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虎”和石油泪(上)

人气 4431

【大纪元2015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截至8月13日,大陆超过14.6万人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中国大陆控告江泽民的人数每周以逾万的数量增加。一份份凝聚着血与泪的控告书诉说着十六年来他们的亲身经历悲惨遭遇,其中很多控告者来自曾庆红和周永康长期把持的石油系统。

十六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运动,命令法外专职机构“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通过一个集团来进行的,这就是江泽民集团。江泽民集团除了江泽民这个首恶元凶之外,还有罗干、刘京、周永康等三大元凶。

本文内容:

一、 周永康以迫害法轮功起家 被江泽民选中
二、 曾庆红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统推动迫害、实行毁灭人性的国家恐怖主义
三、 石油系统成法轮功受迫害重灾区
四、石油系统迫害实例
五、周永康被判无期
六、中华民族觉醒 石油系统控告江泽民呼声震动天地
七、全球政要、团体、公众响应告江大潮
八、逾三十家世界主流媒体报导控告江泽民大潮
九、控告江泽民大潮 让历史回归正道

周永康以迫害法轮功起家 被江泽民选中

周永康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四大元凶之一。在江泽民、罗干下台后,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仍在继续,起主要作用的就是被江、罗起用为中共政法委书记,并于中共十七大“入选”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

周永康在进入中共高层前,在中共石油系统盘踞32年,周永康曾担任正部级高官并掌管石油系统13年(1985~1998年)。在其掌管期间,也是中石油最腐败的时期。周永康历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辽宁省盘锦市市委副书记、四川省委书记、中国公安部部长、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书记、中共政治局常委等职。

在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他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残酷镇压法轮功,从而得到江泽民的重用,被提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

今年6月法新社报导,周永康在四川省省委书记任内以强硬派建立“声誉”,包括强硬执行“取缔法轮功精神运动”政策,并引述法轮功的支持者说法“周永康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铺平自己的升迁之路’”。

周永康虽无任何公安工作背景,但却于2002年12月被破格提升为中共公安部部长,并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由于中共各级政府中镇压法轮功的法外专职机构——“610办公室” (后来多用“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挂靠在党委的政法委员会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周永康的这一新职位使其具有了利用公检法镇压法轮功的充分权利。

2012年2月王立军事件后,江派大员薄熙来、周永康试图政变从习近平手中夺权计划曝光。政变的目的为了逃避江泽民集团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迫害法轮功等反人类罪遭到清算。政变计划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周永康凭借中共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负责实施 。

曾庆红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统推动迫害、实行国家恐怖主义

周永康在位时控制的公检法政法委,是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在石油系统老巢,周永康也一直积极推行迫害政策。

作为中国石油垄断行业的代表,中石油、中石化一直掌控在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前政治局常委及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手上。曾庆红被指为“石油帮帮主”,其退休后,周永康被指为石油帮“第一掌门人”。曾、周在这里培植大量亲信以推行其政策实施。

曾庆红堪称江泽民的“狗头军师”,“上海帮”重要成员,曾任“中办”主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等要职,并在1999年至2002年底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他不但为江泽民谋权固位、镇压法轮功、避免被清算出谋划策,并且曾为整个江泽民集团掌控中共党务、组织系统和情报系统。

曾庆红利用中组部迫害法轮功。2001年2月26日,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国务院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即“610办公室”)(注:中共是真正的 邪教)在北京大会堂联合举行报告会,表彰受表彰的单位和个人包括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毒打法轮功学员的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的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党委书记王献安。

据明慧网2012年的一份不完全统计,自周永康担任中共公安部长、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和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以来,经确认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由700名左右上升至1007名。

