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胁子挟父 前中共高院法官儿子遭绑架

人气: 118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报导)一名北京的年轻人被暴力“绑架”了,当事者竟是湖北省一个县检察院派来的。中共体制内以权谋私能做到什么程度?这故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2016年12月31日,27岁的谢苍穹新婚刚满一周,和妻子一起来到他们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公寓地下停车场,准备去为他100岁生日的祖父祝寿。

谢苍穹 2016 年圣诞 节领取的结婚登记证上 的照片。(谢卫东提供)
谢苍穹 2016 年圣诞节领取的结婚登记证上的照片。(谢卫东提供)

他们走到自己的车子前时,发现车胎已经被割破。很快,数名黑衣男子围上来袭击谢苍穹。谢苍穹极力挣脱并发出痛苦的叫喊声。

他妻子拍下的一段视频虽然画面摇晃,但可短暂看到,他被一群男子按在地上。视频中,可以听到谢苍穹的声音:“我的脚断了”。谢苍穹的妻子对着一名黑衣人喊:“为什么抓我老公? ”“我老公的腿断了…。”

43dd0850bb05876ea322378ad46e7fa3739cee65d9bacbbb96pimgpsh_fullsize_distr

fadeae12988a425cee66dcf297b8f407bf362c2cefcfbbb145pimgpsh_fullsize_distr

谢苍穹被带走后就消失了,家人被告知,他被运往一千多公里外的湖北省。截止至发稿为止,家属没有收到任何正式手续,没有人知道人在哪里。

谢苍穹的妻子当时打110报了警,北京警察找到了一些黑衣人,把他们带到北京市朝阳区小关派出所。从视频上看,家属质问黑衣人有什么理由抓人的时候,黑衣人回说:“犯什么法由法律来决定,不是我们检察机关或公安机关能说清楚的。”当晚7点多,派出所对家属说,湖北省黄梅县检察院称谢苍穹涉嫌挪用资金罪。北京警方把黑衣人放走了。

不过,谢苍穹的家人带上律师到黄梅县寻找,在看守所、拘留所、检察院都找不到他的下落,也找不到那些“办案人员”。谢苍穹的母亲正通 过网络上向公众呼吁:“我非常担忧正直刚强的孩子继续遭酷刑虐待,腿已经断了,生命安全怎么样啊?!我崩溃了,怎么办啊?求大家帮帮我吧,帮助找找吧,转发就是救命啊!”

小团伙滥用法律工具

谢苍穹的父亲谢卫东在加拿大,他是湖北省检查系统刑讯逼供加拿大公民游子期、逼迫其作伪证认罪而牵连的受害者。谢卫东曾是中国律师后来成为最高法院法官,因为看不惯中共体制下的司法系统所为,16年前已经辞职,下海创办提供法律服务的网站。2014年他移民加拿大。

以谢苍穹嫌挪用自己公司的资金为理由抓他令人难以置信,而且,使用黑帮绑架的方式抓人,更令人怀疑其合法性。

熟悉中国法律的谢卫东说:“大陆法律明文规定,挪用资金罪只能由被告户口所在地或者居住地,犯罪行为发生地或结果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我儿子公司注册地、经营地、居住地、户口所在地均是北京,湖北检察机关既没有立案管辖权,也没有地域管辖权,到北京残暴绑架我儿子,是非法的犯罪行为。我儿子在北京经营自己的企业,对企业资产有百分之百的所有权和支配权,不存在挪用的问题,这些湖北检察机关都清楚。他们就是为了拿我儿子、妹妹做人质,逼迫我回大陆,酷刑虐待逼迫我认不存在的罪,成全他们掩盖十几年前谋财害命的犯罪行为。”

“他们明知行为非法,所以不敢按照规定要求北京公安机关协助抓人。另外,法律规定经济罪不能暴力抓人。”

谢卫东说,他们在北京“执法”,北京市公安局有义务和职责审查其执法的合法性,现在北京市公安局把他们放走了,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内部解决的。“我相信,他们是以利相交,不是为了法律的尊严”。

姑姑先出事

谢苍穹的姑姑先一步出事。谢卫东说,他们几乎用同样的非法绑架方式,湖北省黄冈市检察院租用北京牌照汽车,用一周多的时间躲在她妹妹谢卫芳在北京的居所附近,于2016年9月9日,“十几人蜂拥而上,将我妹妹暴力绑架到黄冈市,荒诞指控谢卫芳受贿罪。”

谢卫东说,他们抓走他妹妹时,没惊动北京公安局。他们说她有受贿罪,但没出示任何证据。声称是最高检察院交办的案子,由湖北检察院牵头,黄冈市检察院执行的行动。他妹妹目前仍在关押中,并被一次一次地延长羁押期。

