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非危言耸听 专家:大坝正在杀死中国

人气 3762

【大纪元2014年0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自1950年以来,中共已建造2.2万个高度超过15公尺的水坝,约占世界总数50%。从1990年开始,中共不顾众多的环保人士抗议水坝对大自然带来的破坏,数以千计万计的各种水坝在大陆的河流水面上竖立起来。众所周知在江泽民当政时代上马的三峡工程隐患无穷。日前有中外水利专家们称,“大坝正在杀死中国”。

据北美新浪网援引报导称,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教授查尔顿‧路易斯(Charlton Lewis)发表于网站“耶鲁环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的文章,光是在大陆西南就有130个大坝项目正在进行,“造坝运动”成为中共当局最热衷之事,其目标是在2020年前将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提高到12万兆瓦,因此水力发电的角色至关重要。

文章认为,中国大陆的大坝热潮其实是一种“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即那些建坝宣导者,就跟浮士德一样,出卖国家灵魂以换取经济增长,他们只看了大坝能储水发电的一项功能,却不顾阻断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坏宝贵的自然环境以及让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等等相应危害。

文章称,自1950年以来,中国已建造2.2万个高度超过15公尺的水坝,约占世界总数50%。1990年开始,由于经济迅速增长和污染加剧的缘故,令中国对绿色能源的需求大增,便将眼光投向水电。尽管最近几年不断有环保人士抗议水坝带来的环境破坏,但从十二五规划来看,中共毫无让步打算,甚至压制反对声音,水坝建造者仍不受拘束地大兴土木。

但大坝的危害极其巨大。首先,它破坏自然环境,引发干旱或洪涝。以三峡大坝为例,旅德水利专家王洛维曾表示,三峡大坝建设者错误计算了它的防洪蓄水能力,同时导致张江淡水湖干旱,严重威胁着长江的水生动植物。

在中国大陆众多水坝里,最具争议性的莫过于三峡大坝,当时反对声浪极大,专家纷纷提出警告,称大坝将改变长江流量与生态以及导致地震,水库淤沙也会威胁大坝的稳定性,可是到头来政治力量终究凌驾于环境考量之上,只有近1/3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对或弃权票。

文章最后称,“大坝正在杀死中国不是一句危言耸听的话,为了降低对燃煤发电的依赖,中国反而扼杀河流的可持续性,现在政府如同挖东墙补西墙,西墙补好了,东墙却垮了,等到哪天两面墙都倒了,领导人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这个时代最恶劣的暴行”

文章称,水坝对河道生态的毁灭性无疑是难以计算的,原本自由流通的水路,现在变成了毫无生机的人造湖,植物死亡、鱼群难以洄游繁殖,多少物种因此灭绝,更不用说因水坝建设而被迫迁徙的平民百姓。

除此之外,中国云南拥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视为世界遗产的“三江并流”(怒江、澜沧江与金沙江三条大江在幽深峡谷中,并行数百里而不交会的自然奇观),这片壮丽风景本是地球最多样也最脆弱的环境之一,可是目前水电公司正计划在此盖25座水坝。

《中国青年报》曾报导,过去50年来,约有1,600万人因水电站远离家乡,其中1,000万人生活贫困。每当有新的水坝项目通过,不只生物的栖息地,人的居住地也将变得支离破碎,他们往往拿不到赔偿金和工作培训,必须不断流浪、不断打工维生。拿三峡大坝来说,它淹没了13个城市、140个乡镇以及1350个村庄,截至2007年,140万人被迫搬迁,这些人的不满积累越多,就越容易爆发群体事件。

四川地质研究员范晓于2011年感慨地写道:“这些大型工程是这个时代最恶劣的暴行,它们遗留下的历史伤痛很难抹平,将是未来几代人永远的悲痛和遗憾。”

江泽民藉奥运力主南水北调上马 危害巨大

2013年11月16日,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发表在《百家争鸣》的文章揭开“南水北调”工程的多个秘密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文章揭示,南水北调工程是在江泽民执政时期上马的,以给北京奥运供水为名借着北京开奥运的机会,匆匆忙忙硬批下这个工程。本来计划2008年水要进北京的,但是没有完成,最后的完工日期推后到了2015年。

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造价是5,000亿人民币,是三峡工程的2.5倍,是个劳民伤财的东西。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各线工程都将对该河流的中下游环境造成浩劫性的影响。例如东线工程调水,将导致长江河口地区土壤盐渍化等问题,中线工程则将造成武汉、湖北地区难以估量的损失。南水北调工程对环境造成的伤害,比三峡工程更为严重。

美国科学院的院士也是1998年普利兹奖得主贾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坏》中称,南水北调工程将会导致污染扩散、江水资源失衡,造成生态浩劫。

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工程导致一共要搬迁30~40万人,这其中大部分人已经搬过两次了。头一次是在丹江口水库建立时,采取外迁的手段,基本上搬迁在湖北省内,安置条件很差。到了文革时,移民们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库区,在山上刨块地,作为黑户口,孩子也不能上学,慢慢地把家产又置起来了,政府就默认了。移民生活很苦。相比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安置得最差,给的安置费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专家预言三峡工程危害

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极端反常气候,大旱、高温、洪水等灾祸不断。作家郑义2011年曾撰文分析,长江原本有洞庭湖、鄱阳湖等一系列湖泊调节,洪水下来了,湖泊自然分洪,不使干流出现太大的洪峰;而进入湖泊的洪水又会慢慢地进入长江干流,使长江保持比较稳定的水位。这样生态是平衡的,无论是航行、还是灌溉,都有保证。

但拦腰建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三峡水坝后,湖泊原有的吞吐规律就被废掉了。正是这个庞然大物造成了这些生态灾难。

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称:“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我们那个时候估计的问题,还要严重。很快重庆就进不了轮船了,这是泥沙淤积的问题了,导致河床抬高了、水浅了,轮船进不去了。下游水浅、影响航运,比我们原来估计还要厉害。下游也要影响,反正问题多得很……”

王维洛博士认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预言道,当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江泽民拍板上马

中共《人民日报》官网人民网曾刊出一篇根据中共前总理李鹏会议记录整理,带有替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三峡大坝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的。李鹏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据李鹏回忆,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三峡工程上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赞成票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据维基百科记载,1992年中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王维洛:江泽民和长江三峡工程
江泽民力主南水北调上马 专家集体沉默
三峡工程罕见政治秘密曝光 李鹏指邓小平江泽民拍板上马
中青报公开攻击江泽民:三峡工程是愚蠢错误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珍言真语】汤伟雄:拒“安心出行”结束健身室
【直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