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香港女教师林慧思的选择:继续发声为公义

林老师事件是2013年香港最轰动的大新闻之一 林慧思:痛心港人被中共蒙蔽

7月14日对香港元朗小学教师林慧思是命运改变的一天,在当天的香港旺角行人专用区,她凭着良知,在现场为青关会成员公开欺负法轮功真相点学员而警方故意不作为—-这个不公义事情大力发声。正义的呐喊在她生命中泛起了巨大的涟漪。在承受着接下来几个月,从遭中共地下党香港特首梁振英将此事件升级到让警方重案组调查到中共派人在她家门口撒阴纸的死亡恐吓等多番卑劣打压。大纪元图片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12月22日讯】(记者吴雪儿采访报导) 《编者按》7月14日对香港粉岭小学教师林慧思是命运改变的一天,在当天的香港旺角行人专用区,她凭着良知,在现场为青关会成员公开欺负法轮功真相点学员,而警方故意不作为——这个不公义事情大力发声。正义的呐喊在她生命中泛起了巨大的涟漪。在承受着接下来几个月,从遭中共地下党香港特首梁振英将此事件升级到让警方重案组调查,到中共派人在她家门口撒阴纸的死亡恐吓等多番卑劣打压中,她痛苦挣扎过,最后她选择了继续发声,因为以她的认知,这是直面中共的唯一出路。校方批评她不是学生的楷模,她却想当香港市民的楷模,一起守卫香港的核心价值。

若重新再选择一次,林慧思仍选择发声,“做得不对,我就会出声……但那刻真的忽略青关会对法轮功的打压,真是不可能的,这件事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为何可容让这些事情发生而他们(警方)却置之不理……市民支持我,于8月4日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这是积了很久的爆发点。”

中共利用其控制及渗透的媒体,在全球范围内抹黑林老师,并在网络上传播已被有意裁剪及过滤当日事件的关键内容—即中共青关会欺侮法轮功真相点学员时,香港警方在中共江泽民集团扶植的地下党特首梁振英授意下故意不作为等视频镜头,中共误导舆论、造谣抹黑林老师的手法,激起香港社会愤怒,2013年众多香港民众都认为林老师事件为香港十大新闻之一,对香港社会产生震动。

事件发生后,在接下来的学期,林慧思一直在休假,没有上学。“为自己也是为学生,受了那么多的压力,需要处理一下。”有一段时间觉得压力特别大,她去看医生,医生觉得如果太快上学,不知道林慧思在学校内会受到什么对待,也不知道对手会做些什么事。医生希望林慧思有更好的心理素质才回校来面对挑战。

学校方面也受到干扰,主要是电话,开学期间,有几天学校3条电话线全都给干扰电话占据,一天几千个电话,电话不停的响,学校电话都瘫痪了,而打电话来的都没有名字的,只是一个姓氏,“打来都是投诉我的,说什么可以给这样的老师继续在学校任教,为何不开除她,重重复复、长篇大论在占时间,因为学校是公众机构,所以要接听!”

林慧思说,同事很好,想隔开她和他们正面接触,所以不需林接电话。她其实有建议过请朋友帮忙接电话,但同事们还是自己处理了。进行干扰的人很想找到林,所以不断问林什么时间复课,写信去教育局和操守议会等,写了一堆,现在在处理。

林慧思认为对学校的攻势,对学校,对小朋友是不公平的,“他们在学校读书,我不想他们不开心。我对小朋友要负责任,保护他们不受伤害,纵使我在这段时间受很多痛苦,我也不希望小朋友因为我而受影响。我虽然在休息,我还是要调节我的心情。我外表看来坚强,心也会跟自己说要坚强。”

“前天上街,有人就当我的面骂,这个骂我的人,边骂我‘为人师表,教坏细路(小朋友)’,却一边自己用行李占据坐位不让别人坐,那个情景挺‘特别’,面对这些我的情绪依然波动,我知道要调节,因为我以前没有遇到过迫害。”

