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抓了曾庆红手下 前国安副部长敛财奇观

人气 150

【大纪元2015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导)1月16日,中共前国安副部长马建被调查。这条消息引发极大关注。国安部是中共最神秘的部门之一,同时马建在令计划落马后爆出多重丑闻。

马建落马后,其与神秘富商郭文贵的关系慢慢被媒体报导出来。最新的消息称,习近平抓了马建,其实就等于是抓了曾庆红的手下。

《棱镜》:马建与郭文贵联手扳倒北京副市长

3月24日《棱镜》发表“郭文贵神秘盘古会”的报导称,2006年5月初的某天,郭文贵手持一张一亿的支票到时任北京副市长刘志华的办公室,对刘志华声称自己的公司已经筹到资金,要求拿回与奥运主场馆鸟巢仅一路之隔的摩根中心地块的开发权。

作为北京市分管城市规划建设的副市长,刘志华兼管奥运项目基建,手握着可以左右财富流向的权力。但刘志华拒绝了郭文贵。他例行公事地告知郭文贵,这一地块通过北京市委相关组讨论且通过,已经走正常的流程进行“招拍挂”了。

2006年5月底,被收回的项目地块被重新拍卖,首创集团和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投标联合体以17亿的价格,“一次性付款”竞得。“这激起了郭的报复心理。”郭文贵将矛头指向负责基建的刘志华,策划并执行了视频录制和举报事件。

一个月后,刘志华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重新竞得此地块的首创集团总经理、刘志华的好友刘晓光随后也被相关部门带走。

知情人士透露,被激怒后的郭文贵派人跟踪刘志华。在掌握了刘志华的日常行踪后,郭文贵还获得了刘的住址、车牌、情妇等具体信息。

据自称参与者之一、现已被调查的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一名高姓下属透露,当时郭文贵通过特殊渠道监听刘志华电话——郭并非首次这么做。确定刘赴港的时间和酒店后,郭提前两天派了1名酒店IT技术人员潜入酒店安装设备。关于他们使用的设备,高某曾对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设备并没有传说的先进,而是从市面上买来的普通针孔摄像头。

据高某透露,包括郭文贵的小姨子在内,仅有5人直接参与执行“刘志华视频”拍摄事件。行动结束后,酒店IT技术人员从郭处拿了一笔钱出国了,至今未归。

扳倒刘志华后,郭文贵最终如愿拿回了摩根中心地块,项目开发后更名为“盘古大观”,成了北京又一个地标建筑。此后,盘古大观的实际控制人郭文贵据此搭建了一个名为“盘古会”的以政法系统官员为主的庞大政商网络。

财新网的报导则评论道:扳倒刘志华,是郭文贵第一次与马建合作,借助国家安全力量介入财富争夺。这次合作无疑是成功的,郭文贵夺回被刘志华依靠权势抢走的地处奥运黄金地带的摩根中心,马建则为他在国安部内主管的部门获得了不菲的工作经费外部支持。

港媒的报道则称,曾庆红也介入了其中。曾庆红曾经对摩根中心的归属做了批示,在刘志华倒台后,帮助郭文贵拿回摩根中心,“但现在还无法知道,曾庆红有否录像或受贿证据在郭文贵手中”,“曾庆红儿子曾伟拿了郭文贵多少银子,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但是,人们都知道曾伟的一句名言:少于一个亿的进项,免谈!”

马建敛财术奇观

《棱镜》报导称,在圈子里,郭文贵的核心关系网络被形象地称为“盘古会”。大约在十年前,马建与郭文贵相识。有消息称,两人经由出身政法系统的林强引荐而认识。知情人士称,马建在盘古大观拥有私密空间。

多位与郭文贵有过交集的人士称,在与北大方正集团原CEO李友交恶之前,身为盘古主人,郭文贵差不多每周在此设宴,邀请包括马建在内的多人聚会。通常情况下,他们都是乘坐贵宾电梯进入盘古核心楼层。包括马建、上述高某等人在内,“盘古会”核心成员也偶尔移至香港。“盘古会”成员在港时,大多都会坐郭的游轮出海游玩,香港堪称“盘古会”的分舵。

此后郭文贵与马建等闹翻。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在马建、高某的协助下,郭曾经顺利解决一桩经济纠纷案。郭文贵在此事中入账4个亿,却告知马建、高某自己仅收到1个亿。这就意味着,郭允诺给马建、高某分成的金额减少了3个亿。

这样的隐瞒行为也曾互换角色。两年后,郭因欠债而涉及另一经济案件,马建、高某协助的时候也瞒着郭做了手脚。郭计划在马建、高某的协助下降低对方提出的1.5亿赔偿要求。出乎其意料的是,后者串通债权人将赔偿金额提高至3个亿,除了债权人获得2个亿外,剩下的1个亿归马建、高某所得。

文章称,这加深了彼此间的嫌隙。随着马建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同样出身政法系统的林强、马建的下属高某目前均已被调查。

