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期盼的人权是水中月 镜中花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觉醒大潮系列回顾

人气 4
标签: ,

【大纪元2010年12月10日讯】中国人民期盼的公平、公正、平等和人权冀望于共产党独裁统治下的中国政府,在一党独大的独裁统治下的社会追求公平、公正和人权那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中国人民经过了几代人的期盼已经认识到了共产党欺骗愚弄中国人民的本质。中共口口声声建设和谐社会、建设公平、公正、自由、民主、平等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他们看似定的目标和中国人民的追求是一致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定的目标只是欺骗中国人民的幌子,怎样实现这一目标呢?

我们可以想想,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中国共产党能实现这一目标么?所谓的“和谐社会”就是听共产党话的社会,听共产党话就是听各级共产党书记的话,人民有嘴只能吃饭喝水,有头脑只能装中共硬塞进去的东西。你有想法可以,但不能说,也不能有办法。所谓的“特色”就是霸占着人民的权利欺瞒愚弄人民。目前中国的教育不公、就业腐败、劳动保障的缺失真是让人心寒。共产党利用中国人民的善良和宽容来欺骗愚弄人民。这是其一。

其二,历史和现实的资讯中国人民是无法共用的。中国大陆的人民只知国民党不抗日、腐败、欺压民;只知道1989年6月4日的学运是动乱;只知道法轮功是X教;只知道达赖要分裂祖国。我们只听到中国共产党的声音,永远听不到国民党、学运代表、达赖、法轮功的声音。这公平公正么?这是一个资讯不对等的社会。如此自私、狭隘的政党能做到公平、公正、民主法制?如此没有自信的政党能带领人民实现现代化、奔共产主义?见鬼去!

其三,自由、民主、公平、公正的前提是法制。但是中国的法律是治民的不是治官的,可能有人会说不是有很多的官被治了么?那是中共党内政治斗争的产物,是偶然的、不是必然的。中国的行政法规也是只规范人民,这公平么?敢说么?你敢上访就得去劳教。

其四,共产党嘴上说的是执政为民,共党的权贵们实际干的想的都是如何用人民的权力从人民手中榨取钱财,孩子上学、就业得送钱,依法办企业得送钱,职称评定得送钱,工作调整得送钱。国家的所有矿产都直接或间接地被共党的权贵圈占……榨取人民的血汗钱拿来卖官再来欺压人民,再卖更高的官。本人决意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即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

佑民
陕西

三退”以表驱除马列重朔中华

在知中共的洋教主、专门反人类的祖师爷——马克思是恶魔撒旦教教徒后,我坚决退出中共恶党,以表驱除马列,创建大中华之雄心。

东凤
吉林省

共产党是个外来的邪灵

中国共产党是个外来的邪灵,窃国后短短的几十年,把中华传统的好的东西全部破坏,弄得好坏不分,黑白倒置,干出一些人神共怒的事情。这样一个坏党跟着它没有一个好结果,为了光明的未来,我们今天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少先队及其一切组织与安排。

亭亭、淑文、艳春等19人
中国大陆

共产邪教在中国横行,我们是从那种邪教环境中生存和挣扎过来的

五十年代始,共产邪教在中国全面铺开,我是从那种邪教环境中生存和挣扎过来的;自幼丧父,生活饥寒交迫,生存的希望只能寄托给共产邪党。我怀着对共产的欲望,在五十年代入少先队,六十年代入团,六八年当兵随后入党。进城后又加入工会。为了追求进步,更新生活再别无选择。通过动乱的十年文革,加之混乱的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邪恶的江集团兴赌兴毒,腐败特色至极;镇压学潮,迫害手无寸铁的法轮功;违权、违宪、酷刑迫害老百姓;官场腐败横行,造成农民弃田经商,土地荒芜,民营加工厂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坑国害民;国企关、停、破产,迫使工人下岗失业;在地大物博的中华国土上有数千万计的壮志青年谋不到自己的事业,找不到自己的工作;逼良为娼,社会混乱,五毒泛滥,十恶俱全!在此,为了彻底洗刷、销毁、剔除共产邪灵打在身上兽的印记,我们特在大纪元声明退出共产邪党的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等组织!

李梅、伍明、杨爱35人
中国大陆

什么承诺和粉饰都掩盖不了其邪恶的本质

听了法轮功讲真相和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恶党不仅仅是以权谋私、权力的绝对控制,为此它可以丧尽天良地残害百姓。什么承诺和粉饰都掩盖不了其邪恶的本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腐败溃烂到极点都会以覆灭告终,何况以一个“假、恶、斗”为看家本领的、行骗几十年的政党。我们不再对这个邪恶的政党抱任何幻想,也不愿再玷污自己的清白,在此特殊历史关头,我们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其党控制下的一切组织,从自己生命中清除其邪恶因素,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国人。

安继、安利、安武、安胜、杨秀珍、张英
中国大陆

退出所有一切邪恶组织,抹去兽记,还清白之身

我们是在共产邪灵控制下长大的,对人本性善良的东西和道德良知的觉悟,在邪党文化教育下是模糊的,迷失了人应该具备的人性和道德准则,在灌输了邪党文化毒素中,使之在正邪面前麻木不仁。当走入社会的实践中和看到《九评共产党》之后,才真正醒悟出来;它们是真正的邪教,用我们老百姓话讲“不是人”。毒害了多少善良的有识之士,使我们中华民族和广大民众陷在沉重的灾难中。清醒了、认清了邪党的本质,清醒了、找回了我们自己“人”,不能再跟邪党走下去了。我们郑重声明:退出所有一切邪恶组织,抹去兽记,还清白之身。

