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遭劳教 广东优秀教师控告江泽民

人气 340

【大纪元2015年08月19日讯】原广东佛山市丹灶中学一级教师钟艳红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她坚定法轮大法信仰,在江泽民发动的迫害中,她被迫辞职,多次被绑架、关押,被三次非法劳教,遭受过非人折磨和性侮辱。

钟艳红要求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依法取缔江泽民一手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严惩其犯罪行为,还法轮大法师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还法轮功合法的修炼环境,赔偿她的精神和经济损失。

以下是钟艳红女士的个人经历和受迫害事实:

看到大学学弟的变化 开始修炼法轮功

钟艳红读大学二年级时,有位学弟穿的邋里邋遢,第一学期什么都不会,一首歌都不会唱。可是第二学期他就完全变了,当了班长,穿的整整齐齐,特别他的即兴伴奏很 好,唱歌也唱的很好。钟艳红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人变得那么好了呢?同学们都说是因为他炼了法轮功了。从此钟艳红也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体育考试,钟艳红仰卧起坐只做了八个,没有过关,班长给她写了二十八个,钟艳红作假不行,就去找老师要求补考,说:“这是同学帮我做了假,我要求补考,因为我没有过关。”

体育老师说:奇怪,年年都是学生提东西来找我们,要求放他们一马,不要补考,而今年有三个学生主动要补考。大家告诉说:因为他们三个都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是做真事的。

修炼法轮功之后,钟艳红不但身体很好,十多年来未曾吃过药,心性也得到提高,内心清净、单纯、快乐,人际关系简单,与班上同学之间的矛盾烟消云散。钟艳红学会向内找后,更是时常心生慈悲,内心平和。大家都非常支持钟艳红修炼法轮功。

以“真善忍”为原则 被评为优秀教师

原广东佛山市丹灶中学一级教师、法轮功学员钟艳红女士。(明慧网)
原广东佛山市丹灶中学一级教师、法轮功学员钟艳红女士。(明慧网)

大学毕业后,钟艳红成为一名教师。钟艳红用“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不断探索各种教学方法。钟艳红的每一节课都精心准备,每一节课都可以作为公开课来上。同一节课内容,钟艳红可以在十几个班,根据不同的学生,不同的接受能力,用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角度来上好这节课。钟艳红的课堂气氛活跃,充分发挥学生的创造力、想像力。钟艳红的学术论文也在市里得了二等奖。

二零零三年五月,钟艳红任职的佛山南海市丹灶中学组织了一场青年教师演讲比赛,这虽是我第一次参加演讲比赛,却一举得冠,拿了个特等奖。我参赛的题目是《做一个好人》。文中谈到要用“真善忍”来衡量,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教师,特别讲到忍时,钟艳红举了一个实例:有一位全校老师和家长都很头痛的学生,在她的课堂上捣乱,钟艳红开导他,最后他在课堂上遵守纪律,并积极参与课堂活动的过程。

在场的老师听了都感动地落泪了。二零零五年,钟艳红被评为优秀教师、佛山市中学音乐一级教师。

钟艳红是学校唯一不收礼的老师。钟艳红说:“学生家长给我的手机卡充值,我就把钱放在信封里,让学生带回家给家长;我到学生家里家访,家长得知我工资不高,塞给我一叠一百元,我没收;中秋节家长送月饼票我也没拿。倒是校长连续三个月给我涨工资,我拿了。半年后,我从副班主任转为班主任,一年后升至园长,这是别人十年都做不到的。”

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钟艳红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广州白云机场被截,被带到机场派出所问讯,下午,被佛山市“610(江泽民集团设立的法外专职迫害法轮功组织)”和南海市公安分局带回南海。