2003年5月,周永康到原来工作过的辽宁盘锦市的辽河油田视察后,辽河油田“610”、勘探局党委、油田分公司党委立即举行联席会议,讨论打击法轮功事宜。当月联合下发文件,文件中规定:如炼法轮功的职工不“转化”,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后进一步处理。如被教养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到期不“转化”,直接开除 厂籍等等。6月萨斯一解禁,辽河油田“610办公室”、辽河油田分公司党委、辽河油田勘探局党委、辽河油田公安局就开始绑架辽河油田炼法轮功的职工到辽宁 省法轮功“洗脑基地”――抚顺法制学校(对外称为辽宁关爱中心)强制洗脑。一期一个月,至少有数十位辽河油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洗脑班,其间遭到殴打、 不让睡觉和昼夜灌输谎言宣传等虐待。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不让睡觉。(明慧网)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不让睡觉。(明慧网)
酷刑演示:长时间吊打 (明慧网)
酷刑演示:长时间吊打 (明慧网)

石油系统成受迫害重灾区

万名大庆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1998年,大庆,黑龙江 (明慧网)
万名大庆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1998年,大庆,黑龙江 (明慧网)
法轮功因其健康身心的显着效果,很快在东三省深入人心,上图摄于1999年,黑龙江 (明慧网)
法轮功因其健康身心的显着效果,很快在东三省深入人心,上图摄于1999年,黑龙江 (明慧网)

整个石油系统,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非常严重,被非法迫害致死、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及绑架到所谓“法制培训中心”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到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大庆市超过两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劳教、拘留、管制等,众多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虐杀、或长期非法关押、酷刑迫害、高额勒索等。数万人的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遭受株连。这些受迫害者中,大多是大庆石油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极其家属。

在大庆市,包括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等场所酷刑泛滥,打死人不负刑责,而且大庆把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百多种酷刑发挥到了顶峰:烧活人、性虐待、穿恐怖约束衣、钉竹签、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刑罚株连等,集古今中外残忍手段之大全。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不完全统计,东营(包括东营区、河口区、广饶县、垦利县和利津县)和胜利油田的法轮功学员们在十年多的被迫害中,至少遭受过五十多种酷刑折磨。施用酷刑的地点是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以及东营市和油田的不法单位非法私设的刑堂。

酷刑演示:约束衣。约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百种酷刑之一。据称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于精神病人的,越动越紧。此衣由细帆布制作,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被施此刑者,双臂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甚至活活痛死。(明慧网)
酷刑演示:约束衣。约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百种酷刑之一。据称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于精神病人的,越动越紧。此衣由细帆布制作,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被施此刑者,双臂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甚至活活痛死。(明慧网)
酷刑演示:背铐(明慧网)
酷刑演示:背铐(明慧网)
酷刑演示:压床板:受刑者的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脖子和腿被紧缚在一起,使人几乎窒息,再被塞到床下,床上坐着人使劲往下压,使人骨头几近断裂。(明慧网)
酷刑演示:压床板:受刑者的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脖子和腿被紧缚在一起,使人几乎窒息,再被塞到床下,床上坐着人使劲往下压,使人骨头几近断裂。(明慧网)
酷刑演示:吊铐。学员双手被用细绳、手铐长时间吊起,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铐断筋骨,致使学员昏死过去。受刑后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明慧网)
酷刑演示:吊铐。学员双手被用细绳、手铐长时间吊起,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铐断筋骨,致使学员昏死过去。受刑后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明慧网)

酷刑名称如:铁钳掰肉、老虎凳、高压电棍电、长期反铐双手、毒打、打耳光、铐铁椅子、吊铁架子、吊挂、吊铐毒打、五马分尸挂、高压电击太阳穴、强制灌不明药物导致精神失常、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野蛮灌食、鼻饲灌食、半蹲蹶着走(龙抱柱)、软缩带、熬鹰、“死揣”、双手反绑床腿、死人床、关铁笼子、长期戴重脚镣、长时间罚站、吊铐禁闭室、冰冻、关铁笼子电击、关黑屋、半蹲挨蚊咬、灌辣椒水、长期面壁、吊打、长期铐床、冬天戴手铐在室外挨冻、捂口鼻窒息、辣椒大蒜摸眼睛、灌白酒、泼水后电击、坐板、超强度奴工、背铐毒打、喂蚊子、坐飞机、按摩、插天线“洗脸”、皮鞋底打脸、皮鞋猛跺脚、冬天戴手铐穿单衣挂牌游街、香烟烧胳膊、戴背铐头盔、五花大绑在树上当众羞辱、长期封闭关押(吃喝拉撒不让出去)、性侮辱等五十四种酷刑和迫害。

