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谁给了百度挑战道德下限的“勇气”?

颜丹

人气 776

【大纪元2016年05月31日讯】继搜寻引擎的丑闻不断遭到曝光之后,百度于近日又被曝出输入法泄露用户隐私的恶劣事件。据网络上发布的一封题为《有些事你不记得了,输入法还帮你记得》的公开信所说,“在联网状态下,百度和搜狗输入法会上传你的打字信息到服务器,并且全部都用明文传输”。而所谓“明文传输”,意即“一段未经过任何加密的数据,其他程序员可以轻松查看到用户的全部信息”;“不论是密码、举报信或新闻,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被他人看到”。

在网际网路如此普及的现代社会,用以沟通、交流的打字信息一旦被公开,人们也就毫无隐私可言了。网友告知的那句“所有信息被上传到搜狗和百度的云端”,是否会让长久以来自以为“私聊”靠谱的无数中国网民吓出了一身冷汗?更可怕的是,关乎着个人权益的私密信息一旦被百度截获、盗取,后果则更加不堪设想。究其原因,仅参照不久前“百度搜索”害死了一名无辜少年的案例就可得知,相比良知与道义、甚至法律,“竞价”才是百度赖以生存的终极目标和唯一手段。在代表着利益的价格阶梯面前,百度所信奉的原则与理念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然而,与这般在价格上不断攀爬、力求更高的态势相对的,却是百度努力向下探寻的道德底线。作为一家企业来说,百度在“挑战”职业操守、社会责任、经商之道以及各项法律法规的表现上,似乎是永无下限的。搜寻引擎竞价排名如是,盗取用户信息、实现不正当交易也同样如是。这也正是百度为何明知“明文传输”意味着什么,也从不关闭“明文上传打字记录功能”的理由。对百度而言,商家的目地就是盈利,只要有利可图,不择手段就是必须的,又如何能心存“妇人之仁”?

可笑的是,百度已涉及杀人害命,又哪里谈得上什么“妇人之仁”?被百度竞价排名在前列的虚假广告,早已不再是仅仅关乎诈骗钱财的问题,更牵涉到一起无辜病患被害死、无数起病患快要被害死的惊天大案。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既然背上了人命官司,就该受到法律制裁。然而,百度却有恃无恐,好像没事发生似的,既没遭到相应的惩处,甚至连“(推广信息)每页面不得超过30%”的官方整改规定也未能遵照执行。由此可见,无论对道德批判,还是对法律权威,百度都是无所畏惧的。

商家为了逐利,可以不惜挑战道德以及法律的下限,这恐怕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行不通的。而中国一家企业却能如此大胆的不顾律法、德行与自身信誉,对民众进行欺骗、偷盗,我们不禁要问,百度的“勇气”究竟从何而来?难道它不知道,一旦医疗贴吧中混入了“江湖骗子”,并给这类骗子做了推广,就会有患者因此耽误治疗、甚至失去生命?难道它不知道,一旦打开“明文传输”功能,且从不去修复漏洞,甚至极力推荐人们使用搜狗以及百度输入法,中国的网民就会陷入信息危机,进而给无数人的生活带来巨大的隐忧和麻烦?

答案显然是,百度心知肚明。只是它更清楚,自己真正要竭力服务的客户以及所依附的关系究竟是谁。在“一党独裁”的极权国家,所有的优势资源都归属于“一党”及其权贵家族,全部的市场都被钳控在他们的权威之下,就连司法机构也是为维护此权威而设立的。因此,道德和法律也随即成为有权有势者用来压制、欺凌平民百姓的武器与棍棒。明白了这一点,百度究竟要服务谁,也就更加明朗化了

当“一党”治下的官员都被纳入包括医疗、教育、养老、饮食在内的一切关乎生、老、病、死的特供体系范围之内时,百度这种大众化的引擎搜索方式就不再与一小撮并无搜索需求的人群有关。反之,在这一群体对“维稳”的需求上,百度能够直接获取公民信息的便利条件,却足以帮助他们实现监控、监听的目地。尤其在近20年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镇压异见人士、民间信仰者与不同声音的过程中,互联网早已变成权力的附庸以及帮凶。抛开经济利益的输送不谈,仅在这一点上,百度与中共就能一拍即合。既然跟党国成了好搭档,百度还怕什么?自然是“勇气”十足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魏则西事件”发酵 中央3部委调查百度
百度股价一度暴跌逾9% 市值缩水60亿美元
连清川:百度,垄断者的暴政
外媒:百度作恶 大陆网民吁谷歌回中国
最热视频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