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岩:发声

郑岩

标签: , ,

【大纪元3月4日讯】人们欣闻第一声春雷,它振聋发聩,唤醒耽迷中的万物复苏。它掀动阵阵和风裹来沙沙细雨,把万花万木染得翠绿,吹得芳菲;人们欣闻第一声雄鸡的司晨,它高亢长鸣,唤醒人们的酣梦,驱散慵倦,去赶人生的长路──

当历史进程每到了一个重要的关头,总有极少数的洞明世事的哲思者,以一指拨千斤的明智,给万千民众者点亮一盏烛,照亮人类前行的坦途──

一切过去了的壮烈和伟美,一切被历史证明了的称得起巨人所建树的丰碑,那历史开篇的第一行字就是──

发声

今天,这个世界的主导力量是自由民主。提到这一话题,首先就想到美国。美国开国元勋──国父级的人物,他们建国伟业的奠基礼,就由先于其它一切之前的自由民主理念的发声作“礼炮”,然后才有群力的凝聚,拿枪的军队,《宣言》的草拟,乃至国家的建立。今天,他作为自由民主的堡垒,以熠熠生辉的光体在释放着普世价值。

没有少数人的觉醒,就没有发声;没有发声,就难以唤醒更多人的觉醒。人类的前行史,首先是人类的觉醒史,然后才是抗争史。

当年,美国所在的北美那块地方还是英国的殖民地,政治科学家约翰.亚当斯从1773年1月开始,就在《波士顿纪事报》上发表文章,提出北美独立的法理依据。大意是:殖民地政府只对英王负责,不对英议会负责,只是合作关系,否则,只有独立。后来,由他出任大法官。1774年10月14日第一届大陆会议通过由他起草的《权力法案》,直接提出北美人民的权力。1775年5月10日第二届大陆会议,通过康奈迪格代表约翰.亚当斯和杰弗逊起草的《关于拿起武器的原因和必要的公告》,大陆开始组建军队。亚当斯舌战群雄,提名华盛顿任大陆军总司令,杰弗逊代表五人(本人、亚当斯、富兰克林、利文斯顿、谢尔曼)委员会起草《独立宣言》,正式宣告独立。

“在奴隶决定他不再做奴隶的一刻,他的镣铐就脱落了。”(甘地) 亚当斯说:“愚昧与缺乏思考是造成人类毁灭的两大因素。由于知识是反抗专制的最佳武器,所以,取得权力平衡的第一步是教育民众。我们一切痛苦的根源是怯懦,我们要敢读、敢想、敢讲、敢写,我们要打开知识的每一个窗口。”

建立一个什么性质的政府?这是美国独立的核心价值。亚当斯认为“政府的目地是社会幸福,正如有的神学家和伦理学家都会同意个人的目地就是个人幸福,从这一原则可以得出以下推论:能给最大多数人最大成度幸福的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他又进一步阐述“共和”。他说:“除了共和,就没有好的政府。因为共和的意义是‘法治,不是人治’。由于共和是最好的政府,若能对社会中的各种权力做出特定的安排,换句话说,如果某种形式的政府能最好的保障和严格地执行法律,那他就是最好的共和国。”1797年3月4日,他在就职第二任总统演说说:“主权属于全体人民,不论在何种合法的政体下,它都反映出全民的权力与最高权威,并且对人民有利而无害。像我们这样的政府,不论存在多久,都是全人类知识与道德的普遍传播的证明。在人类心灵中还会出现比这更令人愉快的事情呢?只要民族自豪感不是来自权势与富贵,而是来自国家的清白、知识与仁爱的信念。”

自由民主思想,发萌于古希腊,反复实验于英国,成熟并臻于比较完美是在美国。美国建国后,经过南北战争,特别是经由林肯和马丁.路德金两位敢于“发声”的伟大人物,解决了黑人的自由和人权问题而逐步实现的。他的经验证明:今天美国式的自由民主制度,才是深深根植于人民心中,“铁打的江山永不变色”的社会制度。

