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养子与令完成外逃 高层准备“弃船”

人气 41323

【大纪元2015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8月6日大陆媒体盘点了令狐剑、薄瓜瓜等几个中共贪官的子女在海外的情况。在大陆长期观察、揭露上海帮问题的郑恩宠律师认为,令计划的腐败是中共体制下必然产生的一个常态,现在中共官员对中共政权根本没有任何信心。像令计划这样的人,在中共内部大有人在,他们都做好逃跑准备。

近日令计划养子令狐剑被曝与令完成都在美国,令狐剑在新加坡时还在操控国内生意,令完成在美国豪宅也被曝光。《纽时》称中共一直向美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美国目前还未同意北京要求,令完成如果泄密,将可能成为中共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令计划养子在海外操控国内生意

令狐剑是令方针之子、令计划的养子,大陆媒体引述消息称令计划安排其弟令完成携“敏感材料”外逃,先飞到新加坡与令计划养子令狐剑汇合后一起前往美国。但该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目前究竟有多少涉腐官员及其子女出逃海外的,官方没有披露过有关数据。在大陆被称为反腐专家的一名中央党校教授曾在2010年披露一个数据:118万官员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定居。这些定居的人中有一个群体是落马官员的亲属,包括他们的子女。

香港《文汇报》引述大陆媒体的报导,盘点了几名落马官员的“海外子女”的情况,“令狐剑”名字首当其冲,令狐剑曾住新加坡,现在美国。去年6月,令计划安排其弟令完成携“敏感材料”外逃,先到新加坡与令狐剑汇合后一起潜逃美国。

报导称在多个长辈被调查之后,滞居新加坡的令狐剑仍在尝试遥控国内的生意。令狐剑被指曾仅用1元拿下一家公司的40%股权,并最终将合作伙伴送入监狱。在雍和宫附近,他拥有十余家公司集中办公。

报导披露化名“王诚”的令完成,从2001年起玩股权投资,与令狐剑一起在公关、广告、私募、城市安防、网络信息安全等领域构筑起复杂的财富版图。

落马贪官被曝多人拥有多本护照

据港媒报导,令计划被抓后,被查出有6本护照,且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手操办。这些护照贴了令计划标准照,但均用的是化名。据悉这是为了工作上需要和突发事件后能“变通”。他还用化名的上亿存款的银行存折,及在天津、承德、崂山、黄山、大陆等处拥有物业。

7月30日被宣布落马的郭伯雄,其儿子郭正钢被曝藏有9本护照,其中4本是2014年5月签发的港澳特区往来的工作护照。郭正钢在今年中共两会前夕,被中共军方总政派专机押解至北京。

落马的四川前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他的管家、原锦江区公安分局局长吴涛2013年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陆媒称吴涛有4本护照,均通过公安系统办理。在当时他就准备携巨款出逃,四川省公安厅通过护照寻找其下落,随后将吴涛控制。

中共官场不管“大老虎”还是“小苍蝇”,都在为自己留退路,准备卷款外逃的实在太多,因此中组部和公安部在今年6月发文,要求各区加强对领导干部因私出境的监管。这是继去年中组部推出出国管理规定后,将规定延伸至科级干部、科级以下干部,他们的私人护照也必须全部上缴,由单位集体保管,科级主要干部因私出境要登记备案,需要得到批准。

郑恩宠:令计划腐败是中共中、高层官员的普遍现象

据《纽时》报导,目前奥巴马政府尚未答应北京要求遣返令完成,熟悉这一案件的几位美国官员表示,如果他寻求政治庇护,将可能成为中共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研究中共官场的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江泽民的势力很早就开始盯着胡锦涛的人,当时胡锦涛上来反腐把陈良宇拿下,把上海帮的锐气打下去了,江派当时是不服气的,他们在胡锦涛身上找不到任何问题,正好在令计划身上找到突破口。他们很早就在收集他的资料,否则令计划下马也没有这么快。”

他还说:“令计划再腐败,也只是中共官场腐败的一个案例,是中共体制下的必然产生的一个常态。令计划是一个聪明的人,他很清楚中共这个腐败的官场,一旦胡退下后,他可能位置不保,所以他弟弟出逃,把财产转移出去,甚至把国家一些机密都带走,都是官场的常态。”

他举例说:“比如薄熙来当年得势时,他仍旧在海外置产买别墅,为自己准备后路。所以从令计划案来看,可以看出中共官员对体制的不自信。现在中共提出的三个自信,实际上是很心虚的,中共内部也没有人信的。”

他强调:“令计划这样的人,中共内部大有人在,他们都做好了逃跑准备。随着江泽民问题的暴露,江泽民家族的人也在卷走大量财产,包括大量国家机密和情报。因此令计划案绝对不是个案,他是中共中、高层干部的一种普遍现象,是‘弃船’而跑。”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2012年中央警卫局的异动
令周结盟 三太子党上书使丑闻爆光
令计划被抓 习近平不要警卫局护卫 从38军调兵
纽时:美拒引渡令完成 中美关系再添变数
最热视频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