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奇遇高耀洁

Lily

(读者提供图片)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1月28日讯】 2011年10月初,妹妹从中国发邮件告诉我,奶奶去世了。我和孩子都很伤心。每个周末,都由忠慧或绍贞带去新泽西的若歌教会祷告、听福音。

10月底, 我去哥伦比亚大学开会。因会务组预订的宾馆离哥大有一小时多的车程,哥大邻近的宾馆又客满为患,我只得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哥大教会求助。一位姓韩名美清的女生主动拥抱我,邀请我去她住处借宿。位于百老汇大街上的公寓楼其实也非她家。一位德高望重的奶奶,住在八楼边套。美清惴惴不安地解释后,奶奶才明白过来,她丝毫没怪美清把一个陌生人带入她家,反而握着我冰冷的手,张罗着让我喝热牛奶、吃点心。

第二天风雪漫漫,我会后又约见了一位朋友,很迟才回家。门开着一条小缝,奶奶一个人坐在床头等我,一手握着电话机。她说美清去学校上课了,她担心耳朵聋而错过我的电话、听不到我敲门,所以就一直不睡地等我……那一刻,我的心被一股暖流充满。我从没想到,我在中国的奶奶去世了,却在美国奇迹般地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奶奶。感谢神的大恩借由这位好心的奶奶,融化我身心的冰雪。

更没想到的是,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竟然是被誉为“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

后杨村感染了爱滋病病毒的父母中,1996年以后所生的孩子中有38%也是爱滋病病毒感染者。(高耀洁提供图片)
后杨村感染了爱滋病病毒的父母中,1996年以后所生的孩子中有38%也是爱滋病病毒感染者。(高耀洁提供图片)

她出生于名门望族,却选择了劳累的妇产科职业。她谨守医德,以治疗妇女疾病为要事,以迎接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为乐事,却在文革期间被当作“牛鬼蛇神”揪去游街、遭虐、受辱,13岁的儿子受株连以“反革命”入狱,她因上访被当局制造罪名而进了劳教场。平反后,她重返专业,继续深造攻克绒癌、恶葡等疑难疾病,成果卓越,远近闻名。退休后她没接受医院复聘,从事妇女保健、防止性骚扰的宣传、打击假医假药。一次偶然的会诊,她遇到了一个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无辜妇女巴某,触动了她的探查真相的勇气,一点点揭开了中国“血浆经济”背后的罪恶。

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许多地区办起了有偿买卖的“血浆站”。一些农民因贫穷无知而被“号召”去卖血,不幸感染上了HIV病毒。当地政府却隐瞒“血灾”真相,甚至迫害知情者,任由被污血库继续使用,导致许多个巴某这样的无辜病人因接受输血而得了艾滋病,母婴传播又无情地夺去了许多个“井宝宝”。旧坟新塚,孤儿寡母,卖血遗恨,冤骨悲情,游医泛滥,贪官成灾,目睹社会怪状与连绵祸患,高耀洁惊而怒,怒而愤,愤而呼!

自1996年起,她一方面无私救助那些艾滋遗孤,一方面收集艾滋灾区的一手材料,走访了河南100多个村庄1000多个艾滋患者,出版了《鲜为人知的故事》等书,其中一本《艾滋病性病防治》印刷赠送三十七万五千册,大力呼吁社会各界的关注。被监控、盯梢、跟踪,甚至非法软禁,子女受株连,都没有使她向黑暗与强权低头扮媚。这个八十多岁的小脚老人,为了坚守正义,一步步踏上了背井离乡的流亡路。近年来她出版了《高洁的灵魂》、《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等书。她在美国国会发表了演说,引起国际各界的关注,希拉里先后四次会见高耀洁。

我第二次去探访高耀洁,是在今年春。老人刚做了心脏起博器植入术。术后的她,面容仍显憔悴,但精神镢铄,念念不忘的仍是防艾救艾事业。她微笑着让我看杜聪的书《爱在村庄孩子的心里:关于智行和海星的传爱故事》。杜聪27岁就任瑞士某银行驻香港联席董事,两年后聘任法国一家银行副总裁,年轻的他曾是金融业界一颗新星。走访华中地区接触艾滋病灾,改写了他的人生。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钱途”看好的职业,投身于救助艾滋遗孤的公益活动中,1998年成立智行基金会,至今资助孤儿一万三千多人。高耀洁在2000年前后把曾救助、资援过的164名孤儿“转交”给杜聪的智行基金会供养。 提起这此,高耀洁脸上那一抹动人的笑,正是因为“后继有人”才能有如此美丽的欣慰一笑!

