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

人气 4

【大纪元2011年12月24日讯】乌坎村事件不是偶发事件,是体制,是矛盾积累,是迟早必发,请看:村支书比总书记享有三大特权,一无限期的连任,二独家势力一手遮天,三不用政治协商的土皇帝。一个村支书的腐败,必有坐收渔利的腐败链条,查下去可能毁掉一个乡,一个县,或者牵涉各级高官,这类腐败网手握重权,他们决不会主动退赃,自摘乌纱帽,自带手铐服刑,而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拚命灭火,钱云会、薛锦波就是铁证。

也许汪洋真有改革的魄力,还正义于乌坎人民,也许官方捂着成为永远看不清的谜,我从盘道村的事件,向社会揭示全国农村党支书的体制腐败,我在1989年在吉林省安图县松江镇公家营村当村长(现合并为盘道村)我为举报原村支书杨茂棣,将公共财产视为己有用于行贿,原县委书记张富奎就是腐败链条的元凶,因为我手中有他残害我的铁证,(法庭记录)有杨茂棣腐败问题的铁证(录音)而成为以张富奎为首腐败网的疯狂报复的对象,施以长达八年的各种残酷迫害,其手段之卑鄙,性质之恶劣,罄竹难书,他们雇佣黑社会,摧残我的人身与家庭,霸占我的土地,毒毁我的产业,断绝我的生路,逼走他乡,流离失所。

我手中有杨茂棣残害我的录音带,有松江镇两任党委书记王志祥、王绪君腐败录音带,有政府、法院、司法的16个用鬼害我的判决书,判词就是自供己罪的铁证,为揭发村支书的腐败,我告了21年,没伤着村支书一根毫毛,人生几何?要告村支书得付出失去青春,家破、人亡的代价,从这一案件中充分看清乌坎村事件是体制之的爆发点。

我上访21年(89年开始),创造了中国三个第一,其一,我在2009年过年时写了一副大门对,上联: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是僵尸,下联是:最高检察长曹建明是哑巴,横批:中国第一贪。是中国独一无二吧。此文我村村民皆知,并用短信发给若干知名人士,如:知名律师莫少平等。二,吉林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李申学,吉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文显,吉林省检察长张金锁,吉林省司法厅原厅长祝国治甘愿给我当轿夫,是他们抬着我遨游世界,他们任凭我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不敢哼一声。三,我给胡锦涛主席写了57封公开信,信件之多,之密集,之尖锐将成为中国第一吧,将陆续发表予以验证。

乌坎村、盘道村只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是体制赋予村支书的三个特权,吸引村支书成为吸毒者。人是有欲望的,一些金银,一些珠宝。一席美食,长期摆在你面前,无人看管。一日不动,十日不动,百日尝一口无事,吃光了无事,这就是体制放毒,村支书吸毒成腐败也是受害者。温家宝批评以党代政,点中了体制的要害,是解决乌坎村的钥匙,是救党的良药,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法宝,呼吁胡锦涛主席支持温家宝取消以党代政,还政于民,还乌坎村、全国农村一片蓝天,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把村民自治落到实处。

乌坎村事件让人民看清了体制内长了癌细胞,敲响了官逼民反的警钟,如何处理乌坎村事件,是考验胡锦涛、温家宝、汪洋执政能力的试金石,是站在人民一边呢?是站在腐败一边呢?是向人民交上一份明白的答卷呢?是稀里糊涂不了了之呢?是知错就改走活路呢?是讳疾忌医走死路呢,全国人民将拭目以待。

吉林省柳河县安口镇清沟子村 项守信
电话:0435-7714703 2011-12-1

(责任编辑:郑芬芳)

相关新闻
【投书】陆丰乌坎村薛锦波之死
【投书】陕西人大官员有起码的人性没有?
【投书】好警察的标准
【投书】下岗职工刘增喜的一封公开信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横河观点】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时事军事】卡梅尔在路上 梅卡瓦MK5还有多远
【马克时空】印度Su-30战机 年底赴日进行缠斗训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