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中国经济发展建立在通货膨胀之上

图:著名经济时政评论家草庵居士22日在《中国问题研讨会》上分析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不可持续性。(摄影: 刘菲 /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据美国财政部1月18日公布的数据,去年11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8956亿美元,是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此次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又带来了价值450亿美元的订单。另据中国民政部提供的数字推算,中国目前仍有9亿人口生活在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每日2美元)以下,到底哪个数字代表了真实的中国呢?对此,著名经济时政评论家草庵居士、流亡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和知名海外民主人士、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在1月22日蒙市林肯酒店举行的《中国问题研讨会》上做出了独特的解析,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建立在通货膨胀和掠夺百姓的基础上,当百姓忍耐力达到极限时,随时可能爆发全民革命。..

草庵居士: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并非是政府的财政收入

草庵居士指出很多西方官员及学者不理解的是: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并非是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不是中国政府拥有的财力,原因在于中国特殊的外汇制度。“在其他国家兑换货币是跟银行而非政府进行。”他说但是在中国,外资的美元进入时必须跟中共控制的中国人民银行兑换人民币,造成中国出口越多,银行外汇储备越多,同时印出的钞票也越多。“中国政府利用这种外汇制度变相把全中国出口财富都集中在手里。它一下就握有全球最高外汇储备。但是这个财富从财政上讲只是记账过程中的平衡点,借入的是美元、贷出的是人民币,借贷平衡。美元就相当于过去黄金本位时的储备黄金。”

他解释中国经济的陷阱在于:当它增长越快出口越多时候通货膨胀越高,使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所以不要以为中国经济很好,你看的好是因为中共把全国百姓的财富拢在手里,实际内部是靠通货膨胀,钞票越来越多,物资越来越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这种情况下,才出现美国物价反而比中国便宜的现象,很多商品被廉价出口后在中国买不到。”

草庵居士说,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人民币从2007年到现在已经升值26%,使中国外汇储备损失5千亿美元,相当于中国5年外贸出口利润。但是中国政府继续用每年6%的升值预期拢住外资热钱不撤出中国,用中国老百姓的财富供养西方国家,他说:“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看,美国利益远远高于中国利益,改善美国人利益之后再考虑改善中国人权。中国政府就利用这种心态跟美国政府做交易。”暗示胡锦涛用450亿美元订单换取奥巴马对其人权的缄默。

同时他认为中国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即将达到临界点:“中共维持经济发展,先是靠让工人下岗,把国营企业卖掉后,再卖土地矿山,都卖光了,现在要征房地产税了……当老百姓的吃住都得不到解决时就会忍受不住,革命就要爆发了。”

根据中共政府2009年公布的数字,中国每年有23万起集体维权抗暴运动。对此袁红冰表示:“这些抗暴运动是怎么起来?不是谁能发动起来的,唯一的动力是中共暴政。”他说中国现有1.2亿失地农民,退伍即失业的军人和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都将是中国革命的主力军。

刘因全:“钱云会冤案”在中国不下百万

刘因全则以“钱云会之死”为例,进一步揭示了中国数不胜数的冤案和民间集聚的愤怒。钱云会是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人,生前为村民争取利益多次上访,被村民推选为村长。2010年12月25日,当地政府制造车祸将钱云会碾死,引发国内外多方媒体报导。


图: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谈“钱云会冤案”。(摄影: 刘菲 / 大纪元)


刘因全认为钱云会般的冤案的中国不下百万:“光法轮功就有多少人(遭受迫害),法轮功当时有上亿人修炼。只有法轮功吗?”他反问:“中国还有哪个阶层没受过迫害打击?”并表示中国革命的动力在人的心里,“在千千万万被迫害被打击、父母兄弟被屠杀,无处申冤的成千上百万人的心里。共产党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他说:“有一百万人胸中熊熊怒火中燃烧着,如果有一个力量把他们联合起来,如同在房子里同时点燃一百万个爆竹,房子就会立刻倒塌。”

袁红冰:成立“中国联邦宪政革命党”促成人民大起义

去年11月12日,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宣布,为响应国内民众推翻中共的呼声,拟在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成立“中国联邦宪政革命党”。1月22日,袁红冰、伍凡表示,当日的《中国问题研讨会》亦为“中国联邦宪政革命党”的首次公开会议。


图:伍凡和袁红冰宣布“中国联邦宪政革命党”首次公开集会。(摄影: 刘菲 / 大纪元)


袁红冰说成立革命党旨在将大陆民众的维权抗暴运动“政治意志话、组织协调化,尽早促成人民大起义。”他说在全民起义面前中共几百万军队会化解。“这不是我的幻想,八九六四中国军队就濒临崩溃的边缘,中国第一王牌军徐勤先就曾拒绝执行命令。”

伍凡表示:“干柴都摆在那里,随时都可以星火燎原,我们要做的就是火源。”

有参加研讨会的听众提出:暴力革命在目前的反恐时代行不通,并期待在多数人了解真相后,中共内部会出来个李登辉式的人物。对此,伍凡反驳说:“谁会说突尼斯人民赶走独裁政府是恐怖主义分子?”他强调是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在滥杀无辜,民众是为了活命而反抗,并援引《独立宣言》规定:人民有权利用武力推翻政府。

刘因全则回忆说:“8年前我在领馆抗议中共人权时曾呼吁,如果胡锦涛能在中国实行改革,将选举他担任民选主席。但是我善良的呼吁起作用了吗?8年过去了我没有看到希望……法轮功学员被打死、器官被活摘,他们没有反抗,你在世界上哪里找这样善良的人们。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没有任何松动,他们的‘忍’没有换来中共任何的同情心。”他强调:当这个政权已经没救时“再不用霹雳手段就不是菩萨心肠了。”

评论
2011-01-26 8: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