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村民眼中的贪官朱明国和谷俊山

人气 20

【大纪元2015年01月11日讯】中共广东省前政协主席朱明国、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已先后落马,这些贪官危害国家、百姓,令民众对此深恶痛绝,可他们各自家乡的村民又是怎样看待他们的呢?

朱明国家乡说话要小心

朱明国的老家位于海南岛中南部,因境内的五指山得名。从海口出发,沿东部环岛高速公路,约280公里车程后即抵达五指山市,而朱家尚在18公里外畅好乡毛招村的群山里。

朱明国为官广东期间,每年都要回五指山老家。

毛招村的人大都姓朱,均为黎族,是典型的传统宗族社会。“说话要小心了,乡里的很多人都和朱家有干系。”在路上,以摩托车拉客为生的宋明不断地提醒前去采访的记者。

毛招村的村民不愿意谈起朱明国,对陌生人颇为警惕。

当大陆记者靠近朱明国豪宅时,从旁边他侄子的家中,冲出一群人来,敏感又狂躁,牵着狼狗,对记者推推搡搡,还有一个人站在平台上,兜头浇了记者一身水。

邻村一位老人觉得自己利益被侵占,指着远处的山抱怨:“朱家把山里的地全占了,分为好几处,加起来得有两三千亩,划为自家所有,种植槟榔,搞得我们都没地种喽。”这时,他的老伴从屋内冲了出来,指着他大喊,“别乱说!”又对记者说,“他啥都不知道,你别信,他乱说的。”

谷俊山家被抄后卖楼

2013年1月12日深夜,谷俊山位于河南省濮阳市孟柯乡东白仓村13排第3号院的宅子里叮当作响,身着军装的办案人员在谷家走出走进,往车上搬东西。这是中共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在抄谷俊山的家,抄家工作进行了两晚才结束。

濮阳的百姓,很少念谷俊山的好,只是以前不敢说,现在敢说了。不满最多的,却是他老家东白仓村的村民们。

东白创村地处濮阳市黄河东路,有2000多人口,是一个大村。村子里原本有近3000亩土地,所有这些土地都在谷献军当村支书的那几年被卖掉了。谷献军是谷俊山的弟弟,在当地颇为跋雇。

当初不少村民觉得卖地补偿太少,不想卖:“征地时1亩地只给8万,他们转手就一两百万卖给开发商。”一位谷献军叔辈的村民说,当时征地只给村民青苗费的补偿,一部分补偿款入了村委会的账再分给各家,据说留在村委会的账最后都进了谷献军自己的腰包。不少村民为此到濮阳、郑州甚至北京上访,最终也没结果。有人还回忆说,征地过程中,“谷献军他们找来了打手,有个老太太拦着,那些打手也照样打。有天夜里,铲车开过来,把不肯搬的人的房子铲倒了,幸好没死人”。

据媒体报导,谷俊山经常回老家,还乡时都是濮阳官员到开封去接,警车开道,架势十足。而他在淮阳办厂,为军队生产后勤物资,有税务官员到厂里查税,他瞪着眼睛对税务官员大喊:“要钱没有,要血一盆。”

濮阳市稍微有点名气的地方几乎都有谷俊山的影子。谷家老宅东百仓村如今在濮阳己经属于城市核心地带,这个村庄在谷献军卖地引资之后,如今店铺林立,非常热闹。濮阳的将军府己经人尽皆知。而在濮阳北部偏向郊区的地方,当地最有名的马颊河别墅区里,谷氏家族修了7栋别墅。

但谷俊山出事后,谷献军开始出手转让了马颊河的别墅。据当地一位官员透露,谷献军卖得很急。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居民说:“每套只卖了300多万。”“卖得太亏了,我要知道也想去抄个底呢”。

责任编辑:刘晓真

相关新闻
中共军队腐败惊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谷俊山狱中拚命“咬人” 一度日哭3小时
落马女少将向徐才厚买官 疑为谷俊山情妇
朱明国海南老家 故居豪华如宫殿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房产税试点出台 传神秘人抛93套房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军事热点】北约积极应对俄罗斯核威胁
【舞蹈三剑客】我们是怎么加入神韵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