淑香、小亚、王珠等33人
中国河北

解刘伯温《推碑图》:马克思主义政府的灭亡(文章节选)

《推碑图》为刘伯温所作,原由贡显和所藏,1915年山西地裂,碑文现于世间。第一段寥寥数十字,“马知府不信……满门俱亡”,这句话在第一段的最后一句。该段介绍,某“经卷文章”传出来后,“马知府不信,诽谤、漫骂、残害,不过日,满门俱亡”。这个马知府不信经卷,还对信者“诽谤、漫骂、残害”,结果招致满门灭亡。这个马知府难道真的是一个知府吗?非也!

从第一段就能看出,这个马知府是由于残害了相信“经卷文章”的人,并对他们诽谤、诬陷,才招致满门俱亡。那么,这是一个地方的知府个人所能完成的吗?文章以弥勒传法为主线,介绍弥勒传法时,会发生政府操控的媒体以“声影齐骂”。早有人指出,声是广播,影是电视,广播电视一起诬陷,漫骂。而能够操纵宣传机器的只能是一个政府,因此,所谓“知府”,就是政府!这个“马知府”应当是中共政权——“马克思主义政府”。“马”是“马克思”,“知府”是“政府”。

尤其要注意的是下文,可能由于马知府的诽谤,人们不信弥勒佛法,“信者少,骂者多”,“中天中国”出现了“一万之中死九千”的大瘟疫,那么据此推算,中国将要淘汰的是几亿人,数量惊人。而如果是一个知府,满门最多几十口人,有必要在文章一开头“隆重”介绍吗?而且一般文章开篇都是概括全文大意,可见这开篇的“满门俱亡”与下文的“一万之中死九千”所指相同。那么最惊人的还是“满门俱亡”,马克思主义的政府满门,亡的就不是中共一个政党,而是包括它的满门——就是被它拉进去,并向它发过毒誓、永远跟随它的党、团员们。

此预言与亡共石互为佐证,不过稍为隐晦一点。但与亡共石相比,此句直接点明灭亡缘由——迫害佛法。而且直接告诉人,亡的不仅是执政的中共,更包括了它满门的成员——党员、团员,甚至包括少先队员。

“亡共石”又称藏字石,已有人知。纯天然形成的“中国xx党亡”,震惊世人,很多人见证了此石,毅然退出党、团、队,免做替罪羊。虽然有人也知道经权威科学家鉴定字是天然形成,还侥幸地认为是自然的作用,不承认是上苍的警示,神的旨意。那些还认为藏字石仅仅是大自然的杰作的人,请看看《推碑图》的第一段吧。

这里和《圣经.启示录》十三章也完全吻合,该章节说,某个时候会出现一个“兽”,满嘴讲着亵渎神的话,可见这兽是无神论者;而“它强迫所有人无论大小都在右手和额头上打上印记”,这就和共产党完全吻合了,因为只有中共才强迫人从小开始入少先队、共青团,长大入党,当初举右手宣誓时被它留下印记。而最后主神要灭这个兽,“所有受它印记的人将打入硫磺的湖中”。同样说的是它满门的遭遇。过去老人告诉我们,人不可随意发誓,因为发过的誓言,最终要兑现。既然你发誓为它献出自己的一切,这一切也就包括你的生命和未来。它亡,构成它的细胞也要亡。

那么我们如何脱险?

大纪元网让那些发过毒誓的人声明退党、团、队,除去印记,以保平安,而且用小名、化名都行。有人不信,为何我一声明,就平安?古人说,人在做,天在看。心一动,神就管。

大纪元退党网站开篇告诉你,“中共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从此文看,实际真是如此!我们的祖先早就告戒我们:敬天、敬地、敬神明,而西来幽灵、跳梁小丑的xx党,横空出来告诉你与天斗、与地斗,与神斗,我们把祖先的话忘在脑后,跟着小丑跑去了。

历次运动,与人斗、与神斗“其乐无穷”的中共已经迫害死亡八千万条人命,如何偿还!善恶终有报,此天理,谁能逃?也没有人想过为何“一万之中死九千”?因为在中国,一万之中有九千都是党、团、队员,或曾经是团员、队员。天灭中共,“三退”平安,“三退”将改写这个数字,退即得救!

所有的预言皆说大劫已来,五千年大戏已近尾声。“红花开过白(“白”应为“黄”/编者注)花开”(《金陵塔碑文》)为什么有人冒着风险告诉你,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因为只有知道了解真相,认识中共的“残暴、说谎、迫害别人”的“兽”本质,从内心与之脱离,才会有未来。

转自《正见网》

相关新闻
穿着西服的中共邪恶流氓本性没有改变
《九评》让我们相信中国的巨变将要来临
神剑出鞘 阴霾尽散 才知危险在眼前
浙江人:在它领导下百姓绝无幸福可言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2021凶险?蓬佩奥打中共七寸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财商天下】习点赞航天股价大跌 二十大开战?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