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徐翔案两会上被高调提出 刘云山处境不妙?

人气: 136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导)中共两会的大幕背后,暗潮汹涌。在两会前夕,当局“打虎”节奏明显加快,而在两会期间,接连释出涉及江派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不利消息。

“徐翔案”最新进展涉大陆股灾

在中共两会期间,“徐翔案”被中共最高法及最高检在工作报告中同时提及。这是继徐翔等人审判结果公布后的最新进展。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报告称,目前徐翔等操纵证券市场案各分案已陆续开庭审理。财新网称,这说明,除青岛中院外,徐翔案涉的多家公司、大量嫌疑人,可能均由检察院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同日,最高检报告还称,严惩“老鼠仓”等证券期货领域犯罪。最高检的材料显示,2010年至2015年,徐翔等人与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在二级市场拉升股价并在高位减持套现获利,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

2016年4月29日,被称为证券市场“私募一哥”的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逮捕。

据报导,此案是审计署在审计某证券公司时,发现徐翔有给上市公司大股东汇款的行为。搜狐、财经网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由于泽熙投资常年替高层人士理财,事件可能牵扯到多名部级官员。

2015年6月初到8月间,中国大陆股市曾发生罕见股灾,习近平当局7月10日派出了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对涉及证券期货领域违法犯罪线索展开调查。

随后,中共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证监会处罚委前主任欧阳健生、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等因涉嫌“内幕交易”先后被抓。证监会上海期货交易所前党委书记、理事长杨迈军被免职。

同时,作为中共救市主力的“国家队”中信证券也因出现“内幕交易”等,包括财务总监葛小波、总经理程博明、董事总经理徐刚等大部分高管被调查。

程博明、徐刚被指是现任江派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刘乐飞的“手下大将”。

股灾后中信证券多名高管被查

两会期间,中纪委监察部网站3月12日发布消息称,近日,中国中信集团纪委首次组织召开子公司纪委书记现场述职评议会。集团纪委成员和18家子公司纪委书记参加会议。

会上,中信证券、中信信托、中信资产、中信重工、中信建设、中信海直等6家子公司纪委书记分别作了述职,重点报告了2016年度履职情况。

中信集团直属于中共国务院。中信集团旗下一级子公司有175家公司,参股、控股公司不计其数,总资产超4万亿。

财新网报导,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去年9月赴中信证券调研。据悉,中信集团董事长、中信证券董事长及各部门高管参加了调研会议。

2015年,中信证券在股灾开始后风波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6月,中信证券与中信集团创立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刘乐飞是现任中信产业基金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据中信证券2014年度报告显示,刘乐飞任中信证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任期2013年12月19日至2015年6月19日;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任期2012年6月20日至2015年6月19日。

股灾背后被指有刘云山父子阴影

2015年“国家牛市”曾让中国大陆股市陷入疯狂。刘云山主管的中共宣传机构高调造势,渲染股票市场已转入牛市。

新华社连日7次发文,当沪深指数达到4000点时,新华社称“A股或许才到‘半山腰’”。而《人民日报》刊文指“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

自6月中旬开始,中国股市暴涨之后暴跌。A股在过去三周蒸发了近21万亿市值,股民账面上的财富不断蒸发。

7月7日与7月27日,习近平当局忙于救市之际,新华社接连在其客户端和Twitter账号上发帖称“救市无效”、“崩溃再现”,明显与习当局唱反调,引发市场恐慌。

多方消息指,2015年大陆A股股灾,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发动的一场“经济政变”。而刘云山父子无疑是其中的操盘手;一方面,在舆论上打击股民对股市的信心,另一方面,通过刘乐飞在中信证券的关系,利用救市内幕消息,恶意操控股市。

另外,自2015年年初起,刘云山主管的中共宣传口对习近平不断地采取文革中塑造个人崇拜的方式进行吹捧。4月初,“个人崇拜陷阱”被曝是江派常委刘云山针对习的“高级黑”,“捧杀”。消息指,有人煽风点火“捧杀”,用心险恶地给习近平挖一个巨大的陷阱,要使习近平被冲昏头脑而跌进去,这就是所谓的“高级黑”。

与“高级黑”相呼应,从今年央视春晚“佯颂阴损”,制造反效果开始;到企图利用任志强事件,以网络“大字报”的形式发动第二次文革;到两会前夕江派控制的新疆无界新闻,公开登载要习近平引咎辞职的“倒习公开信”;再到北京“红歌会”事件掀起“文革风”复辟思潮;可以视为主管中共意识形态的江派常委刘云山发动的一系列“文宣政变”。

多方消息称,习王已经掌握到,除了刘云山家族诸多腐败材料外,还有刘云山、刘乐飞父子是“倒习信”推手的证据。

中共宣传系统遭整肃

股灾过后,习近平阵营的反击如期而至。

去年6月,中纪委官网公布中央巡视组2016年第一轮专项巡视反馈情况。第一巡视组组长王怀臣向中宣部高层进行反馈时,历数中宣部“五大罪状”。

同时,巡视组还把一些涉及相关官员的问题反映转中纪委、中组部等处理。

这次,巡视组向中宣部反馈专项巡视结果时,除了“五大罪状”之外,此轮巡视组提出的问题和意见有不少涉及文宣具体主管的领域。

据报,习近平已将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视为清理的对象。原因在于现主管宣传部门的负责人不能准确地领会和诠释习的思想,甚至有意扭曲误导,经常让习近平“背黑锅”。

去年7月,习阵营高调披露,中共五大央媒已设立新媒体专门报导习近平的讲话及活动,其中包括中宣部旗下媒体今年初也已设立新媒体。这些新媒体的成立与习当局清洗文宣系统同步进行。外界关注,习近平重点布局新媒体,与江派常委刘云山争话语权。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刘云山掌控的宣传系统,与习近平当局的施政发生着严重的对立。在中共封闭、僵化、变异的体制下,习近平当局任何尝试变革的行动,都会触动体制内利益集团和江派势力的抵抗。#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3-15 5: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