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不再宜居 是黑人难民的错吗?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墨尔本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可是随着犯罪率飙升,这个“最宜居”的头衔有些名存实亡。这是不是该归罪于难民移民?禁止难民进入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吗?

据《时代报》报导,来自犯罪统计局(Crime Statistics Agency)的最新数据显示,苏丹裔罪犯制造了全维州4.8%的恶性盗窃案件,是仅次于澳洲出生的违法者的第二大犯罪群体。他们还制造了2.1%的偷车和劫车案件,而苏丹社区在维州人口中的比重还不到1%。

2015年至2016年,涉及苏丹裔罪犯的偷车案件激增,从89起升至155起;同期,恶性盗窃案件从51起增至99起。

此外,来自新西兰的罪犯人数也在增加。同样的,虽然新西兰社区在维州人口中的比重不大,但其犯罪者参与了越来越多恶性盗窃和偷车案件。

犯罪统计局的数据报告已递交给负责安置移民的联邦政府委员会。该委员会会长是LaTrobe选区的自由党议员Jason Wood。LaTrobe附近的Casey和Cardinia两个市政厅也向委员会提交了报告。

Cardinia市政厅的报告称,该市成为越来越多来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大陆的“人道主义入境者”的新家;其中,10-17岁苏丹青少年的犯罪率比苏丹成年居民要高很多。

Casey市政厅的报告称,该市有全维州最多的“高频犯罪”惯犯(1年6次),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住在邮编为3977的地区,即Cranbourne、Botanic Ridge、Cannons Creek、Devon Meadows和Junction Village。

这两个市政厅都称,来自移民社区的年轻人获得各种服务和福利、使用基础设施和体育俱乐部的途径有限。

Wood议员说:“被社会边缘化的年轻移民正在参与帮派活动。”

维州机会平等和人权委员会(Victorian Equal Opportunity &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董事会成员Abeselom Nega说,年轻的非洲裔违法者在媒体上频频露面,在犯罪激增的墨尔本,已成为引发恐惧的代表性团体。

Nega先生说:“毫无疑问,墨尔本社区中存在对青少年犯罪的恐惧。我注意到一些犯罪案件迅速增加。有些事是我们必须正视的,一些弱势社区的年轻人频频犯罪,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犯罪行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人们也要看到其背后的问题。”

Nega认为,教育和就业是问题的关键。“我们还没有能够帮助在学业上挣扎的年轻移民或难民,他们因此辍学。教育是让青少年过有意义的生活的唯一途径。”

“一些非洲社区的失业率目前为40%-50%。当这些孩子长到十七八岁,他们知道自己前途渺茫。他们没有什么技能,没有在市场上有效竞争的语言能力,他们不能上大学或读技校,或成为技工。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一点希望。”

“调查显示,现在找工作非常难,我这还是在谈那些上了大学的非洲孩子,那些为自己和家人做出了正确决定的孩子,他们也在挣扎着。”

而他们的父母因为失业和歧视,也渐渐脱离了社会。

“一些人离开澳洲,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无法找到工作让他们很沮丧。如果一个男人靠着救济金过活,就会觉得丢脸。他们无法面对自己的孩子,因为他们失去了尊严。他们的孩子会说:‘兄弟,你自己又怎么样呢?你自己都找不到工作,还叫我找工作。’所以他们背上行李,离开了这里。”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