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动机心理学博士、作家兼博主本杰明·哈代(Benjamin Hardy),是Medium.com排名第一的作者,他的作品也发表在《福布斯》、《财富》、《商业内幕》等杂志,每月都有数百万人阅读。 他的心理学最新研究发现,人的性格并非决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自我认知比性格更为重要,是成功的真正驱动力。他认为,构设“未来自我”有助于将来的成功。
巴西一名男子在修剪树木时发现,锯开的树干中居然有与耶稣相似的人像。有网民称其为神迹,也有人将它视为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有关的预兆。
衣索比亚有几十座由岩石凿成的教堂,其中一座盖在海拔2,580公尺的陡峭山壁上,人们每次去参访都要冒险攀爬峭壁,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教堂。然而,在过去千百年来,不断有信徒不畏艰难登上这座教堂,让人见识了信仰的力量。
因为只要心中存着“尊重”,就会自然的节制自己,就不会轻易的去侵犯别人的权益,相反的,还会去体会别人的困难,会去释放自己的善意。
谁能拒绝婴儿的笑容,看着他(她)们笑得一脸纯真灿烂,为“思无邪”下了最贴切的注解,而这个看似简单的注解,孔子却用了《诗经》的全部内容来阐述它。
即将举行大选的非洲国家蒲隆地(Burundi)日前驱逐世界卫生组织(WHO)的4名官员,因为他们涉嫌干预该国对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的处理。蒲隆地执政党总统候选人表示,上帝会保护该国人民免受这波疫情的侵害。
从一场意想不到的祸事中寻得幸福,这一切归于开阔的心胸和内省的自觉。如果能一直以这样的心态面对一切失意与不顺,内心就会更加平静从容了。换言之,那不就是逆境中取得的胜利吗?
也许一个人或者众多人认为的好并不见得是真的好,真正的好应该与善良同在,应该可以经受时间的考验,应该可以经受神佛与阎王的审判。
1999年的“四﹒二五”,距今整整21年了。对于那场和平大上访的记忆,仿佛就在眼前。纵使时间会慢慢老去,但“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永恒精神不会老去,她的善与纯正将会在天地间永放光芒。
Project of ideal city, by Da Vinci, 1485. (Wikimedia Commons)
知道牛顿、莎士比亚,与达芬奇这三个人都经历过大瘟疫,而且都善用了瘟疫期间的“社交隔离”,潜心创作,“出关”后都大放异彩,造福人类。这段中共病毒造成的“社交隔离”也许没有那么可怕或许还可以是你我探索自我的大好时机!
美国一项新的民调显示,有将近一半的美国受访者认为,这波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是神对人的警示,敦促人们回归对神的信仰。
知识应是像翅膀一样,助我们飞得更高,而不应成为框框。不管我们学了多少知识,都不应成为我们否定自己眼睛的理由。
源自于中国的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连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阿根廷也难以幸免。阿根廷科连特斯省(Corrientes Province)的天空日前出现人形奇光,有虔诚的信徒表示,这是圣母玛利亚现身来保护他们。
《圣经》中说,人类的第一次堕落,是源于人类的祖先亚当和夏娃受到魔鬼的诱惑,偷吃禁果,从而被上帝逐出乐园。因此,也可以这样说,人的失足开始于诱惑。而人类所处的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的诱惑,包括金钱、地位、美女、青春、才华,在面对这些诱惑时人该怎样选择呢?接受这些诱惑真的能满足人的灵魂吗?
