线,其实际效果是对中国政治向民主演进过程中走取消主义、投降主义、绥靖主义之路。

非暴力之路要怎么样才能行得通呢?若暴力与非暴力作为并肩作战的两翼,相互配合,同时启动、推进,在暴力当前作牺牲奉献保护之下,非暴力大有可为。若非暴力像现在这样反暴力,非暴力只有自我消亡。

最常见反驳上述“走不通”的是:你暴力之路又走得通吗?我的回答是,非暴力合作之路必须要朝野都有意愿才能行,缺一不可;现在缺了共产党的意愿,所以此路不通。暴力之路,只要一方愿意和有能力就可行。几千年来,几十年来,统治者并没有征得被统治者同意就单方面行使暴力了;同样被统治者也没有得到统治者同意就用暴力把它推翻了。请问,现在群体事件中的暴力得到共产党的同意了吗?它可不是正在单方面走着吗?你说暴力之路可行否?

要消除权力转移时使用暴力,现今世界只有一个方法:实现民主制度。为了实现民主制度,暴力的、非暴力的请一起启动、推进。加油!

张三一言 20101018 香港@

相关新闻
郭国汀: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曾节明: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抗暴力强征  广西合浦村民躺掘土机轮底
【读者投书】太原王家峰村民将抗暴强拆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