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江泽民、曾庆红在股市恶意做空

惨烈国家级剧斗 习江股市决战系列之三

在这一年当中,A股前11个月的时间总市值从28万亿元一路暴增到78万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股市的全球第二大股市,然而随后又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蒸发掉了20万亿元。(中央社)

人气: 80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道)一、股市权斗或涉中国金融市场的巨鳄们
二、习近平火力被逼全开 惨烈的股市“国家级”剧斗

三、分析:江泽民、曾庆红恶意做空

阴谋论都指向江泽民、曾庆红恶意做空

7月2日,旅居美国的中国媒体观察人士温云超在其推特上发了一幅微信截图,图中对话一方问:“熊市是不是来了呀?”另一方答称给一个明确消息:“现在是江泽民、曾庆红两个家族在做空,这是一个政治博弈,习总会用尽各种手段的。”

报导称,这个账号为“未来~孩子~家庭”的微信用户继续说道:“他们(指江泽民和曾庆红)两家集合了几万亿在搞。”该用户还说:“上面给出的时间点是8月15号前解决所有问题。”

此前的报导称,《亚洲新闻周刊》总监黄金秋表示:“有一种说法,江泽民派系要操纵股市,把中国的经济搞乱,乱中取胜,股市的暴涨暴跌,造成人心不稳,造成经济的失序是不是对对手做的一种捣乱。”

一篇署名为张立的《股灾反映中国末世乱象》评论最近在海外媒体上流传。评论分析称,世事难料,中共高层的这次打压消息也被江派获悉(江派在金融领域树大根深,可以轻易得到消息),因此江泽民、曾庆红等江派顺势而为,利用自身家族贪污所得的巨资以及可以掌握的资金(比如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控制的私募基金等),对股市发起猛攻,至于海外媒体盛传这两大家族集合数万亿的消息,只是某个人放出来的小道消息,可能有点言过其实。

当然其中的势力很可能不止江、曾两家,可以联想到不久前多次在股市恶意肆意圈钱发财的股市大鳄车峰的被捕,据传其岳父前央行行长戴相龙已经供出了数十人的金融领域贪腐高官,这些人很可能都像车峰那样从二十几年来历次中国股市圈钱中获取上亿几十亿的巨大收益,他们现在仍然对于目前股市有巨大的影响力(有些甚至仍然位高权重),仍然借股市而贪污腐败,因此这部分人也会联合起来恶意做空。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稍有经济学和股市常识的人就能判断此次多日断崖式的暴跌,绝不可能是市场自然行为,因为这样的暴跌,许多圈钱的庄家(各种证券公司、私募公募基金、大户等)也难以顺利逃跑,这样的行为会把散户都吓跑,以后想再骗回来剪羊毛就非常困难了,就像7、8年前的那波暴跌那样,需要等多年才能把散户骗回来。

此外,做空的手段也非常高超专业,比如多次在收盘前不久的下午2:30之后砸中证500,使得上证50的权重股带动短时间迅速下跌,引起剧烈恐慌盘,带动强平盘。而且这些做空力量甚至在中共最高层亚投行签字仪式当天、7月1日建党日当天故意恶性砸盘,这明显带有特别的政治目的,绝不是一般庄家胆敢做的、能够做的……

当然除了为了政治目的而做空,大多数做空的主力还是为了经济目的,典型的就像上海浙江等地的投机商人和证券机构、基金公司等内鬼,江曾等恶意带头做空势力在撕开股市一道口子,引起初步下跌恐慌之后,这些人迅速精明地领会了其中的暗示,就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疯狂地跟进通过股指期货做空砸盘(证监会高层实行股指期货绝对不是偶然无知,其中绝对存在惊人腐败,因为这一制度为恶意做空圈钱者提供极其便利廉价的条件),投入巨资甚至不惜借高利贷融资来跟风卖空。

这些人就如当年国民党快倒台时期囤积居奇的发国难财的投机商人一样,根本不顾及所作所为会损害国家民族的利益,更不会顾及那些把救命钱、养老钱投入股市的散户,毫无人性地冷血投机,拚命从中国这艘正在下沉的大船上抢拆“船板”来自利,毫无道德廉耻极端自私自利,这些都是一个国家民族末世时期普遍的乱象。

据海外媒体7月12日引述“吾上天涯”一条信息,截至7月9号下午18时,国安局已查获特大地下钱庄286家,封堵、查封近3万亿现金。这笔资金“将以扰乱国内金融次序之罪名,收入国库”。

