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新变种 三角洲学生齐反对

网路时代霸凌新形式 三角洲学生“围上粉丝带” 积极反霸凌

【大纪元2013年02月24日讯】 前言:去年10月,大温地区15岁的Amanda Todd因无法承受网络霸凌之苦,选择在高桂林港家中自杀。严酷的事实将网络霸凌的危害从幕后推向前台。

(大纪元记者朱宇明温哥华编译报导)今年2月20日,来自大温的加拿大女子网球选手Rebecca Marino宣布挂拍,并承认此番挂拍与去年被迫休整半年都是因为受不了网络霸凌的打击。种种事例说明,网络已经成为霸凌和反霸凌的重要战场。
  
网络霸凌实施者采用匿名手段,在网络上散布恶毒言辞。唇枪舌剑可以伤人,尽管网络是虚拟世界,但其危害与现实生活中的霸凌相比不遑多让。据Surrey Leader报导,位处低陆平原三角洲的学生,正积极参与反对网络霸凌的活动。
  
Olivia Reshetylo是三角洲中学12年级的学生,她说,Amanda Todd事件在低陆平原激起反响,反网络霸凌活动在低陆平原全面开展,并向全世界蔓延。“很不幸通过Todd的悲剧人们才认识到网络霸凌的危害。不过我知道不少人已经注意自己在网络上的言辞,他们不想成为不幸事件的推手。”
  
网络霸凌是最近显现的霸凌变种。三角洲学校局为此与警方以及三角洲反暴力委员会一道,发起了“围上粉丝带”活动。在2月27日“粉色衣衫”反霸凌日,学生可以下载一条“粉丝带”图片,作为手机屏幕保护,图片上写有“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停止霸凌”的字样,提醒学生反对霸凌。
  
Seva Aujala是北三角洲Seaquam中学的学生,同时也是三角洲警方青年咨询委员会(DYAC)的成员。她说,“每当你拿起手机看时间,图片就会显现。”Aujula说,小孩在推特等社交网络上匿名注册一个账号的现象太普遍了,有了这个账号,他们就可以散布有害评论,从而伤害其他同学。对于正在试图融入朋友圈的10多岁小孩而言,恶评可以造成很大伤害。
  
Aujala在小学阶段曾受过欺凌,上高中后,因为参与反霸凌活动,与校长和警方“走的近”,受到更多攻击。“我曾经被人称为告密者,等等头衔,令我困扰。围上粉丝带活动开始了,我想参与这个活动,同时也希望别的同学不用经历同样的困扰。”
  
三角洲学校局和卑诗消除霸凌活动一道合作,出台了一个“反霸凌十策”,与省府的培训相结合,作为反霸凌预防教育的一部分。三角洲学校局主席Laura Dixon说道,“这些活动的宗旨是培养学生的端正行为,消除学生在特定情况下产生的苦恼情绪。”
  
Dixon说,前瞻性、预防性的措施远比被动应付有效的多。如果老师、同学发现苗头,往往可以制止悲剧的发生。但Dixon警告说,不能对任何小事都疑神疑鬼,将其全当成是霸凌的征兆。“有时候同学间玩笑过头,或者不肯交流,可能会被误以为是霸凌的征兆,其实不过是行为方式不同而已。”
  
Reshetylo三年前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落入霸凌范畴,通过参加“领袖能力学习”,她加入了反霸凌的行列。“我想当时我错交了朋友,后来我认识到,我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仅仅停止犯错还不够,我要积极改正错误。”Reshetylo说,反霸凌靠寥寥几个人不行,因为学生往往受同伴的影响,必须每个人都参与行动,才能形成合力。“霸凌总会存在,重要的是周围的观众应该站起来反对霸凌。”
  
今年三月,三角洲警方青年咨询委员会(DYAC)要在三角洲小学中开展一项名为“关注网络霸凌”的活动,给孩子们打打预防针。Reshetylo说,“首要问题是讲如何远离霸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网络上,你希望别人以礼相待,自己也要同样对待别人。”活动还要教授学生自保措施,一旦网络霸凌发生,如何封闭别人访问自己的账户或使用私密设定防止信息外泄等等。
  
Dixon将霸凌比作学生间的角力,往往是一方强烈的安全感缺失,想要欺凌别人寻找平衡。“如果我们不能从双方身上找出症结所在,我们永远无法摆平霸凌。”Dixon说,不找出问题症结所在,教师或者成人强制“和谐”霸凌者和受害者,是最差劲的做法。
  
“为何一方易受伤害,另一方频频施暴?如果不能找出症结,我们恐怕无法改变他们的行为。”Dixon说。 ◇

责任编辑:何坚

相关新闻
温高端公寓楼面临烂尾 债权人保护延至12月
西温教师被感染 向劳工安全局提出索赔
省选启动 疫情中选举以邮寄投票为主
原住民投诉省卫生局 染疫信息不透明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拍案惊奇】联大北京自卑 老任坐牢18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