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出面禁军队经商 两军委副主席拒出席

江泽民的贪腐治国(军队篇)系列报导之一

人气 66028

【大纪元2016年0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济林报导)习近平当局对中共军中的强力反腐,终使得军队内部的腐败乱象向外界露出冰山一角。

军中曾经有酒谚:“早上不喝多,上午有工作;中午不喝醉,下午要开会;晚上不喝倒,免得老婆找。酒是粮食做,不喝不好过;酒是粮食精,不喝不是兵;起步一公斤,都是解放军。”

有报导称,某装甲师的体检显示,军官中大面积存在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等症状,这些人上酒桌“威风凛凛”,上战场却迈不出两步。

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被调查时,在其家中搜查出各类珍品茅台多达上千箱,价值上亿元(人民币,下同),而一些军区甚至动用军车长途运输“战备茅台”,似乎中共官兵上前线杀敌已经要靠茅台壮胆了。

追根溯源,中共军队的腐败始于上世纪80年代,加剧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江泽民为了收买军心,给军头恩惠,放任军队腐败。江泽民掌军权前后二十多年,在江的纵容和保护下,中共军队贪污腐败的行为已经达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同时,江为巩固权力提拔了大批将军,利用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胡锦涛,在军中卖官鬻爵,培植势力,到最后甚至走向了活摘人体器官卖钱。

中共军队的贪腐为何走到现在这个状态?本文将以系列报导,揭露中共军中的贪腐。

放纵军队经商 江向军人大许甜头

中共军队经商,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初邓小平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试图“以军养军”。

江泽民在1989年上台后,没有政治资本,在军中也毫无威望,为了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江开始在军中大搞贪腐治军。江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由此军队贪腐一发不可收,前所未有地严重。

举例来说,当时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有报导说,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4艘炮舰、2艘猎潜艇、一艘4,000吨运输舰,对4艘来自北欧的装满7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后来海军舰只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调来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双方对峙约15分钟。在这15分钟里,为走私油轮护航的海军紧急向岸上领导请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军队高层请示。高层下令:“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于是,海军一艘炮舰迅速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整个战斗,历时59分钟。

这就是当年的“黄海炮战”。这个事件造成87人伤亡,事过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受到任何处罚。

1998年9月全中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8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同年11月西山军委、军纪委生活会上,迟浩田表示:“19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级干部挪走私分,每年军费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1998年中共军费加超支共1,311亿。

分析:江同意军队禁止经商有私心

  
朱镕基看到军队经商严重打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军队应当禁止经商的问题。1998年,问题越来越严重。朱镕基再次向江提出这个问题,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在各方的压力下,江不得不下令禁止军队经商。

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江泽民还是使出了惯用的招法,让当时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锦涛出面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后。当时胡既非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而是负责党务,这次只好到军队硬着头皮“虎口拔牙”。后来的多个报导都认为,这是江泽民耍手腕“构陷”,让胡锦涛当“替罪羊”。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江泽民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到后来的禁止经商,看起来好像是相反的动作,但是,江背后的动机却是一脉相承的。
  
江泽民当初纵容军队经商,是因为他在军队中培植亲信、滥授军衔需要一个腐败的环境。军队腐败一团糟现象对江在军队搞帮派是最有利的。但江泽民害怕军队经商会给军人带来更大独立性,不利于其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断了军队的财路,这样军队在经济上不得不依靠江来拨款,听令于江。

石久天说,江其中的另一个目的是“政治构陷”胡锦涛。江泽民的做法,实际是使在前台出头的胡锦涛得罪了军队,也是其后军队对胡不买账的原因之一。

江给胡锦涛出难题

  
《胡锦涛传》一书说,主管军队停止经商、与企业脱钩的任务交给胡锦涛,江泽民的理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除了自己是军委主席,再无军方代表,而其他常委,都有各人分管的一摊事,这项任务交给胡锦涛,相对之下最为说得过去——他不是马上要当上军委副主席了嘛。

书中说,江给胡锦涛安排的第一个插手军队事务的任务,竟然是“虎口夺食”,是把军队十多年来发展起来的商业利益拿走。这到底是给胡锦涛提供涉足军队的机遇,还是故意给胡锦涛出一道两难习题呢?胡锦涛如果无法顺利解决禁止军队经商、与企业脱钩,就表明其才干不足,难以担当大任;而如果禁止了军队经商,又势必极大地得罪军方,对其未来执掌兵符带来极多隐患。

据悉,1994年,江泽民就曾经命令军以下单位严禁经商,说了跟没说一样;1997年,中央又规定“有作战任务的战斗部队”不得经商,下面仍然阳奉阴违。

军队贪腐被揭开了盖子

军队停止经商,与企业脱钩,冲击了无数军人的切身利益,一时间,中共军队掀起变卖、转移、私分军队财产的狂潮。当时中央社的消息举例说:广州军区后勤部在中央下令禁止军队经商之后的五天内,动用军区经济实体的3亿5千余万资金,在广州、深圳和珠海抢购了170多栋高级住宅和别墅,还订购了70多辆旅游车和轿车。

自中共禁止军队、武警、公安经办经济实体后,有关经济利益的争夺,军队与武警为分钱、分赃,爆发武斗,用枪、用炮用装甲车,时有发生。国务院、中央军委不得不于1999年2月2日发出《关于坚决制止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流血事件发生的紧急通知》。

军队经济实体移交过程中还不断发生杀人灭口、携巨款潜逃等恶性事件。中央军委、军纪委在1998年秋天的一次会议上披露,从夏天中央下令以来几个月中己经发生了130起,湖北省军区参谋长、辽宁省军区后勤部办公室主任、济南警备区后勤部代部长等已携巨款逃到海外。

据政论人士伊铭援引某位军内学者透露的情况:前空军司令员王海,到河南军区检查工作,每晚都要回昆明睡觉,因为在河南睡得不习惯;济南军区空军某参谋长竟然带了一批亲信早出晚归飞到深圳炒股。

两个军委副主席拒绝出席总结会 江已准备架空胡锦涛

2000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京召开“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工作总结电视电话会议”。胡锦涛在这个会议上作了总结。

奇怪的是,如此重大的一项举措,任务被吹嘘为“圆满”完成,出席总结会的,除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央军委出席的却只有时任委员于永波、王克,两个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一个都没有露面。

此前有报导说,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因为胡锦涛当时投了反对票,使得江泽民大为恼火。

1999年,江泽民提拔了徐才厚和郭伯雄成为上将。有评论说,至此,江未来在军内架空胡的野心“昭然若揭”。

2002年,在江卸任总书记的同年,郭伯雄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2004年,江泽民最后卸任军委主席的同年,徐才厚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

(接下文)
系列报导之二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胡锦涛晋升4名将官 广州军区改姓“胡”
胡锦涛在身后助力 军队向习近平宣示效忠
习、胡联手分阶段清洗军队四总部  6月底结束
军队再换将 习近平清除“白头”徐才厚残余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习被要求主动退休 当局防傅政华自杀
【秦鹏直播】房屋断供潮来临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远见快评】习达沃斯转向?普京又打脸中共
【新闻大家谈】中共海外“猎狐” 撒多大网?
【财商天下】开放赌马 武汉来真的?
《碧血丹心》——飞天大学学生自编自演节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