酷刑演示:寒冬里,被折磨昏死后,再被警察用冷水泼醒 (明慧网)
酷刑演示:寒冬里,被折磨昏死后,再被警察用冷水泼醒 (明慧网)
酷刑演示:被迫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施以有生命危险的野蛮“灌食”(明慧网)
酷刑演示:被迫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施以有生命危险的野蛮“灌食”(明慧网)
酷刑演示:性侮辱。女性学员所受的摧残之一 (明慧网)
酷刑演示:性侮辱。女性学员所受的摧残之一 (明慧网)

以下是石油系统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部分实例:

实例一:王斌被活活打死 器官被摘取

大庆石油管理局设计院计算机工程师 、法轮功学员王斌(明慧网)
大庆石油管理局设计院计算机工程师 、法轮功学员王斌(明慧网)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在劳教所被警察残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大纪元资料库)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在劳教所被警察残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大纪元资料库)

大庆石油管理局设计院计算机工程师 、法轮功学员王斌是位优秀的知识份子,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王斌在大庆劳教所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种酷刑。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在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罪犯对王斌进行毒打(教导员冯喜对主犯说,不写保证就往死里打)。结果王斌的颈部大动脉被打断,大血管破裂,扁桃体破裂,淋巴打烂(已切除),锁骨、胸骨、肋骨被打折十几根,睾丸被打碎,身体几处骨折,手背被烟头多处烫伤。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并且身体多处黑紫。

王斌是被大庆劳教所当着四十多人的面被活活打死的。之后,王斌的器官被强摘。

实例二:刘同铃死在铁椅子上

刘同铃(明慧网)
刘同铃(明慧网)

刘同铃,女,53岁,生前是大庆石油管理局萨南实业公司农工商退休家属,家住大庆市让区乘三村。2003年9月12日,刘同铃再次被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 一直绝食抗议,历时短短一个月,于10月12日被迫害致死。去世前两天身体极度虚弱情况下,还被罚坐铁椅子。家人发现其遗体到处青紫,心脏部位有明显电击 的痕迹。

刘同铃到戒毒所就被关入小号迫害,刘同铃绝食抗议。后来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以致昏迷,经体检发现她心律不齐、冠心病、脉管炎等。她以顽强的意志在邪恶的环境中继续证实大法,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害怕,就用棉被将她捂上。

二零零三年九月末,当家人想尽办法见到她时,发现她的两个小腿全肿了,头抬不起来,目光发直,神志不太清楚。警察也说刘同铃已经精神失常。

刘同铃每天早九点和晚十二点都要坐在“铁椅子”上被迫害,警察把刘同铃人摁在铁椅子上,铁夹扣上腿,再戴上脚镣,手反背扣上,椅子上有铁橛,强行掰上,再把铁链子挂上往下拉扣上,两大腿及脚也都被扣紧,一动不能动,一般坐几分钟就会脸色苍白大汗不止,甚至休克。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二日,刘同铃在铁椅子上被折磨已经好几天吃不下什么东西了,身体十分虚弱。当时她要求上厕所,当班警察何秋红不准,由于长时间不让上厕 所,再加上身体过于虚弱,她小便失禁尿在了裤子里,警察何秋红对她大打出手,打得刘同铃脸上都是青紫色的伤。还让队员把她的衣服扒光,让刘同铃受冻。就这样,法轮功学员刘同铃一丝不挂的死在了铁椅子上。

实例三:四天致死人命 遗体它乡火化

张维新(明慧网)
张维新(明慧网)

