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警察详细做了笔录,对我们家人在小偷入侵而不自知的过程表现,感到啼笑皆非。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家,天啊!全家被搅得天翻地覆,当然那台电脑也不翼而飞。
狗儿是我山中探险的好伴侣。(Pixabay)
七只狗跟着我去巡山时,阵容浩荡,往往忽的跑得无影无踪,呼唤一声又从各方钻出来。当遇到叉路时,小狗已等在那里回头等候指示,我指出方向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移民英国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经营一家人力资源顾问公司,也为不同的公司或机构提供培训课程。其中一个由我负责的课程是“情绪管理”。这是一门绝不简单的学问,为了尽量将课程做好,我参考了很多书籍,也经历长时间地思考,越来越觉得这课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著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狼狗酷哥后腿被车严重辗伤,主人带来山上托我们照顾。(pxhere)
这只拖着后腿走路的酷哥年纪小,醋劲大,尽管行动不便,总想占上风。
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围棋电脑程式Alpha Go去年以三对零击败中国围棋职业九段棋手柯洁,一度引起人们对围棋的兴趣。围棋源自中国,在国内及台湾都很受欢迎,但在香港喜欢下围棋的人不多,在西方社会也不普遍。
在南投海拔约一千公尺的山上,和夫家的姐妹购置一甲的荒废茶园。示意图。(pixabay)
在我脑袋空白的日子里,在山路又遇到这位洋和尚,开始寒暄时,我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挤不出话跟他对谈……
“再练习一两次,就可以再去路考了。”我信心满满的对自己说。(Pxhere)
想到这,我突然灵光一闪:“骑车不能‘平衡’,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我的内心‘不平衡’啊?!”
“任谁都会生气,生气很容易;但是要气对对象、气对时机、气对方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亚里士多德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在自己火气冒上来之后,还能克制冲动。 被人挑衅时,我们很自然会想报复并攻击对方;有人一再犯错,我们忍不住就会发飙。这样至少痛快些,但发火之后呢?你是否悔不当初?是否有解决问题?是否得到圆满的结果?是否与别人的关系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山居时养过许多狗,为山居岁月平添了盎然生趣。(pxhere)
阿匮的离开,狗狗好像并不伤感,我自己也很淡然。人和狗虽在不同境界,不过,生死是自然不过的事,一切随顺自然的造化吧。
我们的小木屋正好在震央九份二山的山上。( Mark Kao/flickr)
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地震中,我们都处之泰然。今年地震频频,在晃荡中,仍继续手边的工作。
在我工作中,常会有个案的处境跟这隐喻故事的情节相似,看着一个成人讲述着他被困住的难题,内心就跟那只小小象一样,自觉无能为力挣脱现况……。那该怎么办呢?人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现在拥有的能力与资源已经跟小时候不一样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适合的人、事、物捆绑,身、心的成长可以是对等的。
鸟儿们依自己的作息,安居于广阔的天地。(Pixabay)
一片山林中群鸟穿梭栖息,编织著诉说不完的故事。借助一本图鉴,让我窥见了天地间不可思议的造化,邂逅了一个接一个的惊艳与关怀大自然的朋友。
前几个星期透过脸书,我第一次学习小农直购,订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从采收、打包到寄出的过程。订购之后差不多24个小时,就到了一楼管理室,那时我连货款都还没有转,却已经吃到今年第一颗玉荷包。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销售型态因为网路、通路而产生的巨大改变。
在具备现代都市气质的同时,格拉茨仍悠悠扬著田园风。历史浸润之下,她优雅的姿态,浪漫的风韵还有沈静的性格,是否让你心动了?
href="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7%BA%A2%E6%B2%B3%E8%B0%B7%E5%BA%A6%E5%81%87%E6%9D%91%E9%A3%8E%E6%83%85%E5%B0%8F%E6%9C%A8%E5%B1%8B_-_panoramio.jpg">g山海风/Wikimedia Commons)
瞬间大狼狗立着身跳了起来,犬牙直逼我的喉部,但我仍微笑的跟它说好话,因为我坚信,善可以化解恐惧。果然,它威胁几次后,忽然很温驯的趴下,再也不叫了。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pxhere)
曾在南投山中住过三年,周间每天送儿子和他的表弟下山上学。一段时间后,说不清什么缘故,一个早上竟让车掉下悬崖两次,发生在一个大转弯处。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如果你真的来了,请在这个与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间里,静坐着让思绪发酵吧!纵使四季更迭,森彦馥郁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从这小小民家缓缓飘出,如此动人心魄。被树叶筛过的光线舞著尘埃,丰饶的绿意在阳光中闪动的姿态叫人笑开了。
(Pixabay)
今生这样的魔鬼训练,既不是为了安排我成为田径选手,也说不出其它什么理由,只能解释为,在生命的长河中,可能折磨过它,欠下了业债所致吧。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
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或多或少都会对生命产生一些憧憬,小学的老师在作文课堂上,几乎都曾以“我的志愿”给学生作为题目。男孩子崇尚的职业大多是警员、医生、律师、运动员等,女孩子则比较喜欢以老师、白衣天使等作为终身职业。
在山里散步,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出去,我一点也不紧张的把手机捡起来。因为摔过几次,我发现,NOKIA传统手机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这真的很像我们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对所有的挫折,就会泰然处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么,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很耐摔呢?
近日两个分别在其业界名成利就的人士,不约而同地走上自毁之路。其中一位是美国时装界响当当的凯特·丝蓓德(Kate Spade),另一位是享负盛名的美国名厨波登(Anthony Bourdain)。他们的离去,好像有些令人费解,但其实类似悲剧时有发生。因此,我们实在很有需要深入探讨一下这些悲剧背后的原因。
那车头形状不对,该糟!跟错车了。示意图。(Pxhere)
该糟!跟错车了。这趟惊奇的千里长征,既铺陈了别开生面的驾驶训练,同时谱写了令人笑到泪崩的乌龙篇章。
两年前我和先生向市政厅申请了一块菜地。菜地在英国叫做Allotment,常常能在郊外居民区附近看到它们的身影。菜地归市政厅所有,向本地居民出租。我们住的小镇上零散分布着有十几个菜园子,每个菜园里划分了几十块小菜地,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据住在雪菲尔的婆婆说她们那里的菜地要排几年的队才能轮到,我们很幸运,排了两个月就收到菜园大门的钥匙了。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