我第三次去探访她,是在今年夏天。她因为血栓而住院了一段时间,刚出院的她卧病在床,十分虚弱。我带着两个孩子,高耀洁奶奶不顾血栓倒流的危险,仍坐起来,为我的孩子诊疗治病。

入秋后,我再次探访她。这时她的体能稍稍有所恢复,她已经可以起床,时不时地在电脑前坚持整理一些艾滋病的资料。我帮她收拾起薄衣单裳,从箱子里拿出她的秋衣冬袄。我建议她下楼去晒晒太阳,她也很想去,但因为病后虚弱,气喘吁吁,虚汗不断,只好作罢。她摇摇头说:“我已经是快死的人了。”我高声说:“不!奶奶,你不能死,你死了那些坏人可高兴了,你不能让他们高兴得太早。”她被我逗笑了。她打开电脑给我看一些来自中国的邮件。中国,那个让她梦萦魂牵的地方,已经有许多人正前仆后继地为抗击艾滋而努力。

感谢神,让我痛失最亲爱的奶奶后,在美国异乡奇迹般地遇到另一位奶奶,知悉另一翻真相,经历另一种感动。她虽身在美国,却仍是一颗中国心,话里话外,心系国人。她虽不是基督教徒,却比许多案头有数本圣经的人更多的博爱,关注病痛中的弱者。她虽垂暮华年、步履蹒跚,却比许多年轻男女更加百折不挠、心志坚定。

仰望星空,我们也许并不知道哪一颗是38980号小行星(国际天文联合会把这个小行星永久命名为“高耀洁”),在这红尘俗世中,我们也许常常地软弱胆怯,害怕真相,逃避真理,求神赐给我们勇气,叫我们鉴别真假,分清善恶,仰望真理,坚守圣洁。

握着她的手,我觉得温暖,她就像一位奶奶一样亲。

看着她的眼,我觉得惭愧,她就像一面镜子照见我的软弱狭小。

读着她的书,我有一丝醒悟:一些人生来就不幸带有病毒,我们并不能改变遗传与基因,但我们可以做点什么让他们缓解病痛,一些人年纪轻轻就成了孤儿,我们并不能收养他们,但我们可以资助他们多读一本书、多吃一片面包、多喝一杯牛奶。我们都不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但我们都是连着葡萄树的葡萄枝,耶稣给了我们爱的种子,我们可以靠着圣灵的力量,多多结出仁爱的果子!

︿﹀︿﹀︿﹀︿﹀︿﹀︿﹀︿﹀︿﹀︿﹀︿

百度资料:12月1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在地球上,平均每分钟都有一个孩子死于艾滋病,有超过1500万的儿童因为艾滋病而失去父母。目前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在全球居第十四位,更让人怵目惊心的是,正在以每年百分之四十的速度递增。防治艾滋病任重道远,面对因艾滋酿成的一桩桩悲剧,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们需要携手起来,一起扭转这场恶性流行病的传播态势,以我们所能做到的各种方式,共同抗击艾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国大陆,被中国民间称为“防艾滋第一人”的高耀洁医师在华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且发表了她的新书《血灾﹕10000封信》。高耀洁为什么在83岁的高龄还要背井离乡来到美国?中国艾滋病的现状到底如何?
  • 我也来讲一讲关于卖血输血的过程,因为过去我也在相关的部门做。据我所知在河北省就有一个市立医院,有一个大型国营企业的医院院长就利用她的职权,去找一些社会上的青年,然后就把那些痴呆的人关在他们医院的几间房里面,大概关了几十个吧。每天就给他们一些馒头吃、饮水喝,一天就两顿,然后每天抽他们的血拿去卖。
  • 高医师已于八月上旬安全抵达美国,并于“世界爱滋日”在华盛顿和新闻界见面,介绍中国防治爱滋病最新状况和她在香港出版的新书《血灾﹕一万封信》。
  • 现在中国的问题艾滋病是其中一项,这个问题也是由于现在这些既得利益、贪污腐败的这个集团,他们各级的权力相结合,甚至公检法跟黑社会互相利用、互相包庇,来维护他们的权利。所以一旦他们闯了祸,他们就互相勾结起来加以掩盖,来逃脱他们的责任。
  • 远在一九八二年有专家已发现爱滋病病毒进入中国。一九八四年北京中科院院士曾毅报导了医院血库的存血“被爱滋病病毒污染”;一九八八年河北省防疫站主任医师孙永德先生发现库血中存有爱滋病病毒之后,他大力呼吁,但河北省卫生厅,河北省委,直至中央卫生部和国务院等有关部门负责人民生死的父母官们,都置若罔闻,更没有采取对爱滋病控制的措施,反而为了致富,大搞“血浆经济”。
  • 关注爱滋病患者权利的大陆维权人士高耀洁表示,她正专注写书,无意返回大陆?
  • 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最近出版了她的新书“走遍艾滋村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的真相”,10月7号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座谈会上,高耀洁介绍了中国的艾滋病疫情。
  • 由博大书局主办的高耀洁医师新作《揭开中国爱滋疫情真面目》发表座谈会10月7日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行。
  • 2009年秋,高耀洁教授只身流亡来到美国,目的是为了三本书的出版,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把她知道的中国爱滋病广泛传播的真相写出来,让世人知道造成这场血灾的原因,进而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 被誉为是中国民间预防爱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洁最近出了新书,她于10月15日在纽约为这本名为《揭开中国爱滋疫情真面目》的书举行新书发布会。这本书是高耀洁从中国带出的三本书稿中最重要的一本。全书分为五章,包括中国政府鼓励的血浆经济、政府漠视的结果、爱滋孤儿与爱滋病防疫推广工作等。书中重点指出,中国政府把爱滋病主要归咎于吸毒与性行为,是不正确的;爱滋病在中国传播最主要的原因是输血和卖血。 (20101016-aids-ny-105098889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