同年九月,钟艳红大学毕业,任教于广东佛山南海市丹灶二中,教工大会上,校长何炽成公开命令钟艳红不得再去北京上访,周末放假离开学校要向他报告。丹灶横江派出所,国保大队的李水清,丹灶镇“610”办公室主任人称辉哥的等都在不同时间到学校找钟艳红谈话,李水清还搜查钟艳红的宿舍。学校搞诬蔑法轮功的活动,团支书叫钟艳红在大会上检讨,被她拒绝。

二零零二年,钟艳红被调入丹灶中学。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日凌晨,钟艳红在丹灶中学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下午,丹灶中学校长何永成打电话将她骗到校长室谈话,另一方面电话通知丹灶派出所、西樵派出所、丹灶国保大队、丹灶“610”办公室等十余人来学校,将她强行拉到派出所、并非法抄家。

十七日凌晨,四条大汉把钟艳红抬到车上,强行送到南海看守所。钟艳红不配合照相、检查身体,被看守所男警察用脚踢,用皮鞋踩。钟艳红被六个犯人抬进南海招大看守所E3仓,钟艳红绝食反迫害,被铁棒撬牙、野蛮灌食两次,险些窒息,第三次(灌食后)被锁在床板上抬去医务室打吊针。

一个月后,钟艳红被转为监视居住,被骗到顺德的洗脑班。钟艳红在洗脑班不配合,一星期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到广东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强制“转化”。

被迫离职

从劳教所回到丹灶中学,校长配合“610”对钟艳红继续迫害,周末故意安排她监考,不准她离开学校,派出所定期找她谈话、签字。因为不想被骚扰,二零零五年十月,钟艳红被迫提出辞职。

钟艳红被迫辞职离开学校,她提前一个星期告诉了学生,学生们自发的纷纷给她送礼物。钟艳红告诉大家,只能送不用钱买的礼物。学生们亲手织的围巾,亲手做的贺卡,亲手折的星星和千纸鹤等等,一大纸箱。

钟艳红说:“这是学生们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而我留给他们的除了亲笔签名外,就是平等的、深深的爱。最后一节课,伴随着缓缓的音乐,我朗读了给他们的告别信,学生利用班会课时间为我开送别会,把我一学期教他们的歌曲,全部唱一遍录下来,每人和我说一段话,也录下来,把这盒录音带送给我,还送了个洋娃娃和一张全班学生签名的卡。”

钟艳红辞职后,回学校收拾东西,被教办主任劳元铭、副校长和校主任以请吃饭的名义,骗到镇的“610”办公室,软禁了一下午。钟艳红和副校长谈及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她很惊讶钟艳红所做的一切,感叹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第二次非法劳教 遭性侮辱

钟艳红于二零零七年七月结婚,婚后由于丈夫在北京工作,她到北京上班。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结婚不到一年,钟艳红就在自家楼下被佛山“610”办公室及丹灶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一行共五人,其中一名女子叫谭洁莹,领头叫邱学院。

第二天,钟艳红被关押进广东佛山南海市看守所。钟艳红的家人找到丹灶派出所要人,遭警察恐吓威胁,要把她的户口迁走,并要求罚款两万元,否则非法劳教三年。钟艳红家人很害怕,在没有经过她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把户口迁出佛山市。

同年四月,钟艳红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强制送到广东省女子劳教所。钟艳红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拒绝体检,被三大队大队长唐湘萍指使吸毒人员强行拖上胸透机,拉到厕所脱裤子取尿等。

钟艳红不穿邪共的狱服,被劳教所的监视看管人员抢走她自己带来的衣服。钟艳红只好穿着底裤和文胸,被强制对着监控摄像头罚站,从早上六点,罚站到晚上十二点,每天手脚都肿起来。钟艳红遭受性侮辱:劳教所找男性来看她不穿衣服的情形,看完警察还来说嘲笑的话;

劳教所每天播放污蔑法轮功的碟片,强制边罚站边看,有时监视看管人员在耳边大声读污蔑法轮功的书。监视看管人员隔三差五就找事来骂。

劳教所内购买生活用品需办理购物卡,但办理此卡要填写个人资料表,表格内容有所属哪个劳教大队,触犯何种罪行等项目,钟艳红不填此表,不承认邪共的“法律规定”。五个月来,钟艳红因此无法购买基本生活用品。