中共派人在林老师家门口撒阴纸,进行这类流氓黑帮式的死亡恐吓。(大纪元图片)
中共派人在林老师家门口撒阴纸,进行这类流氓黑帮式的死亡恐吓。(大纪元图片)

林慧思老师到现在仍有见心理辅导员,“见他们时,心情都不太好,因为讲到自己受干扰,现在仍在发生,上星期才有人撒‘溪钱’(冥钱)在门口、收5封恐吓信,其中一封信内含刀片。信中的内容称自己是共产党员,认为我不应该骂中国共产党,要我赔偿一些代价,我已经报警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平静过

不少人以为林老师事件已经平静了,“其实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平静过,只是次数少了,但始终他们是一批人专职去做这件事情,变成了一种常规去迫逼我。我能够承受,不代表我身边的人能承受得了。我很想顾及别人的感受,但我顾及不到,因为对方搞我身边的人时,我身边的人的理念不一定跟我一样,他们不一定理解……”

“我家人很硬,他们不会搞我的家人,他们会发声,会把对方的恶行曝光。主要我想是学校方面,不知道学校的同事受了多少压力,我不能代表他们说话,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感受是什么,但至少在8月中至9月,学校有呼吁说不要干扰学校,应该是他们有受到干扰,否则也不会在接受媒体采访说这些。这事应该告一段落。……我很难过是学校不把这些实况讲给他人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应干扰学校,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她续说。

林慧思还要面对很多的跟进,“例如梁振英说要交报告,他们是拖字诀,我要求看报告,我有这个知情权。另外,专业操守协会收到大量的投诉信,要求我去自辩,去耹讯,也是很繁琐的事。”

林慧思说,理解学校是有压力的,“它有压力就会给我,学校受到这些投诉后,给我口头警告,说我为人师表,没有做好教育的模范,成为学生的楷模。当然学校发声明时,也是说我严重损毁学校的声誉。但口头警告就没有讲。”

希望学校行公义

“学校到现在都坚持指我损毁校誉,好像他们是站在对方的立场。对于学校的指责,我是不接受的。他们用了很多例子,都是对手所用的例子,我觉得对我不公平。我有我的言论自由,今后我会如常生活,希望学校行圣经上的公义。这一刻我看不到,公义还未为我伸张,我觉得很委屈。”

学校没有直接要求她辞职。因为不合乎程序,但有压力,“没有叫我辞职,但就说,为对同事公平起见,对学校感恩,将来学校受什么影响,希望我考虑‘先走’,但没讲‘先走’的定义。学校没说明是让我转到别的学校,还是直接辞职。”

至于同事的态度,她还不清楚,个别和她友好的同事有来探望过她。有一些同事很正义,碍于她们的身份,私底下会支持她,要走出来发声就可能没有这种勇气,但她可以理解:“教书真的很大压力,加上学校现在这种状况。她们有她们的忧虑。”部分同事还是对她很好。

林慧思指,部分老师有很多规范,认定讲粗口,其它不看,学校也是这种态度:“我只知道你讲粗口,其它的‘仗义执言’我不管,也不会表态到底你是对还是错!这是很鸵鸟的看法。逃避真实的一面,反而执著不是重点要看的事。”

被攻击不是因为讲粗口

林慧思认为现在一直受到攻击其实不是因为她当天讲了粗口,“而是因为我讲了一些中共好唔啱听(很不合听)的话,它觉得峎耳(刺痛耳朵)!它觉得它的恶行由一位老师讲出来,担心影响很大,所以继续对我没完没了。我觉得中共多年对民主进程,对人民都很专政。它担心这个影响后遗症很大,所以陆续都在社区散播谣言,针对我讲粗口来说。”

林慧思的失望

事件发生后,林慧思感慨真相被掩盖:“其实我觉得很多市民,甚至网民都相信了一些小手段,听片面之词,指鹿为马,正面的事不去讲,反而执著一些小的事情不断扩散,令市民看不到真相。甚至我身边很多朋友告诉我,他们看片就只看了剪接的片段,详尽的版本就未看过。这让我很失望。”

