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保护受迫害者 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

人气 36

【大纪元2012年0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5月3日,华盛顿国会山举行陈光诚紧急听证会,听证会进行了一半时,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的手机响了。他和会议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议员,来到会场旁边的房间里。不久,二人返回听证会场宣布:与正在医院中的陈光诚取得了联系。傅希秋将手机放在免提上,向全场播放,并担任翻译。

主持召开听证会为陈光诚提供帮助的新泽西州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说,“与中国沟通时,傅希秋的联系网络功不可没。”

《纽约时报》评论说,陈光诚先生的命运不仅让世界聚焦了中共(政法委)的镇压能力,并给白宫制造了一场外交偏头痛,它也给傅先生的组织“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带来一些益处,此时正是人们呼吁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的地下教会成员在受镇压的环境中实践信仰、异见者群体展现更大动作之际。人们也关注到中国基督教律师、牧师和教会成员在人权维护行动中发挥的作用,包括“对华援助协会”有时协助受害公民逃离中国。

促进中国的民主和法律改革

傅希秋是一名前英语教师,在1997年逃离中国。2002年,傅希秋夫妇创立了对华援助协会。两年后,他们成为美国公民,并搬到德克萨斯州米德兰市(Midland)。米德兰是石油重镇,也是布什总统和夫人劳拉的童年故乡。米德兰人关注全球范围内基督徒的遭遇。除了负责筹集对华援助协会年度140万美元的运作资金,当地居民还在对华援助协会的董事会里服务,为中国被关押的信徒家庭提供资助,并资助30余名辩护律师,这些律师愿意踏进中共的法制虎穴,为受迫害者提供保护。

第三代石油商道格.罗宾逊说。 “希秋告诉我们在中国发生的可怕事件”,“他传达的信息相当有吸引力。”

傅先生经常在全市大型教堂演讲,并且极具号召力。上个月在米德兰乡村俱乐部举行的年度对华援助协会晚会上,傅先生说,他希望募集20万美元。结果他收到了近两倍的捐款。傅先生说,“每年都有几次,陌生人走进我的办公室,并签下10万美元的捐款支票。”

也有人批评傅希秋党派化,如他指责奥巴马政府“放弃”陈光诚先生,使陈光诚离开了美国大使馆的保护。傅希秋回应说,他与共和党的密切关系部分是出于务实的考虑。他说,民主党并不总是对他的事业有兴趣。他表示,“我从来没有偏向哪一个党,这样做会对我们的努力是一个灾难。”

《纽约时报》评论说,事实上,许多主流人权组织称赞傅先生的勇气,并说他促进中国的民主和法律改革的工作确实令人钦佩。中国人权观察主任索菲.理查森说,“中国的环境在恶化,大家都有责任出手。维权活动没有单一模式。”

纽约大学法律教授杰罗姆.A.科恩(孔杰荣,Jerome A. Cohen)安排陈光诚获得奖学金,到纽约大学法学院就读。他评价傅先生说,作为一个中国流亡者,傅先生是身在中国境外仍和中国保有关联的罕见例子。“希秋的经历表明,如果出来时还年轻,并且灵活,且有足够的动力,你可以有所作为。”

六四屠杀带给傅希秋的信仰危机

傅先生的个人经历是他成为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倡导者的部分原因。1989年他带领聊城大学的同学们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了民运抗议。

后来军队暴力镇压了学生的请愿活动,傅先生受到审讯。​​大学校长、他的导师、他的同学出卖他以保全自己时,引发了他的信仰危机。

一天晚上,一名基督教外籍教师带来的一本书吸引了他,书中讲述了一名瘾君子如何脱毒,并为赎罪建立了一个药物治疗中心。“我意识到,只有圣灵的超自然力量可以帮助我,”他说。

写了无数检讨后,傅先生躲过了(中共)严厉惩罚,并最终与一个同学(后来成为他的太太)一起搬到了北京。他在共产党中央党校教英文,与此同时,夫妻也在一个秘密“家庭教会”带领敬拜。

对于白天为无神论政府工作、晚上传福音的不协调生活,傅先生腼腆地笑着说,“我是神的双重间谍”。

1995年,警方发现了秘密“家庭教会”,傅先生和他的妻子被拘留。他们被拘留两个月,每天受到长时间盘问,和长达10-15小时的体罚。如果他改变姿势,其他囚犯就殴打他。

获释后不久,夫妻俩开始筹划出逃。当时他的妻子蔡女士怀孕两个月,但没有从计划生育部门取得生育许可证,傅先生担心可能会遭到强迫堕胎。他说,“我们的一些朋友就是这样。”

夫妻逃亡香港 现在营救他人

在公安局工作的一个前同学警告傅希秋说,他即将被捕。为了逃避盯梢的人,傅先生从卫生间窗户跳出,蔡女士化妆后逃走。他们到了农村,一名信基督教的警察接纳了他们,还有另一名信徒是国营旅行社的主管,安排他们得到护照和文件逃往香港。

8个月的等待后,在1997年夏天,傅希秋夫妇获得了美国政治庇护。他们和刚出生的儿子在费城定居,傅先生在当地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就读,并建立了对华援助协会的雏形。

现在,该协会有5名员工和一个志愿者大军。在中国,傅先生的支持网在扩大。多年来,它已经帮助十几人逃离中国,包括傅先生本人70多岁的老父亲,他因儿子的活动已受到警察的报复摧残。傅先生的最近期救援对象是重庆的房地产开发商李俊,(李俊被薄熙来打成“黑老大”而流亡海外。)

对华援助协会的坚韧和组织能力已经惊动了共产党,中共官员似乎特别受到惊扰。

对于中共高层安全官员伸出的触手,傅先生说:“我很高兴迎战它们,我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见过它们,不只是在中国。”

相关新闻
金融时报:陈光诚逆转凸显中共高层分裂
对华援助协会紧急声明“陈光诚走出美国大使馆”
英媒:陈光诚事件奥巴马遭各界批评质疑
美国会听证痛批官员北京谈判幼稚、不及格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