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亚裔细分法案”(AB1726)观点汇总(二)

人气 291

3月15日,加州众议院高等教育委员会通过了“亚裔细分法案”(加州AB1726),接下来该法案将进入众议院健康委员会审议。这一法案由众议员鲍伯‧邦塔(Rob Bonta)提出,高等教育委员会3月15日以10票赞成、2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法案要求2017年7月1日起,加州公共高等教育系统、医疗系统针对亚裔和原籍亚太平洋岛国的居民,额外增加附加表格及其他表格,对所在血统族裔详细情况进行登记。

这些族裔包括孟加拉人、苗族、印尼人、马来西亚人、巴基斯坦人、斯里兰卡人、台湾人、泰国人等,当然还包括夏威夷人和中国人等。

而这项仅针对亚裔及亚太平洋族裔的血统、种族细分法案,并未具体说明这些搜集的数据将做何用途。联署法案的加州议员罗达伦(Even Low)说,这些数据或许将帮助加州高等教育方面立法的“公平平等”提供基础。

虽然法案提出者一再强调:“这一法案不在于对解决方案做出预先判断, 它根本就不包括解决方案。”但是听到这一消息,华裔居民的神经还是绷紧了。

著名作家、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对弱势的帮助不应以种族区分

在亚裔和亚太裔群体中,由于社会经济的因素,有些教育会好一些、有些会落后一些,但是作为美国公民,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受到同等对待,对待个别差一些的学生,对他们有一些帮助是应该的。但对他们的帮助绝不应该以种族来区分,这样看来,推出亚裔细分法案事实上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精神。

以种族来区分,给予某个弱势种族更多的照顾,这样的做法是不合理的。每一个种族都有成功者,也都有贫困的、学习差的孩子,那么对于落后的孩子的照顾就不应该划分种族,以种族作为考虑因素。

对于造成加州一些种族在高等教育落后的事实,种族生来平等,教育落后可能恰恰是别的社会问题的反映,比如经济因素、对教育重视的理念等,帮助他们应该从这些方面入手。他认为,实现教育多元化的方法是应该把贫困社区的教育搞好,而不是用种族配额的方式来达到多元化。

主张种族配额的平权法案在40多年的过程中,并未达令弱势族群的教育水平提高。

以哈佛大学非裔学生入学举例,哈佛大学一名非裔教授提出的数据显示,上哈佛大学的非裔学生中,有2/3来自条件较好的家庭,或是比较好的新移民家庭,或者是混血家庭,真正给照顾的本地非裔孩子只占到1/3,这说明以种族来录取,其实也只是照顾了非裔当中那些条件好的,而同时把亚裔或者白人当中条件稍差的学生给牺牲掉了。

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应当从经济角度入手,提高落后地区的教育质量,同时传播重学、重教育的文化,鼓励他们好好的学习,只有这样做才能实现真正的多元化。

“亚裔细分法案”由奥克兰选区的众议员鲍伯‧邦塔(Bob Bonta)提出,邱信福、丁右立和罗达伦这3位来自旧金山湾区的华裔众议员,以及众议员Shirley N. Weber、Das Williams共同联署,要求调查在加州人数多、差异性大的亚裔及亚太裔在公立大学入学及医疗方面的分布情况,法案并未说明这些数据将被如何采用。

这一法案被华裔社区认为是自2014年SCA-5修宪提案之后、再一次挑战209法案的第一步。

2014年险些被通过的SCA-5修宪提案,重新将种族因素纳入加州公立大学招生之中,这一变相的旨在以恢复种族配额制来照顾教育弱势族裔的立法,由于以华裔为主的亚裔团体的坚决反对,最终被撤回。随后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均占2/3多数席位的地位丢失,缺少2/3优势选票的支持,直接挑战209法案已暂无可能。

观点摘自大纪元文章〈赵宇空:对弱势的帮助不应以种族区分〉
原文网址: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6/3/18/n4665507.htm

华裔州众议员丁右立:联署AB 1726为了解州府拨款效用

加州很大一部分预算是投入到教育和医疗项目中去的,忝为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我想了解我们州府支出如何帮助到亚太裔社区更多的信息。

对于华裔社区所担心的法案将会导致学生入学引入种族配额机制。这一法案对公立大学招生没有影响,只是扩展了我们对有关公立大学入学的情况的了解。

加州拥有全美最多、差异性最大的亚太裔人口,这一法案对于保证加州亚太裔的民权非常关键。通过搜集所有加州亚太裔的情况,我们能够保证他们不被排除在获取加州重要的服务和机遇之外,从而能够在加州取得成功。

