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回忆(9):告别肿瘤

作者:杜若
font print 人气: 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上大学时,学校例行检查身体。医生查出我的左肺上长了一个比拳头还大的肿瘤,由于肿瘤太大,把心脏直接压到右边去了,由于胸腔积液严重,医生建议我要赶紧做切除手术,否则不久后就会有生命危险。

对于医生的话,也许我一时还难以相信和接受这个事实,竟然笑着说:“怎么可能?我现在每天都还要跑步,上文体课都要做剧烈运动,都没有觉得呼吸困难。不可能!不可能!”

医生见我很固执,就拿出拍摄的肺部片子。虽然我的父母是医生,但我却没有任何的医疗知识。不过当我看到片子时,我的脑子轰然嗡的一下。右边是正常的肺叶,而左边却全是空的。那感觉就像是,那个人根本没有左肺一样。医生又让我看扫描器的记录,心脏真的跑到右边了。

可是,我每天都还在蹦蹦跳跳,没有觉得呼吸有障碍。医生说:“那是因为你还年轻,生命抵抗力强。再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虽然自己被那张只拍到半个肺的片子震住了,但是心里还是存有侥幸,不可能。

当时我只身在国外,从小的家庭教育,遇到困难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能轻易麻烦人。因为形成了这样的习惯,所以这样的事情我压根儿就没有告诉父母。于是这个“天大的不幸”、“天大的坏消息”就深深的压在了心里。

也许是天生的乐观,也许是大脑的短路,使我一时还没有接收到这个消息所带来的恐惧。不过那段时间开始思考,假如一天我突然不在了,我能去哪儿呢?难道谁也见不到了吗?漆黑的夜晚,我会整夜的不眠,痴痴的望着星空,和上天的那个我根本就看不见的,但是深信存在的那个造物主对话。

我出生在有神论的家庭,父亲早年也看到过一点另外空间的生命。我上中学时,也常常看到眼前有两朵花,都是由光组成的,飘在空中每天跟着我。所以这些经历在我的心里埋下了信仰神绝对存在的种子。

一天,我突发奇想:肿瘤存在,机器能拍到,可神也存在,机器却拍不到。那么,我是否应该相信这个机器得出的结果?我这样问自己,虽然没有得出明确的答案,但是我当时的标准是,除非机器也能拍到神,否则我不相信肿瘤的存在。

这个想法可能很奇怪,让一个不到20岁的学生去面临生死问题,难免心里会多一些侥幸,会多一些离奇的念头。

就是在这么奇怪的想法下,我拒绝告诉家人,拒绝去看医生。并非我不相信医学,也并非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心里相信在这世上还有超越人类的生命存在,他们在看着人。如果因为我相信神,那么就这么去世了,我也没有遗憾。即使在生命逝去的那一瞬间,我还能想着神的嘱托,自然心里会没有遗憾。所以这样一想,心里就没有了恐惧。

但不久后,就在放假那段时间,健康出现急剧恶化,我不能躺下睡觉,常常猛咳、哮喘,伴随着剧烈的刺痛,我常常咳得难以呼吸,几乎窒息,也几乎每天都在流鼻血。每天在剧烈的刺痛和痉挛中挣扎求生。

这些突如其来的恶化,似乎在猛烈摧毁我对神的信念。奇怪吧,明明看不到神,可心里对“神”这个字眼抓的死死的。我的掌纹是断掌,父亲说我这样的掌纹是天生的命硬。小时候,为了训练我的意志,常常让我爬陡峭的山崖,很多次被摔得很惨。但是心里深处,总有一股劲“不服”。于是像个野孩子,被酸枣树扎的像刺猬,都不会停止征服一座山的念头。

我一个人在外居住,鼻血止不住时,我就在房间里大喊“神啊,救我!” 咳得厉害时双手却自动的合十。当时放假时间也没有课业,唯一的课业,就是和这个恶化的身体“沟通”。我常常问它:“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这么折磨我呢?”

