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学术诈骗 付钱就能出版论文

人气 435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田清编译报导)在一个网络诈骗频繁的时代,不可避免地这些网络诈骗活动入侵学术界,创造了一个伪造的学术环境,有着似乎响亮名号的学术会议和与知名期刊几乎同名的假期刊泛滥,只要缴钱什么都可以出版,仿彿科学界的诈骗世界。

《纽约时报》报导,被选择在“昆虫学-2013”(Entomology-2013)会议上出场的科学家们以为,他们是要向昆虫学专业协会的科学家们发表演说。

不过他们发现被骗了。他们脑中广受学术界认可的知名会议与上述会议的名字稍有不同,它是:“昆虫学2013”(中间没有连字号)。而这些科学家发表演讲是透过电子邮件答应参加,而不是由著名的学者审核。愿意上台演说的科学家之后被索取高额的费用,付钱的人都可以上台,这个经验以后可以美化履历。

这些科学家们落入了假学术的平行世界中,这个仿冒的学术环境有着知名的学术会议,而且还有赞助活动的期刊。许多期刊和会议的名称和历史久远的著名出版物和活动几乎一样。

古德曼(Steven Goodman)是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长兼教授,也是《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s)期刊的编辑,他的期刊就有仿冒品,古德曼把这种现象称为“开架阅览(open access)的阴暗面”。开架阅览的最初目的是能免费取得学术著作。

发表科学文章的期刊本是由专业协会或机构出版发行,几乎完全依赖订阅收入来经营的传统模式。在网络时代转变成为依赖于作者或他们的支持者付费,让他们的文章在网络上发表,而且任何人都可以阅读的开架阅读模式,最近几年出现不少这样的期刊和会议。

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希望引起警觉。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网络期刊只要付钱就可以帮你出版。这会使在网上搜寻研究资料的非专业人员难以分辨哪些是可信的研究,哪些是垃圾。

研究人员也认为,大学在评估学者的简历时遭遇新的挑战。履历中列出的论文出版是刊登在竞争激烈的期刊还是仿冒品上?一些学者自己也说,他们发现自己一旦错误地同意担任这些仿冒期刊的编委之后,便很难脱身。

这个现象已经引起了《自然》杂志(Nature)的关注。最近有新闻报导说,《自然》杂志注意到“越来越多可疑的经营者”,并探讨是要把这些出版商列入黑名单比较好,还是为这些开架阅览的期刊制订一些标准,符合的就列入“白名单”。《自然》杂志还提出了在提交论文给杂志或出版商之前如何核实对方的检查表。

毕欧(Jeffrey Beall)是丹佛科罗拉多大学的一名图书管理员,他已经制订了一份黑名单,他把这类刊物称为“掠夺性的开架阅览期刊。”2010年他的名单上有20家出版社,现在则已超过300家。毕欧估计,现在有高达4000家掠夺性期刊,其中至少有25%是开架阅览期刊。

毕欧的黑名单上有一家Avens出版集团,提供20%的收入给《临床试验与专利》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Trials & Patenting)编委会的每位编辑。

毕欧的黑名单当中出版量最大的是Omics Group,该集团有250种期刊,而且对每份论文收费达2,700美元,创办人Srinubabu Gedela据说是印度安得拉大学(Andhra University)的博士,他在网站上说,他“学会了在生物技术领域策划奇迹。”

毕欧的黑名单上还有一家德芙出版社(Dove Press),出版社的网站上说,“我们可以发表的论文数量或大小完全没有限制。”

一些学者表示,这些期刊的许多方法和垃圾邮件没太多不同,提出的条件好到难以置信。

墨西哥Ceyala市的医生马丁内斯(Paulino Martínez)说,他太容易受骗,才会在去年收到一封《医疗案例报告》期刊(The Journal of Clinical Case Reports)发来的电子邮件邀请后,寄出了两篇文章,而且都被接受。之后他收到了一张账单,说他欠出版商2900美元。他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出版论文要收费。他要求撤回论文,不过他们已经出版。

马丁内斯说,他是墨西哥的省级医院医生,没有这么多钱。期刊把欠款降为2600美元。最后,经过一年多的电子邮件和电话往来,期刊豁免了这笔钱。

一些名字出现在毕欧黑名单的期刊和相关会议网站上的教授说,他们犯了严重错误才会跟这些期刊扯上关系,而且好像无法脱身。

普莱斯(Thomas Price)是杜克大学医学院生殖内分泌和生育学副教授,他同意担任《妇产科》期刊(Journal of Gynecology & Obstetrics)的编委,因为他看到一名很受尊敬的学术专家在该期刊的网站上,而且他支持期刊开放阅读。不过,当该期刊多次要求他招揽论文作者,并提交自己的论文时,他很震惊。主流期刊不这样做,因为研究人员都希望论文能发表在最好的期刊上。被这种要求吓到的普莱斯博士拒绝了,过去三年也不断要求该期刊把他的名字从编委会中删除。不过今天他的名字还在上面。

怀特(James White)是罗格斯(Rutgers)大学的植物病理学家,大约两年前,他受邀担任一个新刊物- 《植物病理学与微生物学》(Plant Pathology & Microbiology)期刊的编辑委员,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本期刊的性质。他的姓名、照片和简历被放在期刊的网站上。之后,他发现,他在一个推销“昆虫学-2013”的网站上被列名为组织者和演讲人。

他认为他的植物杂志出版商赞助这个昆虫学会议,就会把他的名字、照片和简历贴到会议信息上。说到这时,怀特博士愤怒地表示,会议和杂志“利用别人的资历来欺骗其他不知道情况的科学家,”他要求把他的名字从期刊和会议中拿掉。几星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回复《纽约时报》记者写给会议组织者的电子邮件中,自称为会议成员的杰西卡(Jessica Lincy)解释说,他们在移除怀特博士的名字时遇到“技术问题”。后来,怀特的名字被拿掉了,不过,杂志的网站上还有。

植物期刊的出版人,也是昆虫会议的赞助商Gedela博士,于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普莱斯博士和怀特博士的名字还在网站上,是“因为编委会成员和编辑助理之间的沟通不良。”从那天起,两名博士的名字从期刊网站上消失。

(责任编辑﹕白玉)

相关新闻
学术诈骗泛滥中国
诈骗集团渗教会  上百教友受骗
老鼠会诈骗 台公平会:最重判7年
维州警方:移民小心电话诈骗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