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阳光
嫉妒心就如同一条毒蛇,吞噬着自己的灵魂,毒害着你的人际关系。纵使如此,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每个人深深隐蔽在潜意识里的魔鬼.........该如何克服嫉妒心魔?须得打开心门......
老派生活,想找回的正是那种“踏实”的生活感,以及人与人、与环境之间“和谐”的依存关系。
“无字之书”保存经验与智慧,探索生命本质、甚至直入灵魂深处。生活就是这样的书,我们能够直接感受、体认,是专属自己的一本书。
你看待自己的方式,决定了自己的价值。生活中的烦恼、不快乐,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往往取决于别人,在意别人的观点更甚于自己的感受。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克莱顿·沃德(Clayton Ward)一家都开校车,他的父母和祖父都曾经是校车司机。尽管沃德想离开这一行业,但他最终还是开着校车,与他每天开车接送的孩子们一起分享他对历史的热爱。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在我看的病人中,有许多是缺乏动力、毅力或执行力的。但对芸来说,这些她一样也不缺。她像是一部加满了油的跑车,可以开得很快、很远,但再好的跑车,若是一直绕圈子开,久了也会感到无趣,甚至空虚。
人生像一场马拉松赛,漫漫路程,关键在如何因应。同理,砍柴时,记得磨斧头;长跑时,也别忘了适度的暂停,和好好的补充能量!
每个成功的人士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这是西谚。意思是,不管你在哪一领域,男人之所以能够成功,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不离不弃地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能够全心全意地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真正的“顺其自然”是全力以赴之后,静静的等待结果,并且坦然接受。
我祖父从小就很聪明,很多东西能无师自通。没真正上过学,却买眼科书籍来研究,医好自己的白内障。没学过书法,却透过抄写借来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贵的书,又练出一手好字。
忙碌的现代生活,工作、学业、补习、家庭、社交等等让每一个人忙得团团转,遇到难得的空闲时间反而不知如何打发,只好上网、滑手机、打电玩或看电视、约朋友聚会,陷入另一个忙碌的循环中。
二○一九年一月一日,我在咖啡厅边回顾储存在 Google 相簿里的相片,边写下简单的文字,然后为未来十年构想计划。在整理希望未来能实践的事情后,我为接下来十年选出的标题是“Farmer ’ s Dream”,也就是农夫的梦想。当然,我并没有要成为真正的农夫。农夫按照一定的循环栽种作物。整地、播种、灌溉、除草、收割、加工、贩卖,然后再次进行整地。
有一年,得承右脚疼痛,间歇性的剧痛让他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行走,痛苦难耐之际,中医、西医,跌打损伤、草药、针炙……凡是有人介绍,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医均无济于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免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这样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过一天算一天了。
人生是一个过程,你可以选择采取怎样的态度去度过每一个阶段,而选择不同,路径不同,风景也不同!
先民们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还开发一种“牵罟(音谷)”的活动,这是一种群体拉网捕鱼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产生更好的群体性社会关系。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石沪捕鱼是利用潮汐的升落来进行自然圈鱼,水涨时,鱼儿可随着水流乱走,退潮时,水退得浅了,水位比石墙低,鱼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瓮中捉鳖”,他们是“沪中捉鱼”。
海滩
我家祖先飘洋过海,千里迢迢地,选择在台湾西海岸落脚,这真是一个上上之举。当年这些有智慧的祖先们必定是考虑到大海孕有无限宝藏,只要努力经营,收获是必然的。这是古人对待世事的质朴正信。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朝圣”——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透过身体,“朝自己的心”走去。
深刻体认生命无常的本质、大道至简至易的法理;并试着去面对问题、找出解方。进一步在苦乐相参、悲欣交集的岁月里, 学会淡泊宁静、随遇而安,如此一来,也就容易感受到“日日是好日了”!
朱老师二十多年前从香港嫁来台湾,身为知名艺人的妻子,享尽荣华富贵,在失婚的打击后,有幸成为电台节目主持人,再度做她得心应手的DJ工作,逐步架构了新的价值观、人生观,从而走出悲痛。
某日,父子俩一如既往地到田里工作,不料风云突变,在一场雷电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们这支因此无后。这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族谱上,是否就是想让世世代代的子孙都引以为戒?我问大哥,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