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艾滋病携带者逾千万 卫生官问责李克强

人气 89

【大纪元2011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12月1日是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实现零感染、零歧视、零死亡”。中国的艾滋病患者有多少,对中共而言是国家最高机密之一。中共自己宣称只有43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估计78万。而“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则揭露,中国艾滋病携带者已逾千万,传播途径主要是在卖血和输血中感染。

连番数次向中南海高层进言揭露河南血污导致艾滋病泛滥的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教授,直接向“未来总理”李克强喊话,要求其向河南血污受害者道歉。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一批河南血污受害者到达北京,他们上民政部和卫生部争取自己最基本的权益,要求对他们这批因卖血输血的血污感染艾滋病患者启动国家赔偿,以及地方政府落实国家已有的政策,保障他们最起码的生活和治疗条件。但是,他们遭到警方的打压,甚至北京公安下禁令不允许旅社接待,不然就要被关门。

“良心医生”:中国艾滋携带者已逾千万
  
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医师高耀洁早前揭露,中国艾滋携带者已逾千万,传播途径主要在卖血和输血感染。地方政府时常掩盖艾滋病血液传播的严重性,强调性传播艾滋病的目的是为了掩盖政府的失职。
  
高耀洁介绍,中国的艾滋病通过性传播的不到10%。她走访了中国13个省的几百个农村,一直到中国南方,接触几千名艾滋携带者,自费印制防艾滋病手册,她对卖血感染的艾滋病人非常同情,她认为这是人为的灾难。她说,在中国1984年就发现艾滋病,但是被压下去了。
  
高耀洁说:“河南1995年,血站的大夫发现血中有艾滋病毒。按照血站算人头,估计有500万人,还不包括输血在内。”
  
国际艾滋病日前夕,高耀洁在纽约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指,近年卖血活动并没有停歇,只是转以地下形式在南北地区进行,包括广东揭阳等地情况越趋严重。与此同时,艾滋善款遭到各地政府疯狂掠夺,艾滋病人和孤儿孤苦无助地等待死亡。


河南艾滋患者曹小年夫妇与他们年仅九个月也感染艾滋的婴儿。(AFP)

陈秉中教授问责“未来总理”李克强

陈秉中告诉大纪元记者,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又到了,我心情很沉重。这场因河南血浆经济造成的污血案,到现在一直没得到很好的解决。所以我就第三次公开给胡锦涛总书记写公开信,呼吁高层一定要正视、解决这个问题。

他认为河南污血案绝非一般渎职过失,而是性质极其恶劣的蓄意隐瞒重大疫情导致严重后果的犯罪行径。公开信中他总结了“血浆经济”“十宗罪”。这么大的事情可以说是震惊世界,但当时主管河南的李长春和后来接他工作的李克强,这二位中共高层领导人却对这个污血案,实行了“三不政策”:国家不立案调查、对责任人不追究、对受害者不进行赔偿和出台救治方案。

“李克强接任当河南当省长、党委书记期间,如果他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他应该揭露李长春在河南的劣迹,但他却极力地掩盖、并且还传承李长春的做法,频频打压举报人,比如高耀洁、万延海等;对于上访告状的人也打压,比如我公开信中提到的李喜阁,就发生在李克强执政期间”,陈秉中说。

他介绍河南田喜小时候到医院看病输血,结果感染艾滋病,但因为维权,2010年他被以“毁坏公物罪”判了一年刑。“这件事我也要质问李克强的,去年他正好是国务院的常务副总理,主管全国防治艾滋病工作的,应该出面干预、制止不法部门胡作非为,可是李克强没说话,他怎么主管?”

他还说:“李克强上任后,极力地隐瞒疫情,保护李长春。在艾滋病的防治上他有严重的污点,欠河南人一笔良心债,中共高层让这样一个有污点的人来主管全国艾滋病的防治工作,能有多大的起色?到现在隐瞒不说真话,那是人性和道德的沦丧!”