江泽民阴影多处可见

在股灾的过程中,微博与国内网站上到处流传:“国泰是勾结高盛做空中国股市的代表,这次惨跌就是高盛、大摩策划,国泰是在国内的策应者。亏损的散户要向恶意做空的国泰、高盛索赔,同时远离国泰,转走在国泰的开户。把国泰的股票抛了,买其它券商的股票。”

高盛早就被指在“做空中国”。网络上《高盛赤裸做空中国的幕后》一文称,早在2010年高盛就开始谋划做空中国,这一年就做空了好几次,比如11月份就发生两次,先是高盛发表一份唱空中国A股的报告,引发沪指162点的暴跌;稍后,高盛大笔减持工商银行股票,引发外资做空风潮,导致中国股市沪指在11月16日、17日连续暴跌,几乎中断中国A股反弹行情。

在6月26日暴跌之后,高盛参与做空中国股市阴谋的说法更是不断被加强:“已查明这次大跌原因:高盛等机构通过公募公司香港分公司,利用灰色区域,通过RQFII专户,裸空股指期货。南方基金香港公司先带头操作,金额有几百亿,这种祼空操作严重违法,可以通过中金所调查,凡这次被强平亏损的户可以状告高盛和公募基金……敌人便呼之欲出,资本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国际金融战来了,在毫无重大利空下如此崩盘,就是资本主义国际空军压境……”

此后,媒体、中金所等都出面否认高盛做空股市说法。

但是,海外经济学者何清涟从“高盛现象”的背后读出了江泽民的影子,高盛在江泽民时期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高盛顾问库恩撰写的《江泽民传》中文版发行了逾百万册,成为公费购买与官员必读之宝典。

在中国股市惨跌到3,686点的7月3日,央行的《金融时报》刊发题为《打击恶意做空刻不容缓》的文章。文章提到,摩根士丹利(大摩)一会儿预测沪指要涨到16,785点,一会儿又说6月12日5,178点就是牛市顶点,前后相隔不过半年多时间。是大摩的分析师信口雌黄,还是预测能力有限,抑或看似有失水准的预测背后,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文章还质疑,国际投行如此翻云覆雨,目的何在?是为了背后的利益集团,还是刻意做空中国,以便扰乱中国经济改革步伐?同时,文章称将对恶意做空者“坚决打击”。

这个论调与微博和网络上流传的高盛与大摩“刻意做空中国”的说法一致。

有报导称,在江泽民掌权时期,江泽民家族从国内转移天文数字的资产,包括江绵恒控制的中移动在美国的上市,其中重要的一个渠道就是通过当时国立的金融公司与华尔街的关系。

两个关键的日子 股市被伏击

在这次股灾中,有两个关键日子,一个是习近平生日6月15日,另一个是6月29日亚投行签署协议的日子。对习近平当局而言相当重要的这两个字日,股市都跌跌不停。尤其是6月29日,沪指更是暴跌不止。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6月12日上证指数收盘报5,166.35点,被指有“玄机”,因为把上述数字倒转过来,就是53.6615,而习近平正是在1953年6月15日出生。

6月15日,中国股民带着之前证监会例行发布会的各种“利好”冲进市场,坐等指数新高,涨势如虹,不料却等来指数跳水、泥沙俱下。

当天,沪指早盘高开低走,盘中震荡走低跳水近1%逼近5,100点;10:30左右再度冲高回落放量跳水,盘中跌逾2%失守5,100点;收盘报5,062.99点,跌103.36点,跌幅2.00%。

当时报导指,证监会有意批准国泰君安证券在这个“重大日子”(6月15日)上市 。大陆股市盛传,这是中国证监会特别选定的股票,寓意“国泰君安”,向习献礼贺寿。

此后,股市越来越不给力。

6月16日,沪指暴跌3.47%,连破5,000点和4,900点大关;
6月18日,沪指震荡走低破4,900、4,800两道整数关口,盘面上各大板块全线飘绿。两市134股跌停。截止收盘,沪指报4,785.36点,跌182.54点,跌幅3.67%;
6月19日,沪指收于4,478.36,跌幅达到6.42%。

据悉,19日这一周,上海综合指数累计暴跌了13.32%,创2008年6月13日以来最大周跌幅。

眼见沪指一直在跌,当局在亚投行签约的周一(6月29日)前,放出了系列“利好”消息:

6月27日央行宣布,自28日起下调存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同时定向降准;
6月28日,据路透社报导,万亿养老金入市方案即将出台;
6月28日消息称,证券业对信息系统外部接入情况的自查已经结束。