他说,她妹妹是普通工人,已经退休多年,她怎么会“受贿”?家里100岁的父亲和近90岁的母亲都靠她照顾。

谢卫东说,他的亲人受到严重监控,包括不能出国,大家连互通电话都不敢。“我非常担忧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亲人人身和生命安全。”

这一切故事的背景,都发生在加拿大公民游子期在2014年3月18日回中国被抓之后。

故事的主角是游子期

《大纪元》时报2016年12月2日刊登了游子期的故事。游子期的弟弟游晓林是一名私企老板,在1996 年与平安证券有限公司武汉证券交易营业部的一宗商业纠纷中赢了官司。败诉方上诉到全国最高法院,1999年,最高法院的裁决是维持原判,谢卫东是聆讯此案 的3名法官之一。2000年,谢卫东已辞职下海。

2004年,一宗武汉证券交易营业部负责人经济犯罪的一桩诉讼案涉及游晓林,蔡甸检察院根据湖北省检察院的交办,抓捕了游晓林,并就此扣押游晓林企业和个人的资产,扣押了与游晓林案互不相干的游晓林堂哥游晓均、姐姐游子期的企业和个人资产。游晓林已不敢作声,按游晓林母亲邓青的举报,游晓林及游家的财产价值数千万元已被非法处置,变相侵吞。

游晓林的堂哥游晓均已经过世,只有姐姐游子期在加拿大。2002年移民加拿大的游子期,2005年被蔡甸检察院控告侵占她弟弟公司的资产。游子期母亲邓青在举报中表示,游晓林没有告他姐姐,检察院此举是为了阻止游子期回国追讨游家被侵吞的财产,并称这些是当时的湖北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徐汉明和时任武汉市蔡甸区检察院检察长杨先平所为。

2014年3月18日,游子期回中国,在北京机场被蔡甸检察院扣留。游子期通过加拿大驻中国外交官带出来一封信,讲述了她被不断地以不同的罪名延长羁留期,期间受到各种酷刑折磨,被迫做了伪证,伪称行贿了谢卫东。检察院便以这个伪证为据,通缉谢卫东。

从媒体报导中看,中共体制下这类谋财害命事件,似乎已成为黑恶官员的一个成熟模式。利用职务之便,欺上瞒下,利用国内外司法资源为其谋财害命服务。借某一案件之机,无限扣押涉案人及其家族的资产,非法处置,变相侵吞。敢有追讨者,就以编罪入刑封口。

中共体制使人变魔

谢卫东认为,湖北省检查系统的这个团伙,谋了游家的财,现在为了保他们自己的命,要害游子期,“结果牵连了我。为此牵连我妹妹、我儿子,他们不惜一切手段。”

他说,他当时经营媒体,游晓林是投资者之一,这些都是公开的,2004年检察院调查游晓林时都知道这些事实,如果有问题,当时就必须提出。1999年他参与审理那件上诉案时,根本不认识游家的人,不可能不认识而为其在案件审理上谋利益,不存在贿赂罪的客观前提。

谢卫东说,游家遭遇的整个过程,反映出湖北省检察院的那个团伙,利用手中的法律工具,欺上瞒下,达到他们发财的目的。从他们不断变换具体办事的检察院等事实来看,他们对法院和公安没有绝对控制权,“他们都是偷偷做,害怕被曝光。”

有些团伙干的更出格,比如已经下台的前重庆书记薄熙来。谢卫东说,书记能控制公、检、法、司,更可怕。“就像王立军的说法,先把他抓了,没有没罪的。往死里打,哪有没罪的?”

谢卫东认为,这使人变魔的邪恶结果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摧残,对各种信仰的毁灭,使人们不怕天惩”。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就是坏人能抓到“老鼠”,就会被当作好人。江泽民的口号更有煽动性:闷声发大财。

他说,中共团伙们对闷声发大财的理解,“就是别出声,没有人会追究你怎么发的财。就是什么都可以做。”

谢卫东说,针对游家的团伙最高级的是省检察院的头,所以他们把应该公安管的案子也让检察院做,因为他们控制不了公安局。他们看到蔡甸法院没法控制,就把案件转移去黄冈市下面的一个县。“书记如果制造冤案的话,几乎可以达到随意的程度,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都配合,什么都齐全,可以乱真的。”

他说,中国有大量这类的案子,比如县委书记对一个企业家说,你要捐一笔款,企业家没当回事。“书记就跟公、检、法说:我看他就是有问题。书记这一句话,他就一定有问题了。最后他财产没了,什么都没了。这类事屡见不鲜,比比皆是。”

目前中共出现大量裸官,谢卫东认为,这是中共恶果的必然产物。他说:“败坏的社会在摧毁中共政权。中共体制内的人也知道,这个政权不行了,所以他们把儿女和资金转到国外。”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