这里发人深思:就其自由民主制度这一大限之内,他们所实行的某种改革,尚且需要明智,需要勇士的发声、呐喊,而另样的社会制度的革命性的根本改变,那就更需花大气力去进行思想启动了。发声──它的品格,永远都是谱写新的历史的首页第一行。

共产邪恶政权的取得,人家开始发声,就把一党狂大、独占天下,钳制人口,思想一格的独裁深深隐蔽起来了。美国式的自由民主制度成为中共篡国夺权不可逾越的天堑,迫使它不得不佯装比国民党更自由民主,以美国自由民主花朵的艳丽和芳香去诱骗国人相信它们所追求的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共产党邪恶归邪恶,但不是笨家伙。毛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它们以瞒天过海的偷天换日之术,砍倒了稚弱的国民党中华民国,人家又加上“人民共和”四个“得人心”的字,故暂时“得天下”。

中共和毛的谎话奏了效:他们骗取了国中所有知名人士差不多都到了北京。事经七个年头,知识份子的睿智锐目大都看透了中共的“假”,不愿甘为这个假自由伪民主的党陪衬其“美”的“纸花”。做贼心虚的毛泽东预感到“风起于青蘋之末”,要见微知著,他夜里睡不着觉,翻来覆去想着他国家主席当的合法不合法的问题。他曾经说过,不怕天王老子,地母奶奶,不怕天灾人祸,就怕知识份子发议论。发议论,就是发声。他为了防他们的“患”于未然,使出了臭名昭著的“引蛇出洞”巫术──实质是他把自己变作美女蛇的鬼魅,咬死咬伤了500万知识份子,这就是给世界留下臭名的“反右派”运动。这次运动,在现代史上,中共第一次大规模扑灭了中国第一代自由民主思想的萌发和旺长,盐碱化了其生成的土埌,进一步睡稳了做独裁梦的那张床。但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中共和毛始料不及的是,它也是第一次把所谓自由民主的假面撕个粉碎,露出狰狞的鬼脸。

木然、漠视、容忍,对邪恶中共万万千千的人权迫害视若罔闻,却世故地以“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而缄口沉默,是邪恶中共得以为了延命而逞强的根本原因。

最可贵的发声,是敢言别人不敢言的先声。“一个真正的学者的任务就是牺牲他自己。他应该说出别人不想听到的事实。”(德国.马克斯.韦伯语) 被尊称“中国良心”的高智晟,面对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严酷事实,以翔实不阿的铁证公诸于光天化日之下;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以崇高的人道主义情怀、人权活动家和法学家的道德责任感,掀开了邪恶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谋取高额利润的──这个世界最为之邪恶的罪行。他们的先声,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美妙绝响,感天动地,他们三人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加拿大国会议员瑞兹.纽科斯基说:“将和平奖发给他们,将有助于让世界认识到自由、人权和法制的准则是可以由发自良知的坚毅的和平行为而争取到的。”

中国有句民间俚语说,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这话既朴素又理性。2009年11月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国国会大厦众议院会议大厅向美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说──发声。当她讲到里根总统1987年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说:

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吧;
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吧;

默克尔讲到这里,全场听众起立,掌握经久不息。会后,政治观察家们说,默克尔的这次演说,是50年来第一次历史性的演说。笔者猜想:默克尔女士在国内被评为第一“管家婆”。如果这次演说介绍她怎么相夫将子,肯定不会引起如此的轰动效应。

里根所建立的是什么样的功勋?乃彪炳千秋的催毁共产邪恶主义溃不成阵营的大业。

那暴风雨般经久不息的掌声,是给新的绥靖主义敲响的警钟!

两院听众为什么站立起来?那是给默克尔以及所有良知者的发声最高的奖赏!

时代永远需要良知者和勇敢者的发声!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郑岩:寂寞与良知——风马牛的珠联碧合
郑岩:关于“蚁族”的匍匐议语
【新纪元】矗立中国的另一道柏林围墙
【新纪元】香港市民给中共的新年“献礼”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抛“李云迪嫖娼”中共一箭双雕?
【秦鹏直播】谁是朝阳群众?起底中共情报网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新闻看点】拜登再承诺保护台湾 白宫如何说?
【财商天下】财新被打入冷宫 胡舒立惹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