张维新,女,大庆市油田安装公司三处职工,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进京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二十九日北京来电话让去接人。三十一日下午,去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张维新在返回途中身亡。

二 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张维新女士在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时被绑架,劫持到北京大兴县看守所。和张维新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证实说:八月三十日 上午有一辆黑色轿车,来的人把我俩从号里提出来,一个司机,一个便衣,把我俩送到北京太阳岛宾馆左侧房间里,当时宾馆里有两个一胖一瘦的人接待我们住宾馆 一号房间,屋里有两张床,床上还铐个手铐,他们把我打的真相横幅放在屋内抽屉里。下午两点多,从屋外进来从大庆来的两个彪形男人气势汹汹,一进屋气得说, 在火车里一直站着。说着拿手铐立即冲张维新去戴上手铐,并将她推着带走。

三十一日下午,去接张维新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张维新在返回途中(沟帮子)身亡。年仅四十四岁。大庆市公安系统去了二十多人。其遗体在沟帮子被火化,家人拿到的是骨灰盒。

实例四:何华江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当天就被残杀

何华江(明慧网)
何华江(明慧网)

何华江,男,四十二岁,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四矿采油工。

何华江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大庆市劳教所,并于当日被大庆劳教所残杀。

亲朋好友都知道此前何华江身体健康。当天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后,经卫生所体检合格,遂被关进二大队一楼小号室。警察指使犯人王庆林、江发、赵彦军等残酷折磨何华江,因何华江不写所谓的“悔过书(不再修炼法轮功)”。

当晚上九点至十一点多,犯人开始给何华江洗凉水澡、冻他,将他绑在铁椅子上,把嘴封上,窗户开着。有时还拉到外面冻一会,再拉进来。迫害是在一楼洗漱间进行的,在二楼洗漱间都听到了何华江痛苦的呻吟。犯人王庆林喊:“你写不写?你听没听见?……”在二楼洗漱间去洗手方便的犯人赵立志、卢华山、法轮功学员刘福 彬等人都听到了何华江凄惨的呻吟。

由于迫害时间过长,冷冻的过度,晚十一点多,何华江停止了呼吸。一个健康、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活活的被虐杀了!

实例五:刘生死时骨瘦如柴

刘生(明慧网)
刘生(明慧网)
遭受迫害后的刘生(明慧网)
遭受迫害后的刘生(明慧网)

刘生,女 ,五十三岁,家住采油五厂5-0号,是大庆油田采油五厂供水公司退休职工。

刘生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警察绑架、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并被拆散家庭。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死时骨瘦如柴,体重仅六十斤左右。

二零零六年七月,刘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仅一个月,刘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进食,后劳教所怕刘生死在里面承担责任,将刘生放出。

二 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刘生去大法弟子王艳香老人在大庆五厂租住的房屋,被蹲坑的恶警绑架,除了打印机、纸张、mp3、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及现金五百多元被洗劫 外,当晚刘生被恶警林水、李金瑞、魏涛等人拳打脚踢,直至口吐鲜血,昏死过去。醒来后,失去人性的恶警继续野蛮殴打,致刘生全身青肿。

第 二天,恶警将刘生劫持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途中,刘生被恶警李金瑞打耳光,左耳被打致失聪。在劳教所,恶警魏涛不允许刘生上厕所,导致刘生留下了腹部剧烈 疼痛症的毛病。劳教所看刘生已经被折磨的生命垂危,拒收。在恶警向其家人勒索两万元钱未果的情况下,直至三天后才不得不放人,但这时刘生的身体已经被摧残 的面目皆非,不但不能进食,还不停的呕吐,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锐减至六十斤左右,最终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时多离世。

实例六:李业泉在大庆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李业泉(后左)一家(明慧网)
李业泉(后左)一家(明慧网)

李业泉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是大庆石油管理局射孔弹厂工程师。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他在这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多次生命垂危。