观点摘自大纪元文章〈丁右立:联署AB 1726为了解州府拨款效用〉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16/3/18/n4665522.htm

洛杉矶竞选尔湾市长的陈钢:以族裔判别某个族社区面临那些问题并不客观

15日在众议会高等教育委员会开会讨论该法案前,曾一一致电给委员会13位成员办公室,其中州众议员威廉斯(Das Williams)尚回信。

很遗憾委员会仍以九位民主党众议员支持,四位共和党众议员放弃投票,通过该项法案,让法案可望继续走下去。

反对AB1726是因为法案单独挑出亚太裔,要求他们提供自己来自那一国,属于那个族裔等详细资料,居心叵测。威廉斯回信说词与他过去支持SCA5的立场无异,但以族裔来判别某个族裔社区面临那些问题并不客观,更正确方法应该是以社经地位来区分。就好像不能因为某人是非裔就该照顾,如举非裔欧巴马总统为例,他怎么可能需要美国政府去帮助呢!

观点摘自世界日报文章〈AB1726法案 拐弯还魂SCA5?〉
原文网址:http://www.worldjournal.com/3830835/article-ab1726%E6%B3%95%E6%A1%88-%E6%8B%90%E5%BD%8E%E9%82%84%E9%AD%82sca5%EF%BC%9F/

洛杉矶ABC学区教委欧阳蓉:反对任何以族裔做考量的制度

虽未亲眼看到法案内容,但从立法人员主张收集不同亚裔社区更精确的人口结构数据来看,感觉这项要求极可能是为了未来的某种配额做准备。个人反对任何以族裔做考量的制度,不管是入学许可或公家机关聘用人选,认为应以个别人士资历而非族裔做取舍,也就是不应该齐头平等。

主张有关单位面对问题应该对症下药,如某学区西裔升学率低,经探讨发现是因为父母财力有限,学区即应该提供免费课后辅导给他们,让西裔学子有机会迎头赶上别的族裔学子的升学率,而不是用族裔来确保他们的升学比例。

观点摘自世界日报文章〈AB1726法案 拐弯还魂SCA5?〉
原文网址:http://www.worldjournal.com/3830835/article-ab1726%E6%B3%95%E6%A1%88-%E6%8B%90%E5%BD%8E%E9%82%84%E9%AD%82sca5%EF%BC%9F/

前加州大学的校董,反平权209法案的提出者,本人是非裔的康纳利:AB 1726是下一个SCA-5前奏

从表面看来,(推行)这一法案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搜集的这些民族信息基本上是无法使用的。

这一法案在表面的措辞上并未公然背离209法案,但我认为AB 1726是被它的提出者有意设计出来的,在下一个挑战209法案的提案被提出之时,能够迷惑住一部分“亚裔”社区。

AB 1726的“设计师”就是目前加州两院占多数席位,2014年推出挑战209法案的恢复平权的SCA-5的民主党立法者。

此前,AB 1726的联署议员邱信福和罗达伦,分别在不同场合表达对SCA-5的支持的时候,分别提到过亚裔细分的思路,以证明SCA-5对弱势亚裔群体的好处,从另一方面证实了民主党人提出的“亚裔细分法案”,意在最终能够再一次推出能够挑战209法案的另外一个“SCA-5”。

帮助自己的种族的最好办法是自强,而非寄希望于额外的照顾。

观点摘自大纪元文章〈康纳利:AB 1726是下一个SCA-5前奏〉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16/3/19/n4666435.htm

硅谷华人协会理事许志忻:AB1726法案与SCA-5有必然联系

搜集亚裔数据的AB1726法案的前身是去年被州长否决的AB176,这两个法案不仅是为了新的SCA-5铺垫,而且是在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而且,支持SCA-5的州议员曾透露AB1726法案的目的和手段:讨论SCA-5,就要全面考察各种族裔和搜集数据。

罗达伦曾表示要对亚裔搜集数据

在2014年3月,时任金宝市(Campbell)市议员的罗达伦在当地电视台KQED的一个有关SCA-5访谈节目中,主持人与罗达伦谈到了人们在前州议员方文忠办公室前抗议SCA-5的事件。

