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女儿:借我手机的男同学从此消失了

人气 51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6月15日讯】因受到中共当局的迫害,知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儿格格及儿子天昱,逃离了家乡来到了美国。看中国记者专访了高智晟的女儿格格,她谈及了她自己和家人在中国时遭受的身体及精神上的种种迫害,包括大批警力日夜监视一举一动、学校参与迫害、一名男同学因为借她手机从此消失……。

七名警察监控格格上学 学校参与迫害

格格回忆道:我在中国的时候,那时,我是一个十三、十四岁的小孩子,我受迫害的情况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我爸爸是一条主线,然后连带着我妈妈,因为大家都是有良心的人,所以都不会想像到警察会欺负一个小姑娘,所以大家都很容易把我受迫害的事带过了,因为大家都觉得没有人会就是昧着良心欺负一个小孩子。

我那时在北京和平街第一中学上学,那段时间大概有六、七个警察跟着我上学,我们坐着一辆商务车,然后前面有两排,我坐在第三排,旁边又是两个警察,旁边都是坐满的,警察跟着我上学,我的前窗和后窗都是有玻璃的,四个人在我前窗,三个人在我后窗,这样子监视我上学。

学校里,我的老师也参与了迫害,我个子很高,我当时在班里女生中算是个子最高的,可是我要坐在第一排,坐在班上最前面的最中间的一个座位,方便他们好监视我。

我们那个时候,学校大概有两千多个学生,所以,我们有两个教学楼,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平均是一个教学楼一千个学生。我们那个教学楼有三层楼,但是因为我的关系,只有我们初二年级可以在那边上课,其他的学生全部搬到另一所教学楼,两个教学楼之间大概有一个操场这么大,隔一个操场这么远,所以我们那个教学楼二楼和三楼是完全荒废的,我们那个时候都知道,二楼三楼是有警戒线的,一上去呢,桌椅是非常乱的,一片狼藉,是完全荒废的,只有一楼是供我们初中初二年级使用。

借我手机的男同学从此消失了

女厕所的房门被警察把锁去掉,他们如果想推门进去是完全可以看见女生在上厕所,因为隔间是没有小门的。

因为之前发生过一次我找我们班一个同学借个手机,我躲在厕所里打电话,这个被发现以后,厕所整个大门没有锁,小门全部没有。当时,在警察和老师的高压下,班上同学不敢跟我说话。那个借手机的同学,我就跟他说,我说我求你,你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手机,当时全班只有他一个人把手机借给我用,结果被老师发现了之后,这个男生再也没有来上过学,这个男生从那一天开始到我初中毕业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还记得有一次,老师让我从班里出去说让我帮她拿一个东西,帮老师取一个文件,取一个文件我就回来了,可是我提前回来了,我发现老师在给全班同学开一个会,这个会说的是什么呢,这个会说的是,老师要全班同学明白这个厉害关系,我的家人是政治犯,大家跟我之间要保持一定距离,如果谁跟我说话,老师说谁是有可能进监狱的。老师说,你们看看,她身边都是警察,跟她说话是要进监狱的,要大家全部小心。

老师还说:我们初二年级一共只有三个班,这番话不只是跟你们说,我还会跟另外两个班说。我当时听了心里非常伤心,但是你没有办法,你还是要继续上课。

我个人觉得这个老师没有起码的师德,没有为人师表,他没有觉得,我要心疼你这个学生,我知道你不得已受迫害,我要保护你,我觉得他并没有,我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良心的老师。

打电话给胡佳叔叔 遭男警当众殴打

那个时候,我不断的想尽办法跟胡佳叔叔还有滕彪叔叔他们联系,有一次,那天是中午,吃饭时间,所以全校学生,都在操场上玩,大概有两千多人。我就跟我的同学说,我说你帮我看一下他们,我要用公用电话给胡佳叔叔打一个电话。因为这时警察都吃饭了。同学就给我看着,我正在给胡佳叔叔打,我同学跟我说,格格,把电话撂了,他们来了。但我那个时候刚给胡佳叔叔打通,这个机会我要把握住,于是我就抓紧时间,抓紧那几秒钟,给胡佳叔叔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一个男警察过来了端着一个水壶冲我就是一巴掌,全校都在看,当时我同学也都吓跑了。他们打完我之后又当没事人就走了。

结果当天放学的时候,我非常饿,我说我可不可以去学校旁边买一个零食,他们跟我说不可以,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可以,他们就是一下把我推倒,推倒之后七八个警察上来拳打脚踢。就在学校门口,而且当时是放学时间,只要出去路过的同学都能看到我被他们拳打脚踢。

最后是把我像抹布一样扔到他们车里。我前排的一个警察故意把他们车上的保温瓶,一个暖水瓶给碰倒,那个水就流了我一裤子,当时非常的烫,我的身上一些地方被打得青肿,痛,但是我心里的痛更难受,他们没有理由,当众去打一个小姑娘,真的是没有人性。

他们打我,一个有人性的人看到,都会觉得它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可是他们,却可以当众把这件事情做出来,就像野兽一样,甚至比野兽也不如。

那时候我才十三四岁。这事我没有跟我妈妈说,我不想让她担心。

家中住满警察 洗澡要开着门

有一次我要洗澡,但是他们要开着门,因为他们都住在我们家里,需要看着我们,我就听见他们在骂我妈妈,当时我在洗澡,我听的不真切,听他们在骂我妈妈,我当时觉得太屈辱了,我一下就爆发了,很大声的尖叫了一声,我就觉得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呀?