一天当我走出家门时,看到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生,正在派发报纸。我也就顺手拿了一份,那上面写的是关于中国法轮佛法的资讯。我对那位女生说:“法轮功啊,我知道,在中国上学的时候,学校的学生老师都炼。我也跟着他们炼过。但是现在中国不让炼了。”

那女生很灿烂的一笑,说:“你应该接着炼啊。”我说:“可是动作都已经忘了,现在学校也没人炼啊。”那个女生说:“我给你地址,周末的时候,你到这个地方来,我们教你。”

就这样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随着学法炼功,鼻血不流了,身体的剧痛消失了,哮喘也停止了。我终于可以躺下睡觉了,还做了很多美美的梦,都是在天上飞的那种梦。

如今已经14年过去了,我也早已告别了肿瘤。回首看看以往的经历,反而像是一个陌生人曾经做的梦。有时想,这个时代,还真像是人神同在的时代。并不是眼睛非要看到神才认可神的存在,而是信念真的会帮助人在现实生活中,达到意想不到的奇迹,超越于人这一层认知的神迹。这样看来,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缔造奇迹的主角。@#

责任编辑:方远

点阅家的回忆】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勋彪炳、垂范后世之千秋功业的,历史上均有关于他们来源的记载。
  • 余松坡觉得气象部门的措词太矜持,但凡有点科学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够用的。能见度能超过五十?他才跳几下我就看不见了。他对着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喷嚏,除了清新的氧气味儿找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学家做了实验,小白鼠吸了一礼拜的霾,红润润的小肺都变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包括毛泽东在内的至少中共三个头目,都讲过一句同样的话,自称:死后去见马克思。于是,这句话便在中共党内,特别是那些职务较高的人中流传开来,大有以死后“去见马克思”为荣的感觉。
  • 总觉得西方的童话是上天留给人的礼物,就像东方的神话一样。它在一个孩子最纯真美好的年纪,在他们的心中播下善与美的种子,让他们相信冥冥之中有善的力量在守护着一切,帮他们在未来抵御这个世界丑恶和残酷的一面。每想到这一点,我都会对上天充满感恩,也总是想找寻童话背后,上天想要传递的真正讯息。
  • 1994 年,传媒披露了发生在埃及的时光倒流4000 年的奇迹新闻:一枚1997 年才要发行的美国银币,被深藏在一座太阳神庙的地底下。一个由法国考古学家组成的考古工作队,来到尼罗河畔最早出现人类活动的地区进行科学考察。他们发现了一座太阳神庙,距今已有4000 年的历史。由于人迹罕至,庙宇早已倾塌,仅是废墟一座,故而显得十分荒凉、破败。当考古学家在对废墟进行挖掘时,在一块古老的石碑下,发现了一枚深埋在地下的银币。 奇怪的是,这不是一枚古埃及银币,而是一枚美国银币;更加奇怪的是,这又不是一枚美国古银币,而是一枚现代银币。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是一枚已经铸造好、准备在1997年才进入市场流通、面值25美分、尚在美国金库中“留守”的未流通银币。美国的现代银币,为何“跑到”4000 年前的古埃及庙宇中?科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
  •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记忆中,常常会被妈妈在恶梦里的喊叫声惊醒。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在妈妈20岁那一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恐怖者的袭击: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革命民兵”突然闯入她和爸爸的住所,进行翻天覆地的抄家,并把无辜的爸爸押往监狱。那时候,还没有我。妈妈没有想到,从此之后恐怖种在了她的心里,令她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恶梦连连。
  • 今年是法轮大法传世25周年,优美富裕的北欧国家瑞典也已经和大法结缘22周年了。22年前,已定居瑞典的王女士邀请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亲自莅临瑞典传功讲法。王女士回忆起这段历史,仍然记忆犹新。
  • 人体有许多方式进行“自我修复”,最能帮我们理解这一点的就是细胞再生及再生医学(又称组织工程学)——探索干细胞和细胞再生的医学领域。膳食在人体再生循环中起着重要作用,食物的选择就像建筑材料。新生细胞的质量取决于当时可用的建材。吃对食物,再生的细胞可以比其更替的老细胞更健壮。
  • 有道是,“鼻闻香臭,舌尝五味”。酸、甜、苦、辣、咸五味的信息,是靠舌面上密布的细小乳头,称为味蕾的味觉细胞来传递的,再经大脑皮质味觉中枢产生兴奋,由反馈环路神经体液系统完成整个味的分析活动。但是有的人在进食时,口中会有异味感,或者不进食口腔内也觉得有异常味道,这常常提示可能得了某种疾病。但是必须在排除年龄、性别、情绪、温度或者口腔卫生不良、味蕾受外界物质的暂时作用等因素后,才能将味觉异常与疾病联系起来。
  • 当椰子树枯死变成空心,你能想到这里会成为一群小动物的家园吗?而且,是对人类非常重要的一群小动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