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盈莹校长与她的儿童全脑创意绘画教学

font print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墨竹墨尔本采访报导)“很多初学画画的孩子都是先用铅笔和橡皮擦,一改再改;我给学生们的是不能涂改的笔,想好了画面,就画下去。我的学生在头脑中构想蓝图的时候,是很专心的。孩子在作画的过程中,他的头脑会动得比手快,养成思考的能力。”台湾当代知名画家、澳大利亚中华文化艺术协会会长、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艺术部李盈莹校长在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这样说道。

很多初期学画的孩子们还在着色簿上乖乖的涂颜色时;当许多美术老师依旧沿袭着老式权威的路子,按部就班的先教幼童素描水彩,并随意修改孩子的画时,这位有三十余年美术教学经验的李盈莹校长早已凭着自己的进取心、艺术的悟性及对孩子的理解与爱,开辟了独具一格的儿童全脑创意绘画教学新思路,并带领着她的学生们获得了累累硕果。

喜欢独自看云看风的乡下女孩

李盈莹校长从小在台湾麻豆乡下长大。自小爱画画的她很喜欢跟着父亲去田里,“那时我很小,被放在田边,或果园旁边,我坐在那里,玩草啊、土啊。我从小就喜欢大自然的美,我很喜欢看风吹动的样子。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云,看风,可以看很长时间。”小时候的她也心灵手巧,“我妈妈跟我说,我从小这个手很爱动,一个糖果吃完了,糖果纸就可以做一个娃娃。”

她小时候是一个很敏感的孩子,“小时候悟性特别强。我希望自己多一些体悟,中学就在想人生所为何来?真理在哪里?别人认为似是而非的东西,我会认为,不可能是这样,一定有一个真理,真理是不变的。”

天资聪颖,有着非凡艺术灵性的她读中学时曾随国画大师学画,油画、素描,水彩也都研习过。“可能是上帝给了我比别的孩子高一点的艺术能力,所以我领悟得比别人快。比如中国画我刚去学了两个月,作品比别人学了两年的还好,虽然我画的没有他们那么多基本功,但画出来的画很有感觉。”她的老师评价她的画“很特别、很自然”。她在绘画中可以驾驭各种题材,包括山水、人物、动物,“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我会去观察、了解”,她说。

小学低年级时,她的绘画成绩不是最好,就是最差,“因为老师看不懂,画的太大胆”,李盈莹校长回忆到这儿笑了,她笑起来仍带着孩子似的纯真。平易近人的李盈莹校长在她的学生和朋友圈中显然很有亲和力。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李盈莹校长的画作。(李盈莹校长提供)


“麻豆才女”

李盈莹校长毕业于台南师范专科学校(台南师院)幼儿教育系,后投入儿童绘画研究教育工作,至今已有三十余年。“我的家乡是纯朴的农村,我小时候的愿望很简单,将来当画家和老师,服务我的家乡,在那里播下种子。这些完全都实现了,多年前就已经达到了,我也培育了很多学生。”

被誉为“麻豆才女”的李校长不仅是一名知名画家,她多才多艺,在舞蹈、音乐、数理方面也都很有天分。面对各方的赞誉,她始终保持着一种谦逊的心态。她从小也非常喜欢舞蹈,曾进修芭蕾、华舞、世界土风舞(世界传统民俗舞)、国标舞等,并担任过国际舞蹈运动裁判教练。

她说:“舞蹈艺术是在立体的空间,用我们的身体和心灵,与音乐节奏结合,我们的身体就像一只画笔,凌空舞动,可以达到这样一个忘我的境界。”谈到对音乐的兴趣时,她说:“我小时对音乐也很感兴趣,中学时我是国乐队指挥,非常喜欢听笛子和萧的声音,还会弹古筝,可惜我实在没有时间深入学习。”

李校长曾担任幼稚园园长长达二十二年之久,其间还兼任台湾台南教育局国民教育辅导员。因每日奔波于工作、家庭和社团,她曾关掉画箱达十六年之久。这期间,她忙于园务、家务、教画,并投入爱心会、救国团、国际狮子会等团体担任义工,忙得被人称为“女超人”。

后来打开画箱作画,开办画展,也多次举办师生展,把学生的画一同展览,带给孩子们很大的鼓励。开完画展后,又开始教舞蹈。二十多年来她在台湾培育了众多绘画英才,她的学生们参加过全国及国际性美术比赛,屡获大奖,成绩斐然。

因其才华出众,教育成果有目共睹,又热心于社会服务工作,不遗余力,表现优异,她曾在台湾被誉为“青年楷模”,于1989年被选为全国社会优秀青年代表,受到了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的召见和嘉勉,并促使台湾学前教育纳入正式教育编制,也提高了政府对幼儿教育的重视。