这种事情也发生在了最近的政泉与方正的“恶斗”当中。知情人士向《棱镜》透露,在调解该事情的过程中,马建于去年8月中旬分两次从李友处取走现金1个多亿,作为回报。与此同时,一个月后,马又从郭处取走1个多亿现金。两次提款对接人为马建胞妹,因此她也于马建事发后被一同带走协助调查。

东网评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贪腐

3月25日,东网发出名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贪腐”的评论。文章称,继腾讯财经旗下的《棱镜》3月24日发出《郭文贵与他的神秘“盘古会”》之后,3月25日,财新网发出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详细地披露了初中肄业的郭文贵是如何发家、如何利用安全部官员马建及其马仔巧取豪夺、又如何借助这个隐蔽国家机器的力量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乃至将一个又一个中共高级官员扳倒,最后连安全部高官马建这个被利用的工具也不要了,一并踢开的故事。

评论称,文章重点在于郭文贵,但是所揭示的其与中共隐蔽战线的副部级官员马建之间互相利用的关系最为令人震憾。其剧情真可谓大开大合,惊瞎人的双眼。就算本人在写《“隐蔽战线”的腐败更多更可怕》时想到了隐蔽机构及其官员们很黑暗、很腐败,但是也绝没有想到如此黑暗和腐败。这些官员们介入得如此之深,所获得的利益如此之大,如果不是这几家媒体过去一贯有较好的公信力,我们读了恐怕也很难相信。

财新网:马建参与政泉置业抢夺民族证券

3月25日,财新网发出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比起24日《棱镜》的报导又进了一步,提及了郭文贵的政泉收购民族证券的黑幕。

文章称,在开发房地产之外,郭文贵还将目光放至距离财富金钱最近的金融证券市场。

2009年12月,政泉置业以2.91亿元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的股份,交易的市净率为2.75倍。一年后,又取得了民族证券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持有的61.25%股份,彻底控制了民族证券。

然而在郭文贵逐步入手民族证券过程中,被已成水火的昔日兄弟曲龙举报。

曲龙在举报材料中称;“2009年至2011年,郭文贵伙同国家安全部等部门个别工作人员,以国家安全工作需要为名,多次开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航总局、首都机场集团将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低价转让给政泉置业。而在收购过程中,为避免正常收购竞争和溢价,郭文贵以同样手段,借助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由河北政法委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低价收归政泉置业。之后,郭文贵还伙同安全部等部门工作人员,向北京国资委、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具安全部公函,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要求北交所设置排他性条件,使得政泉公司成为唯一受让人……郭文贵与少数国家权力机关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致使优良的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曲龙在举报材料中称,他向安全部纪委等相关部门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一位熟悉民族证券的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证实,在首都机场股权转让以及后续增资中,确实有安全部官员上门找到民族证券的主要股东,“他们态度很好,出示了身份和介绍信,口头上称郭文贵的公司是我们合作伙伴,希望关照,价格低一些,以后不会亏待你们这些股东。”

财新的报导还称,继马建之后,其弟弟马龙、前任秘书亦被调查。马建已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在马建落马前后,安全部还有至少两名局级干部被带走。据称,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在郭文贵、马建的内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利器。该处有多名干部遭到调查。

陆媒尚未曝光的马建所为

2月11日前后,大陆门户网站搜狐曾经发表一篇名为《起底郭文贵“政商帝国”》的文章。因内容过于敏感,遭到全面删除。

文章在谈到政泉置业抢夺民族证券的时候称,收购民族证券的背后故事是由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现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以及中纪委六室的官员共同策划,并且存在着大量的违法贪渎行为。其中包括:

1、张越利用职权威胁石家庄商业银行行长乔志强,强行将该行的民族证券6.81%股权出让;

2、马建指使中纪委六室官员逼退民族证券其他股东退出竞购石家庄银行的股权;

3、马建利用职权将民族证券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张志忠构陷下狱;

4、马建逼迫北京产权交易所让政泉控股承让首都机场的股份,理由是国家安全原因。

搜狐文章中的这些内容,与已经公开的财新网的报导基本可以对应得上。

文章还写道:北京著名的“天上人间”等能发展壮大全在张越(现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一手扶植和保护下成为首都最黑暗的脏污纳垢之所。张越在其中每年都收受“份子钱”。在张越的操作下,其他歌舞厅和涉及风化的营业场所都经常被公安查抄。而“天上人间”等在张越主管下的北京公安控制下则安然无恙。值得一提的是,与张越同为周永康、令计划同盟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甚至将这些点作为“情报点”。在这样的保护下,很多在京城的达官贵人和名商大贾在此地夜夜笙歌,穷奢极欲。这些利益集团的幕后保护伞自然也日进斗金。在查抄天上人间的过程中,牵扯张越,但是马建通过北京市安全局打招呼,便把张越从此案中解救出来。

《棱镜》的文章称,郭文贵最后一次“避风头”是在2013年12月底,据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贵当时结束中纪委的谈话之后,直奔首都机场飞抵香港。

