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三传媒本周消失 凸显传媒困境

《太阳报》、亚视、《FACE》停运透显传统传媒困境

亚洲电视、《太阳报》和壹传媒旗下《FACE》杂志在短短一星期内相继停运。评论指传媒面临困境,要反思如何回应读者需求;港人要真相不要维稳。(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89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踏入4月,历史悠久的亚洲电视、创刊17年的《太阳报》以及壹传媒旗下的《FACE》杂志相继告别香港传媒市场。短短一周内,分别有电视台、报章和杂志停业,近日公布的传媒业绩也见亏损,凸显传统传媒业的困境。

有时评家及资深传媒人认为,主流传媒日益大陆化,是流失读者观众的主因;港人需要的是真相,为民发声及捍卫核心价值的媒体才会受欢迎,充当中共的维稳机器没有出路。

东方报业集团日前发公告宣布,鉴于近年香港营商环境转差,董事会决定由4月1日起,暂停出版旗下报章《太阳报》,其电子版及其网站也于同日停止运作。

昨日(31日),《太阳报》及《东方日报》头版分别刊登暂停出版启事,集团称对停刊感无奈,不排除日后经济好转及营商环境改善后复刊。但没有交代《太阳报》员工去留问题。这是继去年7月《新报》停刊后,不足一年内再有收费报章停刊。

有17年历史的《太阳报》早已传出经营不佳,东方报业集团去年10月曾公布,正与一位独立第三者洽商交易一份出版刊物,但今年2月传出双方未能达成共识,交易告吹;有市场消息指该份刊物是《太阳报》。而在宣布停刊前,集团本月初宣布,逢周五免费派发及随《太阳报》附送的《好报》于3月11日起停刊,同时停止资助东方日报慈善基金及太阳报爱心基金的营运,两个慈善基金随即展开结束程序及停止运作,不再接受捐款。

根据东方报业去年11月公布的中期业绩,半年亏损640.7万元,出版报章收入溢利更大减85.5%。

壹传媒《FACE》、亚视停运

除了《太阳报》,壹传媒旗下杂志《FACE》也在3月29日出版告别号,以“最后一面”为封面标题。《FACE》主要以年轻读者和中学生为对象,上个月壹传媒向员工发内部公告,指《FACE》印刷版将于3月底停刊。

另外,有近60年历史的亚洲电视也即将在4月1日停播,亚视负债累累,多次传出欠员工薪津,至今仍未解决。

无线本业27年首见红

即使“一台独大”的无线电视情况也未见好,电视广播(TVB)本月23日公布去年全年业绩,去年持续经营业务录得428.1万元股东应占亏损, 2014年同期则赚12.51亿元。这是TVB自1988年上市以来,本业27年以来首次录得亏损。

曾担任立法会资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主席多年的民主党议员单仲偕强调,赞成停止亚视续牌,不过认为停牌后政府的处理有不足,其中包括把亚视模拟频谱交给港台电视、数码频道一部分交给奇妙电视的安排,他认为应该重新邀请各界竞逐。

至于香港电视王维基一直拿不到免费电视牌照,单仲偕说:“特首对整个媒体都是扼杀的,这是政府管治问题,我们对这个政府已经没有期望了,只有换掉这个政府才能改变政策。”

评论指读者不爱维稳媒体

对于一连串传媒结业和停刊,时评家黎则奋表示,《太阳报》当年出版时是针对《苹果日报》为竞争对手,但这么多年来证明不成功,一直拖到现在才停刊。

黎则奋认为近年来多份纸媒纷纷结业,一方面是经济上的原因,时下青年喜欢用手机上网看新闻资讯,阅读习惯转变,很多人不买报纸。另一方面是政治原因,现在很多主流传媒的内容吸引不了读者,“随着政治变化越来越多,民众对政府不满,但主流媒体却被用来维稳,必定会损失读者。”他以无线电视为例,指其近年内容离地,甚至买很多大陆片照播,他相信即使亚视停播后“一台独大”,也不会太多人看。

前港台节目《城市论坛》监制兼主持人谢志峰曾在东方报业任职,他对于近年来多个老牌媒体结业或停刊感到伤心。

谢志峰表示,香港九七后,政治环境无法按照《基本法》实践,让港人觉得前景没有希望,同时经济环境令到贫富悬殊差距大,令社会累积很多怨气,而这些怨气积累成一个政治取态,“如果一份报纸能够代表这种政治取态,代表人民的呼声愿望的时候,为这些怨气发声,自然成为读者的需要。”

拆局 亲共媒体断资金背后因素

过去一年,以亲共媒体为主的多家传媒机构,先后出现财困甚至倒闭,除了受市场环境等因素影响,背后金主的资金链断裂,也受到外界关注。

以亚视为例,神秘大陆富豪王征2010年成功购入亚视52.42%股权,成为大股东,此后亚视节目急速赤化。有报导指他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有亲戚关系,是江泽民的姨甥。王征当年高调入股,亦获北京银行、中国海外等5家国企资金助力;5年后亚视资金链断裂,被质疑涉及背后政治后台失势。

富商杨受成旗下、创刊56年的《新报》去年7月倒闭。杨受成被指和江派要员曾庆红等关系密切,旗下《新报》曾配合中共江泽民集团“610”系统在香港的部署,替青关会站台,以头版抹黑法轮功。

黎则奋认为,亲建制媒体纷纷倒闭,可能与其背后政治力量就快完蛋有关,“好像杨受成去年(新报)停刊,都扮演不了功能,就算是小骂大帮忙都不需要你了。”

有评论指,控制舆论一向是中共掌权和向民众洗脑的重要工具,尤其是江泽民派系掌权期间,中共透过海外知名富商出面收买海外媒体的“大外宣”策略,据悉耗资几百亿。近年来这些收买媒体的资金,多源自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政法委等江派系统。

比如,2012年薄熙来下台后,《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就披露,薄熙来每年投资数千万给新加坡《联合早报》(经由《明报》老板张晓卿投资),专设重庆频道为其唱红打黑站台。而自去年伴随着周永康入狱,江派势力在中南海高层角力中溃败;亲共传媒的资金断裂,关乎其背后金主失势。

不过滤真相 大纪元逆市上扬

在纸媒纷纷停刊之际,香港《大纪元时报》刚在3月21日正式上报摊发售。黎则奋认为,《大纪元时报》能在逆市中上扬,主要原因是“《大纪元时报》报导所有传媒都不报导的,越来越多人看;你说的是所有传媒不讲的,就越来越多人听。”

他强调,传媒其中的一项功能是传递事实真相,但很多媒体因为政治倾向连最基本的功能都没有,“新闻都够胆删,只是差一步没造假,迟些可能连做假都够胆。”

他认为传媒就是传递讯息,应“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还有监察的作用,“监察政府、监察权贵,揭露真相。再高一点层次就是移风易俗、鼓动风潮、改革社会。”

谢志峰也强调,传媒一定要回应读者的需求,才是长远经营之道。他也认为,一份媒体也必须坚守香港的核心价值,“只有法治和民主才能保障其它的社会价值,譬如公平、公正、廉洁等等。”他说,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发行正印证社会仍有这份空间。◇#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4-01 5: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