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警惕“被 自 杀”

——杭州中国民主党人萧利彬声明

人气 6

【大纪元2014年03月06日讯】最近,我国大陆连续发生了多起爱国民主人士及其家属亲人遭恐怖灭杀或恐怖威胁的恶性惨案,使本已很不和谐稳定的社会更加恶化:

● 2011-02,杭州中国民主党人魏水山(又作未水山)被杭州警方拘押后离奇失踪,至今毫无音讯,家属亦无法联系。

● 2012年秋,我从杭州回老家广东梅县探望、侍奉生病的老母(时年103岁)。11月13日(毛共“18大”收场前两天),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国保”大队长毛祥飞和闸弄口派出所副所长方文明突然追踪到我老家找我,而我当时正在市场为母购物,故不在家,由我母和我的长兄、四弟接待,该二警谎称是我的朋友,因旅游顺道来看我云云。但家人却觉得来者不善,形迹可疑,举止异常,言语支吾,鹰视狼顾,谅非同类,顿感气氛险恶,难免心存疑虑,百岁老母更是忧心忡忡,担心随时可能“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毛、方不知用何非法手段获取了我四弟的电话号码和地址(这是侵犯公民私密权的违法行为),得以迅即实施千里追踪。(当晚,方通过电话对当天的“冒昧造访”客气地向我作了解释。)

● 2013-12下旬,杭州中国民主党人金基明离奇失踪,至今毫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 2014-01-29,中国民主党人、山东曲阜公民薛明凯之父薛福顺,遭当地恶警非法拘押暴打至坠楼殒命,警方对外谎称系自杀,而海内外社会、媒体一致指出乃系“被自杀”。薛母亦被拘押失踪多日。

● 2014-02-18,浙江丽水市缙云县爱国民主人士胡金照的妻子遭当地“国保”上门警告:令胡“不要参加敏感的政治活动!”恶警同时对她发出死亡威胁:“你小女儿在村里小学,我们了解!你大女儿现在在哪里上学?你不告诉我们,我们也能找到!”

● 2014-02-19,杭州中国民主党人、浙江丽水市缙云县公民陈子亮在老家的父母,遭当地恶警上门实施恐怖威胁,通过父母对儿子施压,逼其不要参与杭州律师王成发起的千万人签名要求“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联合国于1966-12-16通过、1976-03-23生效。中华民国于1967-10-05签署,大陆中共非民选当局于1998-10-05签署)的签名。陈子亮说,父母遭此恐吓,精神几近崩溃,说“要 跟我拚命,死在我眼前。”其父母已犯上了恐共症。人们担心陈父陈母或将成为第二个第三个薛福顺,社会正密切关注。陈子亮声明:“假如我的家人因为我的事情而遭 遇不测,都是他们搞的!”

● 2014-02-27早上,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共警蔡月丹和西湖区“公安分局”共警郑国梁,把杭州中国民主党人谭凯的父母叫到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训话。为此,谭凯宣布:“如果也有类似于薛明凯父母的不测状况出现,我在此事先声明都是杭州市公安局国保警察的责任!”

● 2013-12起,杭州当局对中国民主党人的监控已从以前的“敏感日”才设岗升级为每星期六日常态设岗。数条彪形大汉,活像守门金刚,虎视眈眈,紧盯民主党人的家门,目标一旦出现,立即扑上,狰眉努目,杀气腾腾,寸步不离,戒备森严,如鬼附身,如影随形,个个训练有素,俨然职业特工,确是高超警犬。它们死心塌地为杀人政权卖命,为的是自己的升官梦、发财梦。

● 这个非民选当局的“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即将于下月初开场,当局如临大敌,加强对爱国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全面实施严厉的监控和暴力镇压。他们杯弓蛇影,草木皆兵,毫无自信,自知凶多吉少,犹作自慰之梦。我中华历经数千年黑暗的皇权专制,皇家但凡有喜庆,还能大赦天下,与民同庆;而毛共但凡有“喜庆”,却总是大杀天下,与民为敌。试问哪个专制政权更黑暗更恐怖?!对异族亲,对同胞恨;对侵略者仁至义尽,对爱国者格杀勿论。还敢口口声声“爱国”,试问还有更无耻的吗!

…………

接二连三的恐怖事件宣告了一个事实:大陆中共非民选当局镇压、迫害追求普世价值的爱国民主人士的手段

在其“18大”后恶性升级到了如此地步:对家属亲人公开上门威胁并实施“被自杀”;对本人和家人逐个进行肉体上的消灭;超越法西斯手段的恐怖手段。爱国者的亲人已成了恐怖当局的人质和“警猴”的“鸡”。这是末代后主恐怖政权的“阶级斗争新动向”,是伤天害理的“维稳”新招数,是“国家恐怖主义”的升级版,是独裁者的毒梦。提请各国政府、法庭、国际刑警组织、团体、媒体以及联合国关注。

鉴于如此险恶的环境,本人郑重声明:

1. 本人及家属亲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自杀,本人及家属亲人对我中华民族一贯充满信心,坚信普世价值必将在我中华大地实现,坚信黎明前的黑暗过去之后必将是灿烂辉煌的蓝天绿地碧海,坚信我几千年多灾多难的祖国必将融入民主自由文明先进的世界。(不存在任何自杀的因素)