爱惜孩子的世界

李盈莹校长认为,孩童时期是一生中创造力最丰富的时期,其彩笔下所描绘的景物,更是最真、最善,又是最美的。

对她的学生,李校长有着教育工作者特有的细心和妈妈般的爱心,她心疼地指出:“有些孩子,当你走过去他身边时,他马上用手遮住他的画,不让你看他的画。这是什么意思呢?从儿童心理发展学的角度而言,这孩子在过去某个时候可能是他的父母,或他的哥哥姐姐,或他周遭的人,曾经伤过他、笑了他、批评过他,因为他缺乏信心,所以他把自己的画遮起来了,不让你看。”

李校长对学生参加比赛,也很谨慎,“得奖是给孩子鼓励,但相反的,若没有得奖,有些孩子会很在意,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挫折,所以我没有送很多学生作品出去比赛,因为我很爱孩子,很怕自己一个疏忽或言语伤害了他。”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李盈莹校长的画作。(李盈莹校长提供)

心灵的美和眼睛看到的美

李盈莹校长表示:“美育可以美化人心,美化世界。在美术教学中,我没有要求学生一定要画得很像、很漂亮,我重视创作过程的用心及作品的生命力,同时,我也注重品格教育。我会讲故事,用故事来感化他们,培养他们要有爱心,心地善良,能够帮助我们人类。比如一个科技研发专才,如果他从小就会欺负小动物、残害小昆虫,他长大可能会发明那些打仗伤害别人的武器,所以要从小教孩子有一颗善良的心,美育应来自心灵的美和眼睛可以看到的美。”

她说:“传统华人家庭只重视孩子的课业成绩,其实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研发规划的能力很重要,美育可以培养这些能力。以前的教育是填鸭式的复制。有很多孩子就被旧式的教育框限了,对我而言,我教孩子画画,不是要他们个个成为画家,不能做画家,只要有创造能力、设计能力,他一样可以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

儿童全脑创意绘画

谈到儿童全脑创意绘画教学与传统临摹绘画教学的不同之处,李盈莹校长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比如说,两个孩子同样都是去儿童乐园,传统临摹绘画教育出来的孩子很可能只是实景写生,画上可能还会少掉一些东西。但那个全脑创意绘画教育出来的孩子,画上面可能会多出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人、事、物。他可能会从这个东西联想到另外一个东西。他还可能觉得这个儿童乐园老旧了,希望给它改善一下,这个孩子会有办法来处理。而那个实景写生的孩子也许画的很漂亮,但就没有办法有更多的联想与创新。”

“画得漂亮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她反问道,“孩子的画本来就很纯真、很有想像力,孩子就是这样,为何要用成人的标准来评论它的美丑?”

李盈莹校长在台湾教创意绘画近三十年,独创并教授儿童全脑创意绘画是这近十年的事。她说:“近年来我一直对全脑研究非常感兴趣,一直在研究。美国的全脑研究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因为这是研究人脑的变化,能力的变化,跟教育很有关系。我把全脑开发与创意绘画作了结合,更容易激发孩子的脑力。”

她还向记者详细解释了左右脑的不同,“我们很多人是天生左右脑不均衡。一般来说,偏重右脑的孩子比较感性敏感,有艺术才能,善于图像思维;偏重左脑的孩子喜欢推理演算,比较精细谨慎,有耐性,有条理,善于复制,能够反复背诵。绘画需要左右脑结合,才能作出一幅完整的画。我们的传统教育,在训练左右脑的比例上是偏重左脑,大概有70~80%是在训练左脑的发育;欧美教育好一些,左脑训练的比例大约是60~70%。”

李校长说:“在绘画教学中,我会让孩子透过全脑训练,来均衡他的左右脑,开发他大脑的潜能,提升孩子创意思考的能力,激发并促使脑细胞数量增加。以前我教的孩子都长大了,有人是艺术总监、有人成为建筑师、工程师、设计研发人才、画家…等,各行各业的都有,我常回想起他们小时候的图与现今他们的成就,跟我当初期许他们的未来都八九不离十,这真的很有趣,对我而言也是很大的回馈。”

“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个体,要尊重生命就得先尊重个体。”她说,“孩子不是罐头,老师不能像工厂生产线一样不断的复制生产,完全采一样的教法。每个孩子个性不同,遗传不同,他来自的成长环境不同,创作风格也不会相同,他们都是独特的生命体,也有不同的创意思考。我们教育工作者的使命,就是帮他们把自己独有的潜力激发出来,尽可能的提升及均衡左右脑。我们用美术来教育,最终目的是使学生成为有用的人,他可以从事各种行业,搞研发、规划,用不同的专业美化这个世界。”

