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会计师美国国会揭黑龙江警察迫害法轮功

人气 2889

【大纪元2016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华府记者站报导)2002年10月的那一天,对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会计师、法轮功学员于贞洁女士来说,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在黑龙江省省公安医院中,警察把她衣服扒光,示众羞辱。三天之后,奄奄一息的她被抬回家中。

于贞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几次被大陆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非法逮捕和关押。期间,她被注射不明药物,造成脑部受损。

于贞洁弟弟于宗海是一位画家,至今身陷狱中。于贞洁的女儿被黑龙江大学开除。在中共的压力下,于贞洁被迫和丈夫离婚。

2016年5月26日,于贞洁来到美国国会,在“中国人权灾难及迫害者承担罪责”研讨会上,她向美国政府官员以及所有在场的人士讲述了自己的人生遭遇。

以下是于贞洁的书面发言内容(文字略有编辑):

我叫于贞洁,来自中国黑龙江省,修炼法轮大法21年了。在被迫害期间,我是个被暴力强打毒针的受害者。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这场对一亿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原本有着让人羡慕的职业和幸福美满家庭的我,一夜之间亲身经历了一场生不如死的折磨,使我家破人亡,夫离子散。弟弟于宗海仍然在监狱中。

父亲在亲眼目睹我受到非人的折磨而伤心地去世了。这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重点讲述身心被迫害及被药物注射的悲惨经历。

1999年12月,在双合劳教所,警察7天7夜给我长时间戴脚镣手铐,在冰冷的屋里冻我。我的双手双脚被拷着坐在地上。没办法小便。我被冻得双腿麻木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感谢上天,我幸好没冻死,连警察都认为这是个奇迹。

大约2001年,我被转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在那儿我像是个动物般地被关在铁笼子里,坐老虎椅,双手双脚及身子都被拷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在那儿,警察给我一杯水喝。不知道他们下了什么药物,我喝了之后,觉得很不舒服,舌头发硬,头脑没法思考。

之后,警察经常强行给我打点滴。这些药物使我四肢无力, 头痛得无法忍受,直想撞墙。

2002年10月的那天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在黑龙江省省公安医院中, 警察把我衣服扒光示众。这个羞辱给我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三天之后,奄奄一息的我被抬回家。

2006年12月,我再一次被绑架。牡丹江国保大队人员和一群武警拿着枪再次闯入我家,绑架了我。

之后,他们把我送至牡丹江公安医院,给我戴上很大很重的脚镣子,让我动弹不了。

他们还给我强行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我的肚子、后腰和头部非常痛,比女人生孩子还要痛苦。 当时我痛得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醒过来。 我的头和全身浮肿,皮肤发黑,流口水,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大脑反应迟钝。后来,家人把我抬回家。

直到今天,我经常大脑一片空白,语言功能受损,说话不太顺畅,并且,大小便偶尔失禁。

2007年,我逃亡到泰国;2009年3月,联合国营救我到美国。我来到这个自由、民主、和平的国家,生命安全才有了保障。在此,我非常感谢美国政府。

我今天站在这里,再次向美国政府呼吁,请求帮助营救我的弟弟以及千千万万还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让我们一起来终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全面清算全国“六一零”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所有罪行
中共黑社会性质必然导致公检法司系统的全面堕落
石铭:江氏集团杀人的另一邪恶方式——药物迫害
实现亡妻遗愿 南京空军工程师携子诉江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美官员历数休斯顿中领馆罪状
【纪元播报】蓬佩奥:情报显示 谭德塞已被中共收买
【珍言真语】徐考澧:忧临立会 工会团结反抗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薇羽看世间】守护台湾 李登辉的故事之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