2. 本人及家属亲人身体均健康正常,无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前列腺疾病、痔疮、心脑病、血液病、痴呆病、精神病、内脏器官病,等等。

3. 如果当局突然宣布我或我的亲人“自杀”或其他形式的非正常死亡(如:车祸、溺死、猝死、躲猫猫死、看报死、喝水死、睡觉死、发烧死、摔跤死、食物中毒、高血压、糖尿病、心梗、中风、精神病……),或在被拘押中发现得了某种绝症,必系当局所实施的谋杀,当局任何解释均系谎言,外界绝勿上当。中共杀人的智商是天生超强者,道德是超级无耻者,它必须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4. 本人及可能受害的亲人提前授权幸存的亲人、全球所有同理念的人士、朋友、组织、团体、正义力量,注意收集保存证据,代理依法起诉中共的恐怖组织、恐怖头子、恐怖份子,把杀人凶手缉拿归案,令其偿还血债,并提出索赔要求。可向国内外法庭(如:美国联邦法院、阿根廷联邦法庭、西班牙国家法庭、海牙国际法庭等)起诉,还可提请各国政府依法冻结中共官员及其家属转移的非法财产以赔偿死难的爱国者,依法限制中共官员转移的家属、二奶、三奶的异常行动。典型案例有:阿根廷联邦法庭和西班牙国家法庭对中共最高层的几个首恶杀人犯多次发出了全球通缉令;乌克兰临时政府于2014-02-24发布了逮捕令通缉“大规模杀害平民”、“反人类”的罪犯、潜逃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

5. 本人的亲人有:

母亲李亚金(亚,本地音读阿),现年105岁,住在老家广东省梅县石扇镇新田村。
妻张阿珍,现年62岁,住杭州。
子萧振琳(当局制作的身份证低智地写成“肖振琳”)现年39岁,住杭州。
其他还有:孙、儿媳、兄、弟、姐、妹、叔、侄、侄孙、表兄弟妹、舅母、外甥,等等,分别居住在中国大陆、越、澳、美、加、荷等国。

6. 本声明公布后,我或亲人可能面临的恶果是如下之一:杭州非民选当局恶警立即非法传唤、抄家、刑拘、逮捕、判刑、“合法失踪”、“被自杀”、其他形式的非正常死亡……敬请海内外媒体、各界人士、朋友予以关注,按前列第4条实施,并作跟踪报导。诚谢!

7. 正义力量严正警告中共恶警们:你们灭绝人性株连杀害爱国者的家属亲人,那么,你们自己的家属亲人也就不再是安全的了。民主制度/民主政府当然不允许株连家属,不允许违法行为,但社会的报复清算行动可能是难于控制的,有些甚至是过激的。恶警及你们家人的安全是没有保险箱的!以色列反恐组织摩萨德负责人梅厄•达甘的话可能令中共恶警及其家属们胆战心惊、寝食难安:“哈马斯应该知道,如果他们继续实施恐怖袭击,自由世界国家不会放过他们。”“在我看来,任何恐怖份子都难逃一死,不管他在什么地方。一个人成为恐怖份子的那一刻起,他的性命已经被没收了。”中华民族从来相信:善恶有报,天理昭彰;祸因恶积,福缘善庆。恐怖政权国贼们的恶报已进入倒计时,死心塌地甘当独裁暴政殉葬品的恐怖份子们,春梦快醒醒,为家人留条后路吧?!

被国贼视为敌人,是我的光荣;令国贼害怕,是我的自豪;荣登国贼的黑名单,是我的骄傲。

末日疯狂,狗急跳墙。国贼们为爱国民主人士准备的集中营、万人坑早已建好、挖好,黑名单早已拟就并批准,只待生死关头恐怖总头子一声令下,各级恐怖贼徒们保证坚决、超额完成指标。

在国贼这血盆大口咬下之前,我步韵唐人陈陶《陇西行》和宋人陆游《示儿》以及套集前贤诗句/对联赋诗三首以明吾志:

一. 誓 愿

(步韵陈陶《陇西行》)

誓扫奸邪不顾身,

愿将老朽化烟尘。

区区一介贫寒士,

专制王朝掘墓人。

二. 嘱 友

(步韵陆游《示儿》)

死去何悲万事空,

潮流浩荡五洲同。

神州民主自由日,

第一时间告萧翁。

三. 明志

(套集前贤诗联)

愿得此生长报国,

何惜身入万人坑。

正邪自古同冰炭,

毁誉于今判伪真。

(欢迎海内外各媒体尤其大陆各媒体转载,免稿费)
2014 – 02 – 28 于杭州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港媒收到邵阳政府声明:李旺阳变“意外死亡”
怕“被自杀” 大陆发起不自杀运动
【投书】我郑重声明:我绝不自杀
杭州民主党人遭监控3个月 称18大10月召开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日峰会台海变局?日本隐藏军力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财商天下】注册制失败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遇阻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818莫须有结案 港人自由花相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