“这次事件,部分传媒令我很失望,除了《苹果》和《大纪元》之外,其它的报纸都是把共产党的恶行隐藏,无线新闻也对我不公平,总把我称为‘粗口老师’,这是洗脑的一种常用方式。”她续说。

林慧思痛心:港人被中共蒙蔽

林慧思认为,最痛心的是香港市民被中共蒙蔽,而且数目不少。虽然很多政党及团体也发了声明支持她,但仍然很多市民被误导,“这显示香港市民其实很不了解中共,我希望港民思考,今天是林慧思,将来就是其他人。你太容易相信政府或中共的说话,受苦的就是香港市民。”

以前林慧思在书本上知道共产党如何建政:枪杆子出政权。现在中国有很多没有面对的历史伤痕如六四、文革等。而她眼中的香港是一块福地,跟中国是一国两制,香港有其核心价值,香港人也不一定不知道,只是为了赚钱,或是觉得没有影响到自己。“中共的手段从来没有变过,有人说它已经进步了很多,但从新闻上看到,我的认知是,它没有变过,它还是一党专制的国家,我一直觉得在香港很幸福,还有发声的权利,但我发现我要发声时,我会被灭声,我现在亲身、直接感受到被迫害的惨况。”

有部分香港市民因为林慧思事件而醒悟,但林慧思认为,人数还是不够,她希望一个传十个,十个传一百个,让港人有一种警醒的态度。“赚钱重要,家庭也重要,但这些与你的生活事事相关。共产党如果你不用一个民主的制度抗衡的话,它会慢慢侵蚀你的生活,香港的核心价值就全没。”

她续说:“共产党现在在经济上与很多国家有密切关系,连台湾也是与中共有很密切关系,但始终政制方面是有不足,所以我觉得唯有结束一党专政才有一个新的希望和景象。我挺担心香港人被中共的一套思想侵蚀,所以我觉得香港人更加要团结一点,要步步为营。”

面对中共像对黑社会

从电视、新闻的感受到今次直面中共,林慧思形容感觉“好像面对黑社会,原来他们的手段可以这么卑劣!但我们手无寸铁,只能发声,如果我们不出来告诉市民实情,这个冤屈就很不值得,在香港仅有的发言权,我一定要表达出来。不要给他们觉得你好欺负,就把你搞得不能说话为止。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挣扎过,想过是不是需要收声,坦白说校方也劝过我最好不要说那么多,否则就没完没了!但他们不明白,根本共产党就是想这件事情没完没了。”

“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我就跨越,当然跨越后压力也会过来。有很多朋友有不同看法,并告诉我,你的心可以继续抗共,但你可以不出声,但其实没有用的。前几天也有一些朋友,他们在静静地抗争,我觉得没有可能。他们提议说,阿思,你不要做一块石头,你做中共的石头,它觉得你顶着它,它觉得你是一个力量,它就会对付你,你不如把你自己变成散沙,变成无力量,它就不会搞你!”

林慧思不认同朋友的“散沙论”,“其实这样它不就成功了!它就是想你从石头变成散沙,你散了它就得逞,它就继续可以向其他人开刀,或是做给香港市民看,我做到了,林慧思已经给我打得从一块石头变成散沙。我觉得对其他市民是不负责任。当然有一些人会担心小朋友会否学老师那样硬,但我觉得我不能只为学校想,而是要为全香港市民想,如果我都被击倒,他们就站不起,我唯有‘顶硬上’!”