但是,这些并没有阻止29日股市的暴跌。6月29日,沪指高开近百点,达到4,289点,盘中震荡,收于4,053点。

《明镜月刊》引用业内人士的话说,“亚投行启动当天时间点上的狂暴大跌,以及下午的紧急救市拉升,明显不是市场自发行为,大盘上下10个点的剧烈波动,完全是国家队级别的战争对垒状态。我也怀疑过是外资做空,希望在亚投行启动时间点上打政府的脸。但是仔细想了一下,有两点导致这个理论不成立。第一,外资没有那么多筹码做这么大的举动,而且其针对性和对A股市场软肋的理解,完全不像外资应有的水平。第二,这样大规模的做空,消耗的资金和筹码只能通过股指期货做对冲,外国政府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想要这么做需要资本家的资股市一片‘跌停’。

“全去冲锋陷阵,而这样的风险和收益比,显然不足以驱动国外资本做这样的殊死之斗。打压下来的便宜筹码会被国内资金顺利接盘。脏活累活抢着干,最大好处别人拿,这完全不是外资可能去冒的险。

“而第二天上午开盘之后,明显的国家队拉抬权重和期指护盘时期,唯有中证500指数的现货全面跌停。在所有期指都上涨的情况下,中证期货和现货严重惊天背离,市场死死咬住这个软肋不放口。我才找到答案,和国家队这样殊死搏斗的,只能是一种人,在后续改革中,利益将严重受损的既得利益群体。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动机和能力。

“所以这次战争,阻击的不是散户和融资盘,也不是私募和市场主力。而是现任领导班子的颜面和改革的前途。”

谜底没有揭开 上海千家公司惶惶

新华社播发的一条简讯称,7月10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工作组现已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正在依法开展调查。

短短一条数十字的消息,令外界无法看透谜底,尤其是提到上海个别贸易公司成为公安部调查的对象,并非金融机构,也非阳光私募,更非个人投资者。《华夏时报》称,一时之间,上海多达数千家的贸易公司陷入惶惶之中。

“我们确实正调查在上海的贸易公司恶意做空A股的犯罪线索,也已经确定了对象,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具体是哪家公司,他们做空证券和期货市场的手段和资金来源,我也不能告诉你。”上海公安部门7月13日晚透露。

“说得难听一点,绝大多数的贸易公司就是皮包公司,自身没有实际往来业务,赚取的是中间利润。一家注册资本仅有数万至十数万元的贸易公司,它到底哪里来那么多资金通过证券账户和期货账户一直不停地打压股指?背后资金来源到底是国内的资金还是境外资金?”7月14日,上海资深投资人分析称,如果最后被查出的是外贸公司,那几乎可以肯定,有境外资金参与做空A股牟利。

在这位投资人看来,在10多个交易日中A股总市值暴跌超过30%、蒸发超过20万亿元,境内外资金都无法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真金白银在现货市场上去砸盘,所以可以排除贸易公司在现货市场做空A股的动机。通过做空期指可以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但是要拿出来的本金也是巨量的,即使以10倍或20倍杠杆来测算,这股做空势力其资金也要达到千亿级别。

7月15日,国内一家大型期货公司负责人披露,“自从股指期货问世以来,市场参与者众多,有个人也有企业,还有机构投资者;但是之前很多机构投资者都已经澄清,参与股指期货主要视为套保交易,而不会恶意做空A股,如果境内机构和个人参与做空期指获利,也不至于使得A股暴跌至此。最大的疑点是,在贸易公司这件马甲的掩护下,谁也不知道贸易公司所开的期指账户的资金来源。”在这位负责人看来,账户早已开好,等待的只是机会,以一家外贸公司为例,其平时参与期指交易量很小,但是在某一段时间内却突然资金量暴增,连续出空单打压期指,那么就会使现货市场指数承压。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贸易专家张士兵说,“假设一家贸易公司从海外进口一批货物,总价值300亿元,定金先付50亿元,这50亿元在境内只能用作贸易,如果参与到证券期货市场上,就涉嫌违法。热钱涌进国内决不会以QFII、RQFII等形式,那点资金也不可能在庞然巨物的A股兴风作浪,但热钱却可以通过虚假贸易进入中国,并且让A股出现史无前例的暴跌。”

大陆记者7月15日从上海公安部门渠道得到的消息是,确实有贸易公司将贸易账户内的资金转入期货账户。

7月21日,彭博社的消息称,中国官方正在进行的对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的犯罪调查,其中涉及上海自贸区的部分公司。部分公司可能利用自贸区的外汇外贸优惠政策,虚构跨境贸易交易,以非法转移大额外汇资金,并籍此操纵证券期货市场交易以牟利。

这是截至发稿,当局放出的最新消息。

上海一直被视为是江泽民的老巢。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07-23 11: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