原本以为美国不会被在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武汉肺炎所侵袭,不料在欧洲沦陷之后,美国也跟着陷了下去,而且来势汹汹,让原本不以为意的川普总统慌了手脚。
《启示录》第六组挂毯中描述的: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的宝座流出来。在河的两边有生命树,生产十二样果子,每月结新果,树上的叶子医治万民。不再有黑夜,因神来做光照。神所救赎的人要做王,直到永永远远。(维基公共领域)
什么瘟疫是被人类彻底消灭的?恐怕没有,有的其实可能只是暂时没有出现而已,萨斯(SARS)、艾滋病、鼠疫等等,至今也没有特效药,人类还是在延续最古老的隔离方式防护。人们越来越信仰科学、越来越自信时,瘟疫的爆发就是对“人定胜天”的最大否定,面对瘟疫,人可控制的因素微乎其微。
说也奇怪,生日一过,他似乎一扫一年来围绕在身上的无形阴霾,“我身上一种重重的‘物质’似乎不见了!”“好像从中了尾牙奖金开始,我的厄运就连连了。”
我确信没有见过郝劲松。当我出来关注维权法律业务的时候,郝劲松早已退隐江湖,他对铁道部等权力部门发起的公益诉讼,于我而言,更像风中的传说。
大陆一位政府机关公务员讲述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的体悟。
那年你带我上太平山顶,我的眼里是维多利亚港的醉人景观,你的眼里是对九七后的茫然与期盼。隔年你来台北,我带你上阳明山,双城都有美丽的山,亲吻我们的风,后来却很不一样。
人之立誓,不管你是出于被迫、无奈,还是有意、无意,上天都已谨记了这一切,都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一一兑现。只因人太迷于物质的享乐中,对善恶因果已不再相信罢了,但天道一定公平啊!
只要和改变、目标、梦想有关的事情,你就必须信任自己。这种信任就倾听改变的直觉开始,并且透过行动去荣耀你的直觉。我很感激自己听进了那个把自己当火箭一样从床上发射出去的傻想法,因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个想法而改变了。
dusk over calm lake with a canoe
今天,在车站等车,看到别离的一幕。 我扭头远眺,看要乘的公车到没到。没有公车的影子,但有一辆机场巴士到了。我旁边是一对情侣,很明显男孩儿要往机场赶。我用眼睛余光留意到,男孩转身前和女孩深深相拥。这并没什么特别,我低头继续看手机新闻。 ...
我们的肉身其实就是一个井,把我们困在里面而不知,而他又被各种各样的欲望,观念和执着心控制,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先天的本性。人为了满足这些苦苦争斗,造业无数却沉浸其中。
无论做什么事,心态最重要。上天的雨在告诉我,我不会背、不够大人眼中的完美没有关系,祂依然在守护着我。 单纯的觉知,那才是我最要守住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宝。
家中两个小小孩,总是打打闹闹,不是大的打小的,就是小的打大的,然后有一方就开始哭,两个小家伙的爸妈,其中一个就得去关切,她们也常趁大人不注意时,用小手手偷偷打大人。
认识咖啡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那是读书读得昏头昏脑的一天,来家里的二舅在夜晚泡了一壶咖啡,四溢的香气把我引出书房,喝下我生平第一杯咖啡,那直冲脑门的香,再加上糖、奶精的助阵,让我既惊又喜,世上怎么有这么香甜浓苦的东西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说。历经了许多挫折与不如意,他领悟到这个道理。若不要那些逆境,哪有享受顺境的快乐,以及在逆境中找到希望的机会。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并非每件事情都能顺遂,所以,只能顺应最好的安排,持续前进。
命令一道道的往后传来,饥饿、疲累、喘气,又加上死亡的恐惧,这是人类求生本能的一股特有的力量吧,每人都更快更快的加紧脚步。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加长了再加长,枪声不断的在响,时而也有流弹在头顶穿过,这显见的是山头躲藏的持枪者,是向这支队伍挑衅,部队一直保持着镇定,传令让大家肃静急走,赶快冲出危险区。这随时都会被流弹射杀的恐惧,我觉得全身的汗毛一直都竖立着。
那些担着重东西的人们,想离家时一定是恨不得把个家都挑出来,但没走多远的路,他们已是喘着气,脸色苍白得蹲下去了。带着幼小孩子的人们也一个个的掉落了队,出城没有走多远的路,已看出谁也不能帮助谁了。恐惧、孤单,一阵阵往心头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