我们家整个都是空的,能被他们搬走的东西全被他们搬走了,我们家那个时候住的房子很小,却住满了警察。我们家室内有8个,楼道里,我们三楼两个,二楼两个,一楼两个,然后呢中间的那个隔断也有两个,楼道里面就有八个人,室内有8个警察,楼下盖了一个小房子,也住满了警察,再往前500米就是一个派出所,那就不说了,成百个警察,我当时觉得太屈辱了。

他们每天写监视我们的日记,我们家吃饭了,我们家干什么都要写日记,我就觉得他们太不把我们当人看了,我妈妈在那边哭,他们在那边骂我妈妈,我在这边洗着澡,我是一个小姑娘,我必须把门开着让他们看我洗澡,我觉得太受不了了,我那个时候小,但是我那个时候心里坚信着我爸爸做的事情是对的,我就觉得我们家不能受到这样的待遇,这样的侮辱。

老师说弟弟创伤需看心理医生

格格继续回忆道:弟弟天昱比我小得多,受到的伤害在今天还存在。弟弟刚刚生出来的时候可活泼了,上幼儿园的时候也高高兴兴的。但我弟弟现在就是因为警察不让别的小朋友跟他玩,他一出门都有警察跟着,小朋友也不敢跟他玩。我弟弟现在很孤僻。

我弟弟的老师也写信给我妈,说天昱这孩子心理有创伤,要看心理医生。上上个星期还给我妈妈写信,说这孩子啊,希望他能够找一个心理医生聊聊天,说这孩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心理创伤,非常脆弱。

有一次我弟弟丢了,我妈妈急的发疯,找的天都黑了,北京人又那么多,而且中国是人贩子最多的地方,我妈妈急的发疯,那些警察还拦着我妈妈,总之,我觉得那些警察,我不知道他们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体系内生活,但是我觉得他们良心是完全没有的。

300手印事件令人鼓舞

河北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300村民在今年2月份,按手印要求释放被当地政法委抓捕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在中共政法委强行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下,这起事件反映了中共政策与民意的抵触。事件震动世界,格格也谈到了她对这件事的想法。

她说:从300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我觉得我爸爸做的事情说出了大家心底最想说的话,做出了大家心底最想要的东西,我觉得,他最开始做的时候,趋势并不是很明朗,大家有惧怕政府之类的怕心。现在听到这个我觉得……非常开心,就是说中国非常偏远的小村庄的人民也开始追求心里想要的自由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这也说明大法弟子这么多年也是在做努力,一直在讲真相,我觉得是有效果的,而且是有非常大的效果的,我感到非常开心,也很支持这些村民们的正义行动。

希望中国人能够早日觉醒起来,能够意识到这个真相,因为大家心里都可以算一笔账,很清楚这笔账,大家想想中国政府有多少人,中国军队有多少人,他们加起来有中国百姓多吗?没有,如果中国百姓全部站起来,怕什么呢?我们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百姓是最坚强的了,我觉得这笔账很清楚,只是大家意识到这个或者大家愿意站出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那我觉得我很高兴大家已经慢慢意识到了,并且大家已经愿意慢慢做一些事情,觉得人权啊自由啊,才是我们心里追求的东 西,我觉得非常高兴。

请释放孩子们的父亲

我觉得政府呢,我站在一个小孩子的角度,你们可以问问你们的良心,一个小孩子从两三岁的时候,就没有爸爸在身边,一个小孩子从十几岁的时候,在青春期在心里有非常多的事情要跟爸爸去叙述,去询问爸爸的意见,需要爸爸帮助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的妈妈,一个女人,在她最好的年纪三十多岁走向四十多岁,她需要她的丈夫在她的身边,需要她的丈夫去支持,需要她的丈夫跟她一起去生活,但她什么都没有。

我想问一问这些政府官员,如果你们的孩子,如果你们的爱人是这样,你们心里会怎么想,我觉得你们可以对别人没有良心,你们就问一问你们的家人,我就希望你们能做一些好事情,中国有这么多被关押的人,你们应该让他们说说话,这没有什么的,如果不让他们说话,就让他们跟家里的人团圆吧,这真的是一个很小很小的要求,只是让他和家人在一起,这是非常合人性的。

我有些话很想对媒体啊,还有对关注我爸爸的人讲。我们最近最新的案件就是陈光诚叔叔到美国,大家都知道,我当时很开心,媒体也非常多的报导,我希望大家能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人获得自由的案例。

陈光诚获得自由是因为美国政府的推进和各种媒体的大量报导,我希望大家把这个作为一个人获得自由的案例,我们可不可以把这个当做一个范例,去解救更多的人,一步一步的达到我们的目标,我希望这些媒体能继续关注这些还在被中共关押的人,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我爸爸,我知道新闻是有时效性的,可能关注关注,大家就淡了,但是我作为一个女儿,我非常非常急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我爸爸,有一天我全家能够团圆,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尽力的为中国的民主奋斗,去把这些能为中国民主说话的、能为这些百姓做主的、把这些好人全部给救出来。

注:中国知名律师高智晟,曾代理各种维权案件,其中包括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并公开向中共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但高智晟也因此遭到当局迫害,目前仍被关在监狱里。

(责任编辑:郗古韵)

相关新闻
当局拒高智晟家属会见 称3个月教育期未满
耿和:担心高智晟可能被迫害致死
耿和:是什么力量支撑着高智晟
纽约将举行“全球营救高智晟联合行动”新闻发布会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 国会躺百兵 疫情超严峻
【财商天下】马斯克对决扎克伯格 挑战数码霸权
【西岸观察】杨安泽选纽约市长 再提发钱政策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思想领袖】格雷内尔谈大选争议与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