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奇遇高耀潔

Lily

(讀者提供圖片)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11月28日訊】 2011年10月初,妹妹從中國發郵件告訴我,奶奶去世了。我和孩子都很傷心。每個週末,都由忠慧或紹貞帶去新澤西的若歌教會禱告、聽福音。

10月底, 我去哥倫比亞大學開會。因會務組預訂的賓館離哥大有一小時多的車程,哥大鄰近的賓館又客滿為患,我只得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向哥大教會求助。一位姓韓名美清的女生主動擁抱我,邀請我去她住處借宿。位於百老匯大街上的公寓樓其實也非她家。一位德高望重的奶奶,住在八樓邊套。美清惴惴不安地解釋後,奶奶才明白過來,她絲毫沒怪美清把一個陌生人帶入她家,反而握著我冰冷的手,張羅著讓我喝熱牛奶、吃點心。

第二天風雪漫漫,我會後又約見了一位朋友,很遲才回家。門開著一條小縫,奶奶一個人坐在床頭等我,一手握著電話機。她說美清去學校上課了,她擔心耳朵聾而錯過我的電話、聽不到我敲門,所以就一直不睡地等我……那一刻,我的心被一股暖流充滿。我從沒想到,我在中國的奶奶去世了,卻在美國奇蹟般地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奶奶。感謝神的大恩借由這位好心的奶奶,融化我身心的冰雪。

更沒想到的是,這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竟然是被譽為「民間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潔

後楊村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父母中,1996年以後所生的孩子中有38%也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高耀潔提供圖片)
後楊村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父母中,1996年以後所生的孩子中有38%也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高耀潔提供圖片)

她出生於名門望族,卻選擇了勞累的婦產科職業。她謹守醫德,以治療婦女疾病為要事,以迎接一個個鮮活的小生命為樂事,卻在文革期間被當作「牛鬼蛇神」揪去遊街、遭虐、受辱,13歲的兒子受株連以「反革命」入獄,她因上訪被當局製造罪名而進了勞教場。平反後,她重返專業,繼續深造攻克絨癌、惡葡等疑難疾病,成果卓越,遠近聞名。退休後她沒接受醫院復聘,從事婦女保健、防止性騷擾的宣傳、打擊假醫假藥。一次偶然的會診,她遇到了一個因輸血而感染艾滋病的無辜婦女巴某,觸動了她的探查真相的勇氣,一點點揭開了中國「血漿經濟」背後的罪惡。

20世紀80年代末,中國許多地區辦起了有償買賣的「血漿站」。一些農民因貧窮無知而被「號召」去賣血,不幸感染上了HIV病毒。當地政府卻隱瞞「血災」真相,甚至迫害知情者,任由被污血庫繼續使用,導致許多個巴某這樣的無辜病人因接受輸血而得了艾滋病,母嬰傳播又無情地奪去了許多個「井寶寶」。舊墳新塚,孤兒寡母,賣血遺恨,冤骨悲情,遊醫氾濫,貪官成災,目睹社會怪狀與連綿禍患,高耀潔驚而怒,怒而憤,憤而呼!

自1996年起,她一方面無私救助那些艾滋遺孤,一方面收集艾滋災區的一手材料,走訪了河南100多個村莊1000多個艾滋患者,出版了《鮮為人知的故事》等書,其中一本《艾滋病性病防治》印刷贈送三十七萬五千冊,大力呼籲社會各界的關注。被監控、盯梢、跟蹤,甚至非法軟禁,子女受株連,都沒有使她向黑暗與強權低頭扮媚。這個八十多歲的小腳老人,為了堅守正義,一步步踏上了背井離鄉的流亡路。近年來她出版了《高潔的靈魂》、《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等書。她在美國國會發表了演說,引起國際各界的關注,希拉里先後四次會見高耀潔。

我第二次去探訪高耀潔,是在今年春。老人剛做了心臟起博器植入術。術後的她,面容仍顯憔悴,但精神钁鑠,念念不忘的仍是防艾救艾事業。她微笑著讓我看杜聰的書《愛在村莊孩子的心裡:關於智行和海星的傳愛故事》。杜聰27歲就任瑞士某銀行駐香港聯席董事,兩年後聘任法國一家銀行副總裁,年輕的他曾是金融業界一顆新星。走訪華中地區接觸艾滋病災,改寫了他的人生。他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錢途」看好的職業,投身於救助艾滋遺孤的公益活動中,1998年成立智行基金會,至今資助孤兒一萬三千多人。高耀潔在2000年前後把曾救助、資援過的164名孤兒「轉交」給杜聰的智行基金會供養。 提起這此,高耀潔臉上那一抹動人的笑,正是因為「後繼有人」才能有如此美麗的欣慰一笑!

我第三次去探訪她,是在今年夏天。她因為血栓而住院了一段時間,剛出院的她臥病在床,十分虛弱。我帶著兩個孩子,高耀潔奶奶不顧血栓倒流的危險,仍坐起來,為我的孩子診療治病。

入秋後,我再次探訪她。這時她的體能稍稍有所恢復,她已經可以起床,時不時地在電腦前堅持整理一些艾滋病的資料。我幫她收拾起薄衣單裳,從箱子裡拿出她的秋衣冬襖。我建議她下樓去曬曬太陽,她也很想去,但因為病後虛弱,氣喘吁吁,虛汗不斷,只好作罷。她搖搖頭說:「我已經是快死的人了。」我高聲說:「不!奶奶,你不能死,你死了那些壞人可高興了,你不能讓他們高興得太早。」她被我逗笑了。她打開電腦給我看一些來自中國的郵件。中國,那個讓她夢縈魂牽的地方,已經有許多人正前仆後繼地為抗擊艾滋而努力。