零下十多度环境下被冻得几乎休克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凌晨三点多钟,气温零下十多度,李业泉被劳教所警察拉到外边操场上用手铐铐在铁柱子上,脱掉拖鞋、线衣线裤,冻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将近休克才拉到屋里。次日又被警察“上绳”,将他双手五花大绑反背到后面,绳子都勒到肉里,痛苦难忍。

遭往嘴中吐痰、灌白酒、盐 食道被野蛮插烂 极度虚弱多次昏死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五点多,李业泉再次被劫持进大庆劳教所。李业权一直绝食反迫害,被强行灌食、戴手铐脚镣、警察往嘴里吐痰等,还长时间强迫洗冷水澡。

警察赖仲辉、王英洲等用手捏着李业泉的鼻子,等李业泉憋得张嘴时往里灌盐水,还多次灌白酒。因强行灌食有一半盐水灌到肺里,导致李业泉直吐白沫,一直咳嗽,向外喷盐水近二十多天。

李业泉食道已被插烂,出现肺炎和神经紊乱综合症;体温仅有三十度;身体颤抖、极度虚弱;白血球高达2万;多次昏死、生命垂危。

劳教所恐吓让李业泉死在医院里

警察副所长孟岩威胁恐吓李业泉说:“指定让你死在医院里,不会让你死在劳教所里,我们一点儿责任没有。把安森彪(大庆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放出去,我们已经犯了错误,并向上级做了检讨,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二大队二中队警察中队长刁雪松对李业泉气急败坏的说:“你还在这挺着干啥,你要死就痛快点儿,别在这折磨人。”

二大队警察教导员高中海来到李业泉监室,阴险的对包夹说:“每天半夜十二点,对李业泉耳朵大喊一声,保证他一个月以后精神失常。”

然后高中海又恶毒的对李业泉说:“我不保证你能出去,但我保证在我这你得残废。”

实例七: 左国卿全身浮肿后含冤离世

 左国卿(明慧网)
左国卿(明慧网)

左国卿,男,三十七岁,大庆市石油炼化公司炼油一厂常压车间书记。

左国卿因为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二次被关押在大庆劳教所期间,并未绝食也被恶警灌食迫 害,强灌浓盐水、”上绳”,后造成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三年五月,左国卿被关押到绥化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导致全身浮肿、生命垂危,后于十月在家乡湖南含冤离世。

实例八:杜国聪承受铐手铐、浇凉水、板刷刷背、打生殖器等多种酷刑 被灌屎灌尿

杜国聪是大庆市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车间职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杜国聪被绑架进大庆劳教所。警察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毒打、迫害。刚到劳教所就被关进“小号”,被四个刑事犯严厉看管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不准离开小号半步,吃住、行一日生活与外界隔离。

二零零二年五月,杜国聪被押到一大队严管,强制做重体力劳动。在副所长王咏湘、副大队长王英洲的指使下,刑事犯每天多次毒打杜国聪,多次将他打昏在地后,再把他架起来,其他犯人继续拳打脚踢。

在连续折磨毒打的半个月里,副大队长王英洲多次找来卫生所长姜所长,连续四天四次给杜国聪注射“杜冷丁”及不明药物药。有的警察和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背后议论:这样下去要整死人的。

(2)灌屎灌尿,拳脚打、木方子抽、胶皮管子猛抽及浇凉水等

刑事犯赵金发、李春龙、费庆威等人只听副所王咏湘、副大队长王英洲的指使,把杜国聪的身体当练武场和沙袋。杜国聪在厕所、卫生间、水房、小号、恶警值班 室、休息室等地被刑事犯都用过刑,例如:用拳脚打、胳膊肘拐、木方子抽、两米长的六分胶皮管毒打,还被灌屎灌尿,浇凉水(每次最少一个多小时,最长达四、 五个小时)。