月经来了,钟艳红只好撕烂衣服,用布来垫,没有洗衣粉和肥皂,用清水过一下,又被骂,说脏。因上厕所需要向邪警“打报告”,经“批准”后方可,钟艳红不承认这个变态的程序,曾长达一个星期没有上厕所。到要上厕所时,已经拉不出,拉出血。有时忍不住拉在尿桶里,钟艳红被监视看管人员毒打、辱骂。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钟艳红很少进食,陆续绝食加起来有一个月,身体虚弱。钟艳红的家人非常担心。

钟艳红说:“物资的缺乏、肉体的摧残、精神的折磨,我生活在黑窝里度日如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会用什么手段将我折磨致死。我不配合‘转化’、不看不听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材料,不穿牢服,时时刻刻都经受着生与死的折磨和考验,还有许许多多的细节无法表达,这只是能用语言说出来的无数分之一。就这样,本来是非法判的一年劳教,我被折磨了一年两个月零九天,被非法延期两个月零九天。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家庭被迫破裂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上午,钟艳红在上班途中,被广州市“610”、白云区国保大队、白云区嘉禾街派出所等警察十几人强行绑架、非法抄家,被劫走大量私人物品,并绑架了在她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连信群。当晚,钟艳红和连信群被劫持到广州白云看守所A210仓。

管仓的警察唆使仓里的嫌疑犯不让钟艳红炼功,骚扰她,不让她见家人请的律师。非法劳教的决定书在二零一一年七月就到了,警察瞒着不说,要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的前一天才骗钟艳红说,因为关心钟艳红的身体,要和她去武警医院检查身体,还要戴上手铐和脚镣。

这次体检,钟艳红的血压155,心律不齐,乳腺增生,他们却叫医生不要填写。钟艳红表示,这样的身体状况都是在被关押期间的迫害造成的。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钟艳红被从广州白云看守所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但家人一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不让钟艳红的家人见她,也不让他们送钱送衣服。在那里,钟艳红向白云区法院提起行政控告,但没有答复。钟艳红绝食反迫害后受到野蛮灌食。”

钟艳红说:“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不“转化”就不让洗澡,喊‘法轮大法好’就被用臭袜子捂嘴,被打、被骂也有。在这两年里,所经历的心理折磨不计其数。差不多两年,我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因为有夹控值夜,他们故意弄出响声,吵得我不能入睡。”

钟艳红第三次从劳教所回家一年,丈夫提出跟她离婚。钟艳红说:“我们的婚姻从开始到结束整整七年,可是真正住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两年多。期间想要小孩,都因我屡次被关押,没有实现。迫害中,前夫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和伤害。”

告江泽民

钟艳红说:“由于江泽民一手挑起的这场迫害,我被非法劳教三次,遭受非人折磨和人格侮辱,身心受到严重创伤,家庭破裂。我本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教育界知识女性,本可发挥我的聪明才智为教育事业做出更多贡献,却被迫离开了我所热爱的音乐教育事业。由于迫害,我家人也遭魔难。”

她表示,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以上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一切由江泽民负全部责任。江泽民对我的迫害,构成了非法剥夺公民宗教 信仰自由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侮辱、诽谤罪,故意伤害罪,利用 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以及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等严重罪行。

钟艳红说,“希望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立案侦查,为受害的百姓伸张正义,依法惩办江泽民,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功学员合法的修炼环境,还世间公道,并赔偿我和我家人这十多年来的精神和经济损失。”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山东济南市915人控告江泽民
被迫害至失忆二便失禁 北京会计告江
“大老虎”和石油泪(上)
“大老虎”和石油泪(中)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探索时分】F35停产是假新闻 到底发生什么
【财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邻国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要改变香港选举制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