罗达伦说:“主要是华裔社区在抗议(SCA-5)这件事情,但我们要知道,亚裔社区涵盖范围很广,当你去观察柬埔寨人、寮国人、还有东南亚人,许多社区的入学率偏低。”他接着说:“所以,当我们讨论(SCA-5)这件事情的时候,应全面考察各种族裔,并同时搜集数据。”

州议员罗达伦在极力推动SCA-5的努力中,想通过AB176和AB1726法案“搜集数据”“全面考察各种族裔”的目的和手段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AB176和AB1726法案搜集数据的目的就是为了铺垫新的SCA-5。

加州州长去年否决 理由是挑战209法案

AB1726不是新的,是去年AB176法案的重提,只是稍稍改变了一点内容。提案人还是州众议员鲍伯‧邦塔(Rob Bonta)。AB176法案被州长否决,原因是州长认为,AB176与SCA-5一样,涉及挑战1996年通过的加州宪法209法案,涉及挑战美国宪法,加州和美国宪法都不容许用种族和肤色来区别待人。美国高院现在还有几个案子未决,所以布朗州长认为去搜集这些数据会花纳税人的钱,还不如等到最后法院裁定以后再来决定什么是合适的什么是不合适的。这是去年在176法案的时候来做的一个决定。

去年10月,州长杰里•布朗认为AB176法案会“形成社会分裂”而否决。布朗说:“把人按照国籍分类或划分为其他附属类别,也许能方便获得更多资讯,但法案的实施并不一定会符合预期效果。仅仅把重点放在国籍身份上面是不够的。”

所以,就是州长也很清楚AB176法案和AB1726的意图和目的,就是与SCA-5一样的东西。

“马丁.路德的梦想又要破灭”

当年,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最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就提出不要以肤色来区别对待大家。许志忻说。

马丁.路德的四个梦想中有一个是:“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而今天,我看到的就是加州有些人就想退回到马丁.路德那个年代,马丁.路德的梦想又要破灭。

AB1726法案和SCA-5动摇的是美国的立国之本,那不是用择优为本,而是按需分配了,那就是回到了共产主义,或者是社会主义。不是机会平等,勤劳奋斗,击碎的是我们移民的美国梦。

加州现在的执政党,它最终目的就是要把209法案推翻掉。2014年开始他们一直在做不同的提案。当然他们在做任何推翻的法案的时候,都要做一些理论的基础,那么AB1726法案就是这个理论的基础。

白人或黑人,他们一定会上街的

大部分美国人,对于政府搜集私人的信息,非常敏感和怀疑。认为政府也许会在使用这些资讯方面,与自己的意愿相违。所以,美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也有许多美国人不填,以至于美国通过法律,强制地要求接受普查,否则犯法。

去年州长否决的理由,就有一条,要求政府应该对所有选民搜集,而不能只针对一些族裔。

现在,加州专门立法搜集亚裔信息,非常不妥。这对于任何一个族裔都不能接受,华裔也不接受。如果是针对白人或者黑人,他们一定会上街的。

华裔州议员都说法案为了亚裔?

不仅不应该专门针对亚裔搜集信息,这些亚裔议员出来说是对亚裔好,真的不知道如何说了。民主党推出华裔议员来主推这些法案,真有点“恶毒”。

如果是说为了健康而做,那么我就要问这些议员,你是代表这个区所有的选民,包括亚裔、拉丁裔、白人、黑人,包括所有的种族都是你所代表的。那么你为什么只对亚裔来做这些数据的搜集,而不对其他人来做数据的搜集?

去年在为被否决的AB176法案站台时华裔州议员邱信福、罗达伦都讲的非常清楚,就是要细分亚裔的一些分支,让他们以种族的理由进入高等教育。但是,只要这个口一开,以种族的理由也可以反过来限制一些其他的亚裔,比如华裔。

到时候,进大学不是依靠成绩和品格优劣(Merit),而是以肤色和种族来考量。对于不达标而靠种族原因入学的人,反而跟不上,这就起到了“拔苗助长”的反效果。

这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观点摘自大纪元文章〈大纪元专访硅谷华人协会理事许志忻:AB1726法案与SCA-5有必然联系〉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16/3/22/n4668111.htm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相关新闻
加州推亚裔细分法案 华裔忧平权法风波再起
郭宗政:新的SCA-5“非常不公平”
加州亚裔细分法案引质疑  邱信福称此非SCA-5
对“亚裔细分法案”(AB1726)观点汇总(一)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最重要演说释何信号?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