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从金庸被迫哀悼斯大林说起

人气: 16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1日讯】香港作家金庸先生写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之十五部武侠小说,大学时就已基本看完,内心是着实佩服先生的大气和广博的知识。十几年后,偶然读到先生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给香港《明报》撰写的时评,对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最让笔者忍俊不禁的是先生于1963年3月6日写的一篇《十年前的两件事》。

金庸先生所言的“十年前”指的是1953年3月。当时他前往大陆旅行,在杭州的一个比较有钱的亲戚家做客。让他印象深刻的两件事,一件是他在岳坟参观时遇见了苏联专家。他当时想拍些照片,却被中共便衣人员阻止,称有苏联专家在场时不许拍照,还记录了他的姓名、地址、工作等等。好脾气的金庸只得收起相机,但内心却十分感慨:在这位民族英雄的墓前,几个外国人的到来,却使一个中国人失去了拍照的自由。岳飞如果地下有灵,不知是站在苏联人一边,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另一件是则与斯大林死去有关。金庸先生记述道:当时大陆各地都举行隆重的典礼,杭州也没例外。街头的政府收音机中,整天播的都是哀乐。干部、兵士、警察、工人、学生等等,臂上都围了黑布。到了下午四时,放起号炮,全市交通断绝,人人要立正致哀,默念十分钟。

彼时金庸正在亲戚家。这家人原本对共产党就不十分欢迎,对于如此隆重哀悼一个外国人更是心存反感,但大家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所以哀悼时间一到,全家人都在大厅上一齐立正,金庸也只好跟大家一起站立默念。等站到六、七分钟时,每个人都很不耐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的表情都很尴尬。随着一个人的笑出声,大家都笑了起来,并笑做了一团。但最终大家还是很快咬住嘴唇,忍住了笑。

所以这件让金庸先生记忆深刻的事情,他的总结就是:一个人的死亡,是严肃的事,但强迫别人哀悼,就未免滑稽了。

想起了当年毛泽东死去时,中共强迫国人哀悼的宏大场面。听老人讲,虽然官媒上报导很多人哭晕过去,但还是有不少人夜晚拉上窗帘,喝酒庆祝毛的死亡。可见,一个人的内心是无人可以强迫的。

从中共建政迄今60多年来,中共强迫老百姓干的事可真不少。强迫资本家交出工厂,导致不少资本家被杀、被自杀;强迫农民加入“公社”,导致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强迫知识份子向党交心,导致中国真正的脊梁所剩无几;强迫学生放弃自由民主,甚至不惜以武力相向,导致天安门广场至少一万生命随风而逝;强迫城镇乡村居民拆迁,导致访民无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犯下了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恶,导致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遇难……

更为可怕的是,中共通过无所不在的政治、文化、经济等各个方面的控制,强迫国人相信“反共”就是“反华”,“爱党”就是“爱国”,混淆“共产党”和“中华民族”、“国家”的概念;强迫人们相信“反党”就是“反社会”、“反政府”,混淆“党”和“社会”、“政府”的概念;强迫人们以为中共为了自己权力的稳定、为了自己既得利益的稳定而喊出的“稳定压倒一切”,与老百姓希望的社会稳定,安居乐业一样……

在中共的强迫中,很多人失去了思考、思辨的能力;然而,还是有很多人,在强迫中保持着清醒,并且通过事实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而且随着世界走向民主的大趋势的兴起,随着中共的丑闻和虚假的历史被曝光的越来越多,愈来愈多的中国人对于种种的“强迫”从内心的反感,开始到公开表示不满。用脚投票,拒绝加入中共,退出中共党团组织,就是中共几十年强迫后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也预示了中共的结局。也是,古今中外历史,哪有一个靠强权、强迫维持的政权能长久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3-11 5: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