一次六、七个刑事犯在水房对杜国聪实施酷刑时,杜国聪承受不住喊出了声,几个犯人掐住他脖子不让他喊,犯人李春龙拿来木板一下放在杜国聪的脖子上,几个犯人一起压,把杜国聪的脖子硌肿了,昏了过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副大队长王英洲把杜国聪叫到办公室,关上门就打,拳打脚踢一个多小时,杜国聪多次被打倒,把他架起来靠墙继续毒打,直到打不动才停止。 王英洲每次打完后都叫犯人给杜国聪灌药,不吃就从他更衣柜里取出钳子、螺丝刀,撬开嘴就灌;还叫犯人带去水房脱光衣服浇凉水。杜国聪的精神、肉体受到极大 的摧残和蹂躏,致使他经常头晕、眼花、精神恍惚、记忆不清,呕吐等。

刑事犯人费庆威对杜国聪更下毒手,专打杜国聪的心窝和心脏部位,有时垫上垫子打,说这是警察教的,这样打成内伤表面还看不出来。

(3)塑料袋套头、坐老虎凳、木方子绑嘴、背铐、刷背、虐待生殖器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杜国聪被关进小号,每天坐二十公分高的小板凳,一坐就坐二十个小时,连续坐半个月;被四个刑事犯监管,每天只有半夜十二点到早三点让休息,早三点强迫起床继续坐;两犯人倒班看管, 杜国聪每天都被包夹犯人折磨毒打数次。四犯人分别是赵金发、张铁、郎玉柱、赵军民,它们把新塑料袋套在杜国聪的头上至脖子上,用绳捆紧后,四犯人同时各吸几支烟,把烟从细塑料管吐进去,用烟熏他。

犯人还扒光杜国聪衣服,把他绑在老虎凳上,铐上脚镣手铐,浇凉水。十月份的东北北风卷地,雪花飘飞,犯人们在警察们的指使下打开窗户、打开 门,并用自制的喷水器不断的往杜国聪头上喷水浇。几个犯人用胶合板扇风,用小木方塞在嘴上用绳子捆住不让喊,有的犯人找来木方子打。几个犯人穿棉衣、棉裤捂上被子还觉得冷,而杜国聪却穿着单薄的内衣,晚八点到第二天十二点,遭遇了长达十六个小时的折磨毒打。

警察副大队长王英洲叫四个包夹犯人把杜国聪拖去水房接上水管继续浇凉水一个多小时,并叫犯人拿来刷鞋的大板刷子刷杜国聪的背,一边刷一边浇凉水,钻心透骨的疼痛,使杜国聪昏倒在地。

二零零二年十月间,赵金发等犯人把杜国聪的衣服扒光,用脚踢杜国聪的裆部睾丸小便等处,把杜国聪的小便都踢肿、踢黑了,致使半个月上厕所都困难。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警察李海涛指使包夹犯人脱光杜国聪的衣服,以进行所谓“安全检查”为由,用两米长直径为六厘米的胶皮管抽打杜国聪数次,还多次将他打倒在地;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用皮鞋踢他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鲜血湿透了号服上衣裤子,地板上也淌了很多鲜血,警察李海涛还觉得不过瘾,又叫四个包夹犯人拖 杜国聪到楼下水房,用拳脚、胳膊肘、木方子轮番毒打近两个小时。

警察王英洲还指使包夹犯人张铁、郎玉柱扒光杜国聪的衣服,架着他当着四十多犯人的面进行游街,王英洲说:“谁能证明杜国聪有伤,如果说是满身是内伤还差不多。”恶人赵金发说:“打死也没事。“转化”一个能减二十天期,就是打死也不怕,有王咏湘副所长,王英洲副大队长撑腰。”并说:“王英洲副大队交待了,打死了有死亡指标,他给撑着。”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周永康落马全过程跟踪
周永康江泽民联手架空胡锦涛内幕
曾庆红提拔原国安副部长马建的内幕
传周永康供认曾下令将美国华人四口灭门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秦鹏直播】全国多省大停电酿混乱 背后3大隐秘
【时事纵横】25家机构遭巡视 习清洗金融界?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