陈秉中认为“诚信、讲道德”是做人首要的一条,做为李克强,要想担国家更重要的责任的话,他一定要为隐瞒疫情和打压上访者、举报者给予道歉,改变先前对于河南污血案的“三不政策”,获得人民的谅解。

他介绍实名举报后,信箱已不能正常使用,转载他举报材料的网站被高层下令关闭,对他监听、监视更不在话下。“特别是最近北京警方奉高层之命,约我到专政机构公安派出所谈话,接受讯问。这种恫吓令我深受其辱,但我会豁出老命舍生取义。绝不会在警方威慑面前弯腰。”

河南艾滋病患者面临死亡高峰期

据河南艾滋病患朱先生介绍:“目前河南艾滋病患者面临死亡的高峰期,而且大部分死于丙型肝炎发病,因此在河南艾滋病患者中引起很大恐慌。所谓国家的免费治疗,只是对艾滋病的抗病毒治疗,并不包括由于艾滋病引发的其他病变。”

因此他们这次到北京上访有几个重要诉求:将丙型肝炎、及因艾滋病引发的一些常见病都纳入免费治疗内容;并要求打破目前治疗的药品限制;及打破定点医院治疗的限制;并要求对因供血而导致的艾滋病患,启动国家赔偿法;最后要求落实09年颁发的“民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的福利保障的工作意见”,而河南和很多地区根本都没有执行。

北京公安下令 旅馆拒绝河南人留宿

11月24日,河南艾滋病患先到北京的80多人一大早直奔民政部,将事先写上诉求的红领巾,手拉手进行展示,希望引起民政部官员关注,但整整一天没有人理睬,只有警方的驱赶。当晚所有北京的旅馆、酒店都拒绝河南人居住,旅馆工作人员告知这是公安局下的命令,若违反旅馆将被强行关闭。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在火车站、医院、公园等街头留宿。

病患者被激怒与警冲突 封堵民政部大门

其中一位上访者告诉大纪元记者,公安此举激怒了他们这批上访的艾滋病患。25日他们在民政部门前抗议时跟警方直接发生冲突,过程中警方打伤一名艾滋病患者,在全体上访人员的强烈要求下,公安才派救护车将伤员送到医院检查治疗。愤怒的艾滋病患上访者封堵了民政部大门,不让任何人进出。

在他们的强烈抗争之下,民政部下午四点左右答应接见访民代表,他们提出最主要一点,公安部应立即取消对他们的住宿禁令,并告知上访诉求。当晚他们住宿问题得到解决。

26日周六,他们上卫生部抗议,卫生部派人接见了他们,并记录他们的诉求。卫生部官员还告诉他们,这次上访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会抓紧时间制定方案来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

还有河南的艾滋病患者告诉记者,从星期一开始,各地的政府官员和截访人员都到了北京,分别对他们进行劝阻,阻止他们进一步向有关方面反映问题。

关注艾滋病患公益者:就医就业歧视严重 政策得不到落实

爱知行法律项目的刘伊戈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现在艾滋病患者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基本生活需要得到进一步的保障,他们的就医和就业歧视问题很严重。09年中国民政部发了第二十六号文件,规定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每个儿童每个月得到六百块钱的生活保障,但这在河南一直没有得到落实,稍微好一些拿到二、三百元,甚至一些儿童根本没有任何补贴。

刘伊戈认为现在医疗方面最大的困难就是就医歧视问题。目前艾滋病定点医院医生只是擅长治疗传染病,但艾滋病患者由于自身免疫力受到病毒不断的侵蚀、破坏,因此除了艾滋病外,还会遇到其他疾病,包括肺结核病、肝炎等,当他们去看其他疾病时候,很多医院还是会因为艾滋病而拒绝对他们治疗,或以其他手段推诿。导致患者得不到即时有效的治疗,甚至说像阑尾炎手术这种最基本的小手术就可能得不到救治。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世界爱滋病日
世界爱滋病日  联合国将妇女列为防治重点
奥斯汀社区举办“世界爱滋病日”活动
世界爱滋病日 中县呼朋引伴一起拼健康
最热视频
【直播】3·2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十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病毒或留体内再爆发
【现场视频】与方舱邻居聊天 男子几天后去世
【新闻看点】习近平要求与川普通话 为四件事?
【拍案惊奇】赣鄂“内战”打脸中央 川普提六四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