感謝神,讓我痛失最親愛的奶奶後,在美國異鄉奇蹟般地遇到另一位奶奶,知悉另一翻真相,經歷另一種感動。她雖身在美國,卻仍是一顆中國心,話裡話外,心繫國人。她雖不是基督教徒,卻比許多案頭有數本聖經的人更多的博愛,關注病痛中的弱者。她雖垂暮華年、步履蹣跚,卻比許多年輕男女更加百折不撓、心志堅定。

仰望星空,我們也許並不知道哪一顆是38980號小行星(國際天文聯合會把這個小行星永久命名為「高耀潔」),在這紅塵俗世中,我們也許常常地軟弱膽怯,害怕真相,逃避真理,求神賜給我們勇氣,叫我們鑒別真假,分清善惡,仰望真理,堅守聖潔。

握著她的手,我覺得溫暖,她就像一位奶奶一樣親。

看著她的眼,我覺得慚愧,她就像一面鏡子照見我的軟弱狹小。

讀著她的書,我有一絲醒悟:一些人生來就不幸帶有病毒,我們並不能改變遺傳與基因,但我們可以做點甚麼讓他們緩解病痛,一些人年紀輕輕就成了孤兒,我們並不能收養他們,但我們可以資助他們多讀一本書、多吃一片麵包、多喝一杯牛奶。我們都不是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英雄,但我們都是連著葡萄樹的葡萄枝,耶穌給了我們愛的種子,我們可以靠著聖靈的力量,多多結出仁愛的果子!

︿﹀︿﹀︿﹀︿﹀︿﹀︿﹀︿﹀︿﹀︿﹀︿

百度資料:12月1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在地球上,平均每分鐘都有一個孩子死於艾滋病,有超過1500萬的兒童因為艾滋病而失去父母。目前中國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數在全球居第十四位,更讓人怵目驚心的是,正在以每年百分之四十的速度遞增。防治艾滋病任重道遠,面對因艾滋釀成的一樁樁悲劇,我們不能再袖手旁觀,我們需要攜手起來,一起扭轉這場惡性流行病的傳播態勢,以我們所能做到的各種方式,共同抗擊艾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1年10月初,妹妹從中國發郵件告訴我,奶奶去世了。我和孩子都很傷心。每個週末,都由忠慧或紹貞帶去新澤西的若歌教會禱告、聽福音。
  • 河南農村周邊很多墳墓,特別是在愛滋病疫區更明顯。據本人所知,鏟平墳墓活動本世紀初就已出現。
  • 據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公佈的美國外交電文指出,中國著名艾滋病活動人士高耀潔於2007年獲得美國「生命之音」(Vital Voices)國際組織的年度女權活動人士獎,河南省官員為阻止她前往美國,一直將她軟禁在家,後來在國際壓力和中共副總理吳儀的過問之下,高耀潔才順利前往美國領獎。
  • 週四是第24屆全球愛滋病日,「中國防艾第一人」高耀潔在紐約接受本台訪問時指,賣血是造成艾滋病在中國廣泛傳播的主因,近年賣血活動並沒有停歇,只是轉以地下形式在南北地區進行,包括廣東揭陽等地情況越趨嚴重。與此同時,艾滋善款遭到各地政府瘋狂貪污,艾滋病人和孤兒孤苦無助等待死亡。
  • (大紀元記者張潔香港報道)由香港電台文教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共圖書館及香港出版總會合辦的「第四屆香港書獎」,經過17位專業評審的嚴格挑選,選出11本獲獎中文好書,其中由著名防艾(愛滋病)專家高耀潔所著的《高潔的靈魂──高耀潔回憶錄(增訂版)》等獲獎。
  •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衛生組織確定的世界愛滋病日(World Aids Day),但是中國的愛滋病問題卻很難得到真正的重視。因為真相仍然被中共當局緊緊掩蓋著。這讓中國民間防愛滋病人士高耀潔感到非常難過。
  • (大紀元記者施芝吟台北報導)12月1日是世界愛滋日,全球愛滋病的嚴重感染率,每90秒就有一位感染愛滋,在愛滋高度流行的國家,影響層面擴大到社區。83歲婦產科醫師高耀潔,蒐集中國愛滋病蔓延真相,於今(30)日舉辦新書發布會,《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相》希望讓世人知道造成這場血災的原因,進而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阻止這場悲劇繼續擴大殃及無辜。
  •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高耀潔,這個名字牽動著中華大地上千百萬的愛滋患者、愛滋孤兒和無數個愛滋病引發的令人欲哭無淚、欲怒無言的人間慘劇。儘管應者寥寥,茫茫大地上高耀潔義無反顧奔走著。
  •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因輸血感染的愛滋病病人時,才知道是「血禍」引起的,受害者是善良的農村婦女,她沒有吸毒史。
  • 有機會在高老師的新書《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發佈會上發言,是我們的榮幸。我們——原大河報記者、副總編輯馬雲龍、中國經濟時報首席記者王克勤,是長期和高耀潔老師合作,在高老的指導下進行愛滋病疫情調查和新聞報導的中國記者之一,是「揭開中國愛滋病疫情真相」鬥爭的積極參與者,還是為高老抗擊愛滋病工作服務的義工,是高耀潔老人十幾年來艱苦卓絕鬥爭歷程的直接見證人。能看到這本記錄了中國當代抗擊愛滋病歷史的重要著作在海外出版,我們感到由衷的欣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