脑力激荡

李盈莹校长设计的儿童全脑创意绘画教学课程十分生动,因其激发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想像力,深得孩子们的喜爱。课堂上有时她会带着学生们到花园里亲近大自然,有时坐在石头上给孩子们讲有趣的故事,然后再让孩子们画;或者给学生一个简单的线条或图形,让他们脑力激荡,联想出与这种形状相似的生活实物,并在图形上画出来;或者给稍大的学生提供一些资料,丢一个问题给他们,让学生们利用这些资料,自己思考解决问题,创造出自己的蓝图;或者透过一些照片,和孩子们一起讨论,激发他们的联想力。通过脑力激荡,孩子们画出来的都不一样。”

李校长说:“我很快乐,因为我能和不同的孩子一起成长,孩子们纯真的世界,相当丰富多彩。我教绘画三十年下来,成为专业老师,一看孩子的画,我就知道他原来的个性及未来的趋向,如同看手相,图画中会透露孩子的内在潜能和内心意象。通过教学,我帮了很多孩子,也帮了很多家长,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这是我最快乐的事。”

李校长曾经教过一对双胞胎学生,小时候哥哥比较斯文严谨、细心干净,属于左脑较强类型的孩子,是传统教育中的资优生;弟弟创意很强,很活,比较粗心,但他思考很快,比哥哥更快更大胆,属于右脑较强类型的孩子,在美术教育中是资优生。

李盈莹校长针对他们的情况,对他们进行全脑开发,那时兄弟俩大约五岁左右,“小时候他俩的图我能分得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创意美术熏陶,小学四、五年级时,他们的画我已经完全分不出来。我分不出来,他们就故意逗我,老师,这个是他画的,另外一个就说,不是,这个是他画的。所以说全脑教育起了作用,均衡了他们的左右脑,提升了他们的脑力。现在他们都已经上中学了。”

幼儿三至六岁是脑细胞发育的黄金期

李盈莹校长表示:“人类的脑细胞发育在幼儿三至六岁的时候是最强的黄金期,脑细胞数量在形成,在这个时候你培养他创意设计的能力,会事半功倍,老师也很有成就感。因为孩子三至六岁脑细胞的发育速度非常快,是培养孩子想像能力和设计能力的最佳时期,这些种子就是在幼儿三至六岁时埋下的。家长要扮演的角色就是让孩子充实他的生活经验,当孩子在作画时,不要随意去批判他的画,大人只要听就好了,支持他、鼓励他,让孩子喜欢画画,以后才能进行教育辅导,这是我对家长的建议。

要启发孩子,而不是放牛吃草。等孩子的创意能力有了,信心有了,你再教他物体比例大小、光影怎么画更立体,色彩怎么调配更美。如果孩子愿意学的话,你再教他,此时你可以帮他修改他的画,那个时候他不会哭啊,他不会受伤,因为他想追求更高的技能,会让你纠正。这样大人就不会抹杀一个天才。”

她还强调说:“品德教育和习惯也是在启蒙教育中奠定的,所以启蒙教育非常重要。我们都说三岁看大,六岁定终生。启蒙教育很重要,长大后习惯已成型,要改就难了。”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李盈莹校长的画作。(李盈莹校长提供)

培养思考、创造、想像和设计能力

“我一直教创意绘画,我的原则是不鼓励孩子模仿复制,要用自己的思考。”李盈莹校长说,“如果是模仿可能画面会非常漂亮,但对孩子的帮助并不大。创意绘画是要培养孩子的设计能力和创意能力。孩子要有独立思考能力,更要有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思考判断来解决问题,这比你跟着人家脚步走,像照相机一样把东西复制出来要好的多。当然像照相机一样复制下来也是一种能力,这里面有遗传的问题,还有手眼协调的问题。而创意、思考、想像和设计,这些能力其实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李校长接着说:“所以我不主张先教孩子素描。不是说素描不好,素描可以教,我学生的素描成绩都很好,而且提升非常快。但初期作画比较重要的是信心和想像力的培养。孩子先学素描水彩,他的想像力容易被框住,因他一定要依赖形体,有东西看才会画。这样的学习可能造就一个画匠,但比较难培育出设计师、建筑工程师,甚至研发家。”