做不了散沙

林慧思希望可以成为一股力量以不同方法抗共:“我希望可以凝聚到身边的朋友,大家都有心抗共,但没有方向,很多朋友会说,我们要合在一起对抗,维护香港核心价值,但都是凝聚不到一起。我有想过做散沙,但我应该做不到!……我们不可以中它的圈套,你不出声,它会以为成功,但成功了它也不收手的。这是香港人低估中共的手段!所以无论如何要企硬。”

在这段难过的日子里,让林慧思最感动的是学校家长的不断支持。她记得最低潮是整个9月份,“一天我很不开心,上街市买菜,碰到一位家长,她见到我时很激动,她很支持我,但见我久久没有上学,大家相拥而抱,都忍不住哭出来,那一刻觉得很感动,原来身边有一些家长明白、理解我的,只是见不到我,表达不了。”

图为学生送给林慧思老师的生日卡。(学生家长)
图为学生送给林慧思老师的生日卡。(学生家长)

香港有学生家长把小朋友写的感谢卡拍下来发给她,“有几位家长对我说,很担心我支持不住,所以把小朋友的感谢卡拍下,希望我可以坚强点。都有家长很明事理。这也是我尽的努力,我拿了一个卓越教师奖,不是我一个人拿,而是5个人一个团队去领奖。当时心里也想,自己是不是家长心中的好老师,直到发生了这件事,我不能上学,才发现原来他们如此珍惜我,让我感到我的功夫没有白费。”

信念支持她走下去

“为何能支持下去,有时是一个比较,虽然我在香港被迫害,但我的情况始终比国内的异见人士幸褔,最起码我在香港还受到市民的保护,会看着我是否有事。相比下,国内异见人士如李旺阳都那么坚持。或是一些民运人士,法轮功我也很欣赏他们,他们都可以站得住阵脚,他们受的迫害怎么会比我少!”

信仰也一直引领林慧思,“圣经里知道耶稣受尽很多迫逼,我想没有人比他痛苦,他对专权的政府都会斥骂,我以祂为荣,有时我会有信仰低潮,我现在被打压,耶稣可否帮我也不知道。我也会埋怨,说自己身心很痛苦,但有时要不断提醒自己,耶稣是一个好的榜样,他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他还是很坚持,当时他面对罗马政府,现在我们面对共产党,原来历史是不断重复的!”

很多男性朋友认为,林慧思最好还是做回一位小女子,不要走到那么前,“他们是很疼我,不想见到我受苦,但我觉得如果这样,我就等于认输,市民都不会想见到这样的我,当然学校批评我不能成为学生的楷模,但我觉得我应该成为香港市民的楷模,成就自己的理想。”

如果重新再选择一次,林慧思仍然会选择发声,“做得不对,我就会出声,做得对,我当然不会骂。但那刻真的是,要忽略青关会对法轮功的打压,真是不可能的,这件事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为何可以容让这些事情发生而他们却置之不理,是不可能的事,又或是这次的事有没有进步,我见警察好像多做点事,但为何要搞到如此地步才做事呢?这就是市民的力量。市民支持我,于8月4日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这是积了很久的爆发点。”

8月4日香港市民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声援林老师,呼吁特首梁振英下台。大纪元图片
8月4日香港市民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声援林老师,呼吁特首梁振英下台。大纪元图片

8月4日香港市民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声援林老师,呼吁特首梁振英下台。大纪元图片
8月4日香港市民走到西洋菜街,有3千多人,声援林老师,呼吁特首梁振英下台。大纪元图片

对于是否对事件有后悔过,她说,“对于自身来说,就是说了那句粗口,但下次我见到我都会出声,甚至我下次再聪明点,告知更多的市民希望他们都到现场帮忙。”

林慧思最希望复课,若遇到压力时,有市民能帮她,“我不希望学校只是收到投诉电话,令他们以为我做了一件很错的事!”她希望复课顺利,如果不顺利的话,“也希望耶稣给我一颗坚强的心,做一个好老师,做一个好老师也不一定在学校,可以在不同渠道,可以教育市民关心社会的媒体,希望有言论或声音可以影响市民日后会为公义发声,不要只是我一个人,一个人走这条路太独单,希望可以多些人团结在一起。”

评论
2013-12-22 10: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