博讯报导称,2013年12月19日郭文贵被中纪委约谈,主要涉及到民族证券收购中的违规操作事情。马建获悉后利用关系,将郭文贵释放。

2013年12月22日郭文贵获释回到寓所,第二天下午郭文贵从北京首都机场乘飞机飞往香港。当时郭文贵是被列入了边控,无法出境。马建则利用其权利,强行解开郭文贵的边控设置,使得郭文贵能顺利出逃。

除此之外,海外报导指马建还介入了多起抓人事件。

报导称,郭文贵与他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曲龙发生股权争执,为了铲除曲龙,郭文贵求助于马建的力量。2011年3 月31日马建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对曲龙实施抓捕。抓捕过程中不惜造成北京城大堵车,当时曲龙的座驾中有曲龙和他的老婆,最后在三环路上将曲龙逮捕。

曲龙被抓后,马建又指挥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通过河北省检察院和法院,将曲龙判刑15年。

2013年河南省焦作市公安局立案侦查郭文贵和赵云安合谋侵吞上市公司资产一案,并抓捕了赵云安。郭文贵请马建出面摆平。2013年3月国安部派人到河南,声称赵云安是国安部17局的人,要求释放赵。2013年6月,国安部又致函河南省政法委,强调赵云安的国安背景,经过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的干预,赵云安不久就被释放。

2014年,焦作市公安局再次立案侦查郭文贵、曲龙和赵云安合谋侵吞上市公司资产一案,赵云安被逮捕,焦作市公安局将正在河北承德服刑的曲龙押解回焦作。郭文贵又通过马建,向河南省公安厅交涉,以国家安全案为由将曲龙押回河北承德。

同年9月12日,河北省司法厅副厅长徐某带着国安部的文件来河南焦作,声称是河北公安厅与国家安全部联合办案,并将曲龙强行带回河北邯郸监狱。

马建传涉令计划、周永康案

此前有报导称,在北京大学,由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成立了一家“超级豪车俱乐部”(简称HAC),令计划之子、薄熙来之子、郭文贵之子都是这个俱乐部成员。

在前往郭文贵“盘古大观”的路上,令谷驾驶的法拉利车在北京北四环保福寺桥附近撞栏解体,令谷当场死亡。车上的两名女子重伤。

据称,令计划居然比北京市公安局还要早得知此事。原来,国安部某副部长正在酒店等待藏族美女,听到车祸报告后,认为事态严重,立即向令计划汇报,建议立即封锁现场。

报导没有提及这名国安部副部长的姓名,不过,网上也有消息称,这个国安部副部长就是马建。

也有报导称,周永康自2007年出任政法委书记以后,暗中密令中共国安部利用其拥有最先进的侦察技术手段,建立了一个针对全国厅局级以上官员的秘密档案库,由国安部分管反间谍工作的马建等人负责。

据称,入档者不但有中共各地的省部级、厅局级官员,还有中央、国务院、中共人大和政协等机构负责人,甚至包括当时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李克强在内。数以万计官员政要被列入其中。北京知情者说,直至周永康下台时,该档案库还在不断扩充完善中。

据海外自由派法学家、作家袁红兵所着的新书《台湾生死书》披露,2012年3月14日薄熙来被逮捕,令周永康陷入危机。令计划之子2012年3月18日凌晨发生法拉利车祸丑闻,周永康欲与令计划结盟,以度过危机。于是,周永康给令计划看了当代《百官行述》。令计划阅后,目眩神摇。两人遂结为政治联盟。

报导指,这个秘密档案库在周永康与时任中办主任的令计划等人结成政治同盟后,被双方共同利用,收集上千名他们认为的“异己势力”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与现任常委。直到北京高层决定对令计划进行调查后,才在对令计划本人审查过程中,逐步揭开了这个惊天黑幕。

习近平抓了曾庆红的手下马建

《中国密报》称,马建的靠山与另一名国安副部长邱进不同,他的后面站着的是比周永康更有来头的曾庆红,因此马建被抓后,外界大为震惊。分析起来,这种震惊无非是因为安全部这个神秘机构的大佬被抓了,或者因为马在几个月前还是国安部部长的候选人中呼声不低的人,但熟悉内情的北京消息人士说,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习近平动了曾庆红的马建。

报导称,马建夫妇与曾庆红的江西老表关系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曾庆红培值马建,是因为两人的江西同乡关系起了关键性作用。马建是江西人,他的老婆是江西南昌人,他的副部长职位正是曾庆红安排的;有了曾庆红这个靠山,马建用不着再去拜周永康的山头,就这样,马建成了曾庆红经营的“江西帮”的一大主要人物。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传习多次险遭暗杀 致信政治局作最坏打算
耿飙之女发声挺习近平反腐“打虎”
央视主播芮成钢与众多高官家人间的秘闻
红二代耿莹透露北京当局面临三大危机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美抵制冬奥 中共威胁报复 俄捅2刀
【远见快评】抵制冬奥 美中3大领域鏖战启动
【微视频】滴滴退市 股民的机会来了?
【探索时分】台湾F16V成军 飞行员赴美训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