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大峡谷超马 台湾选手陈彦博激战7天夺冠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疲累的双腿伤痕累累,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人气: 13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综合报导)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国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历经连续7天分站赛,与24个国家、150多位选手激战,终于在9月27日勇夺总冠军。他表示,跑完赛事后非常累,眼睛都是红的,脚伤蛮严重,尽管如此,仍很开心拿下总冠军。

大峡谷超马赛事 陈彦博激战7天

大峡谷超马赛比赛场地卡纳布(Kanab)位于犹他州,这个地区9月每天平均温度范围为是摄氏8度至40度,起跑点高度为1,626米,7天赛事一共要爬升5,499米、下降4,477米,终点高度为2,651米,比赛要适应温度转变和高度起降,在穿越峡谷时还须注意落石、踩空,也会遇到红岩峡谷、孤峰、沙丘、岩石和沙漠等环境。

陈彦博说,来自摩洛哥的Mohamad是世界著名的职业超马选手,他在MDS撒哈拉沙漠超马赛赢得4次冠军,跑马拉松有2小时18分实力,非常厉害,这次大峡谷超马赛事进行到第3天84km long day,起跑后5公里Mohamad就把他甩开,之后就开始不断与他展开拉锯战。在下午1点温度到达39度,峡谷里没有风,只有炙热的沙与充满刺的杂草,每一步都很痛苦。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疲累的双腿伤痕累累,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疲累的双腿伤痕累累,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陈彦博说,直到61公里CP6检查站,他已经疲累的开始血糖降低,产生呕吐感,头也开始晕眩,快要没有体力继续跑下去,决定在检查站休息3分钟,但一坐下来,意志力已经被击垮,完全无法站起来,极度痛苦……但这时Moha已经追了上来瞬间把他拉开,进入沙漠的地形就消失在前方。

“黑夜来临”,陈彦博说,只能戴上头灯逼自己继续跑,回头一看已经开始有出现亮光,后方选手也陆续追上他了,这时已经连续跑了8个多小时,失去领先的优势与被后方选手追赶巨大的压力,在爬上沙丘后体力完全耗尽,恶心的呕吐感直逼喉咙,他痛苦的跪在沙漠将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抓着地上的沙漠不断咒骂自己,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吗!?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甘愿吗!?”他心里想,难道只能做到这样?“我恨自己的脆弱!恨自己不够坚强……”,大口喘气后,他气愤紧抓地上的沙丢向前方,对着一望无际的沙漠嘶吼。他起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沙漠里,疯狂的继续加速跑下去,直到晚上9点,刮起强风,气温开始降低到6度,“轰!!!”白色的闪电从天空划过他身旁,接着开始不断接连巨响,下起了大雨。

陈彦博:要非常坚强告诉自己“你办得到!”

陈彦博说,他冷静地套上雨衣继续奋战,但没多久开始冷得颤抖吐出白雾,地上的沙变成烂泥、小溪流,小腿不断被树枝划开流血,“我没有停下来,因为停下来,就再也跑不动了,不管环境变得多恶劣、气候有多糟,我只知道,这天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我,我办的到!这句话扎实的出现在脑中,我也相信着。”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台湾超级马拉松好手陈彦博赴美参加G2G 273km大峡谷超马赛事,历经7天的分站赛,终于在27日勇夺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在大约2个小时后,他看到黑夜里前方终于出现了小亮光,连续在2,000米的高原跑了12个多小时,他以第一名完成第三站84km的long day,领先Mohamad30多分钟,累到进账棚没吃东西倒头就昏睡,但也开始有点感冒产生高原反应,不断咳嗽、反胃与拉肚子。

第五、第六天,陈彦博后方选手不断奋力追赶,他仅能咬牙硬撑守住冠军优势,一直苦撑到最后一天,进到终点线,他奋力呐喊、大叫:“没想到真的办到了,我获得了总冠军,再次让世界看到台湾的国旗。”

他说:“在中秋节,虽然在美国无法与家人团聚,但也将最好的礼物带给大家。”

陈彦博以自己的赛事经验说:“当我们遇到最痛苦艰困的时候,确实,很难熬,但你必须要非常坚强的告诉自己,‘你办得到!’将这句话扎实的放在心里,然后在痛苦时不断、不断、不断地重复这句话,它将会像咒语般给你力量,直到最后一刻抵达终点线!”#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