她建议说:“一般等到孩子大约十岁,数学有了一定概念以后,再教素描水彩,会比较省力。在这方面,我觉得受澳洲教育的孩子脑力活泼,较有独立的创意;而传统教育中的低年级学生,受到读、抄、写、背左脑式的教育,非常死板,什么都一定要一样,每个人画的也都一样。而创意绘画就没有这些框框,创意绘画可使负责想像与创意能力的右脑受到激发。而受传统填鸭式教育过多的孩子,就很难创意想像,他觉得他没有看到,他就不会,要他们凭空想像,他们会觉得很难,想不出来。”

着色画训练的是技巧而不是创意

李盈莹校长也不赞成在孩子太小时就教他在着色画上涂色,“比如让孩子在一个漂亮的娃娃上涂颜色,或者于一张画好的图上涂颜色,而且不可涂出去,这训练的是乖乖听话,而不是创意。我不主张孩子画着色画。因那着色簿上的图案是大人画的,不是小孩子画的,孩子容易被框住,在信心上遭受挫败而不敢画了。”

她主张孩子用空白纸作画,“基本功好的画看起来真漂亮,但没有创意在其中,那不如拿一台相机来拍就好了。有的画非常大胆,富有创意,但不是那么漂亮,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是孩子自己内心世界呈现,都是好的、可欣赏的。”

好的美术老师要又会教又会画

一般来说,美术老师又会教又会画的确实不多,很多是会画不会教,或者会教不会画。

为什么说会画的老师不一定会教呢?在传统美术教育中,一般先教初学画的孩子素描,比例不对,角度不对,都要改。李盈莹校长忧心的说道:“但是,你知道吗?在老师擦的那一刹那,破坏了孩子的自信心。因为不正确,老师纠正他或说你画得不像,孩子会觉得自己画得不好,开始怀疑自己,甚至就放弃、不想再接触绘画。要是他自己想改那没有关系,但如果他没有要求,老师改了,他会有挫败感。

你想,一个天真的小孩子,比例大小也不明白,空间位置也不知道,没有一定的数学基础,他可能画出来的是不准确的,但这只是显示这个阶段的孩子还处于图式期,大人们千万不要随意批评,伤害他的自信心。像不像不是最重要的,信心非常重要,有信心,喜欢画,敢画才重要,这是未来创作、设计、发明的基础。”

她说:“要做一个好老师,需要站在孩子的本位上去想。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应该站在一个辅导启发的位置上,而不是居高临下,非常固执,很自恃的认为自己画的非常漂亮--我是美术老师,我就要改你的画。所以我说,会画的不一定会教,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他没有了解儿童发展的规律,就没有办法去辅导。”

那为什么说会教的老师会画也很重要呢?李校长说:“如果孩子画坏了,因为不能涂改,很有挫败感的时候,会画的老师就能帮他补救,让他的信心再回来,不会有挫败感。”

最伟大的画家是造物主

谈到临摹,天性热爱大自然的李校长认为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她说:“临摹名家要等学生长大了,知道自己是在学技巧,学习前人走过的经验,这种基本功的训练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只停留在这个层次,那只是一个画匠而已,没有自己的创意,就不是画家。画家也不是都一定要经过临摹名家的路才能成为画家,如果是这样,那最早期那些大画家都是怎么产生的?其实最伟大的画家、最伟大的蓝图,就是造物主所创的大自然。多去观察、多去亲身体会就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奥妙。”

她还说:“如果孩子画得不对,你就让孩子去观察。因为他刚刚开始认识这个世界,要包容他。”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李盈莹校长的画作。(李盈莹校长提供)

创意要有真实的根基

强调创意,是不是绘画就可以没有任何约束,天马行空呢?李盈莹校长说不是这样的。她举了一个例子,“譬如我看到一位老师画一只蝴蝶,画了一个头和一个肚子,翅膀和脚长在肚子上。如果从求真的角度来看,它不对。自然界中的昆虫分三部分:头、胸、腹。脚也不可能长在肚子上。我老是看到现在的一些插图把蝴蝶的脚画在肚子上。如果我这个单元是让孩子认识这个昆虫,我会使用蝴蝶标本,让孩子尽量求真。”

她说:“造物主创造了这个宇宙,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已经有分门别类。创意要有科学的根基。如果没有这个科学的根基,光靠天马行空的想法,还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比如我的学生们可以根据目前地球能源危机的现状,设计出许多节能的交通工具来帮助人类。全脑创意绘画教学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孩子的脑筋是活的,是可以帮助周围解决问题,同时还可以美化环境、生活,这就是我们学校想达到的教学目的。”

保留中华传统文化的使命感

从台湾来到墨尔本后,怀着一种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李盈莹校长与她的先生陈煇煌校长于2006年在墨尔本Collingwood 区的Collingwood College成立了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共同承担起这项重任。

在墨尔本一直从事中文教育的陈煇煌校长表示:“我们想要保留中华文化的传统,同时教授中华文化与艺术,使中华文化的根保留在这里。”

李校长欣慰的说:“陈校长在这方面很认真,学校的VCE成绩都很不错,我们也感到很高兴。我们接了这个学校,就是想让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在这个地方不要变成‘香蕉人’,忘了我们的文字、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根。”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招收从五岁到VCE年龄的同学﹐五足岁的孩子开始进入艺术部的全脑创意绘画班,等孩子大约十岁左右,除了创意绘画外﹐再加入素描水彩,课程内容包含写生和写意,比例上约各占一半。

学校成立短短几年间,由于其独特的全脑创意绘画教学,学生们的绘画成果十分出众,屡创傲人佳绩,荣获了包括世界儿童画展、澳大利亚青少年艺术家奖等多项大奖。李校长说,“最重要的是因为我们的孩子是活的头脑,而不是死板的复制。他们学画,水平提升得非常快,孩子们都拥有自己的特点、独特风格。”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及李校长师生画作参考网站http://www.ccasm.vic.edu.au,联系电话:0412661756。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路德维希堡报导)“善永远长存,不会死去,而恶看上去气势汹汹,但是总是自己把自己打败,最后的下场就是死去。”71岁的画家海蒂‧哈德女士(Heidi Harde)说。她观看了4月20日在德国南部城市路德维希堡上演的神韵演出,两个小时的演出不仅在视觉上深深打动了她,更重要的是,她在精神层面感觉受到很大的鼓舞。
  • (大纪元记者余隽芝加哥报导)4月21日晚,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美国中部著名“风城”内著名的芝加哥歌剧院(Civic Opera House)上演了十场盛大演出的第六场。众多名流结伴而来,尽享纯善纯美的艺术和纯正的能量,每个走出剧院的观众,脸上都书写着真诚和自然的微笑,惬意的神情一如今天放晴的天气。
  • 德西·儒葛斯是一位艺术教师和油画家﹐4月23日晚﹐她与先生带着父母﹐一家四口前来观看神韵纽约艺术团在芝加哥歌剧院(Civic Opera House)的演出。看了演出的她表示神韵让她领略到“生命的本质是真理”。
  • 曼哈顿ASA大学于4月20日至5月15日推出脑痳画家包锦蓉艺术治疗成果发表油画个展,并于4月28日下午4时举办开幕茶会。4月22日ASA大学公关主任Fatima在法拉盛文教中心表示,包锦蓉是该校成立以来第一位脑麻的华人学生,该校自今年起已设立残障部门,希望为残障的学生提供学习服务,帮助他们获得最好的美国高等教育,完成学习的梦想。
  • “舞蹈《梅》最令我印象深刻,我觉得这是最美的。在晚会中我尽情地享受着每一出节目、每一个场景。我来这里是想要了解中国舞蹈,现在我对中国文化有了全局的领悟,我感觉整场演出描绘了一个个美丽的故事。”
  • (大纪元奥地利维也纳记者站报导)2011年5月4日晚,神韵在维也纳的最后一场演出,吸引了一些名人雅士前来观看。爱博纳(Erika Ebner)先生是位画家、布景设计师。他摄影、作画、授课,是位大忙人。当他亲眼目睹了神韵的风采后说:“我只能说演出真的太精彩了!绝对值得推荐,我已经开始期待明年的演出了,希望明年我还有幸能够观看演出。”
  • 5月1日,中华民国妇女联合会加拿大分会为庆祝中华民国成立100周年及母亲节,特邀现年93岁的中国画画家李公扬先生在渥太华举办中国水墨画讲解演示会。
  • (大纪元记者任一鸣洛杉矶采访报导)神韵纽约艺术团5月7日在加州橙县艺术表演中心的两场演出吸引了众多艺术家前来观赏。画家唐慧倩女士(Wai -Sin Tong Darbonne)就是其中一位。
  • 美国之音报导,在本.拉登被美军击毙的美国新闻报导中,评论性漫画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部分。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曾经两度获得普利策评论性漫画奖的评论性漫画家麦克.卢克维奇,听他介绍他创作的关于本.拉登被击毙的漫画作品。
  • 杨‧维梅尔(Jan Vermeer 或Johannes Vermeer)或译约翰内斯‧威梅尔,生于1632年10月31日,卒于1675年12月15日。与大多数旷世名家一样,他的作品与名气在其生前默默无闻,直到二百年后其价值才被后人所认识并发掘出来,其作品被视为“荷兰小画派”的经典之作。当今人们把他列为荷兰黄金时代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并与伦勃朗享有同样盛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