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武警腐败渠道多样 军官调任士兵遭殃?

中共警察带警犬在天安门巡逻。(法新社)

人气: 9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林澜、萧律生采访报导)最近,中共当局对武警部队进行大调整,12个省区的武警主官被罢免,19名军级将领被免职。时事评论员文昭表示,这是习近平确保十九大安全的做法。另外,一名前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前副队长对大纪元细数了武警部队中腐败的渠道以及军官被调离的结果。

武警腐败渠道多样

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前副队长邵长勇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武警中买卖官位明码标价,腐败种类多样:有下级给上级行贿,武警跟外事执勤单位、地方政府之间存在贿赂关系,武警招待所通过色情服务谋利,在应征入伍环节也赚钱。

他说:“我的一个老领导,他们(对他)说你要提将军的话300万,2010年左右提将军的价格。价格也在变化,也在涨,都明码标价了。一个战士,想当兵要请客送礼;分配一个好的兵种,入党提干,探亲假,甚至复员回家你也得送礼。一个老领导就说过,从一个团你就可以看到整个部队的状态。”

邵长勇介绍,由于武警最主要的有2个任务,一个是执勤,一个是处理突发事件,而这些都跟地方政府有关系,武警中的腐败在这个环节也是层出不穷。他还介绍了一个发生在1996年稍大的腐败案,那是邵长勇当排长的第二年,“我们北京总队里,全国总队最著名的、配备最强、管理最严的总队,在小关那个地方,武警招待所提供色情服务,被曝光后,司政委被辞职。这种事儿看似不可思议,但是非常多,以至于都见怪不怪了。”

5年前,由江派前常委周永康掌控的武警部队参与了其策动的北京“3.19政变”。习近平上任后,开始不断清洗中共武警部队,有十多名高级将领被调查。档案图片。(Feng Li/Getty Images)
5年前,由江派前常委周永康掌控的武警部队参与了其策动的北京“3.19政变”。习近平上任后,开始不断清洗中共武警部队,有十多名高级将领被调查。档案图片。(Feng Li/Getty Images)

1997年,武警(北京总队)战士张金龙,杀害了(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沛瑶。邵长勇说,“张金龙入伍前就有(盗窃)前科,他家里人千方百计的花钱送到部队来了。不久,北京武警总队的副司令开枪自杀。他为什么要自杀?是想把背后(腐败黑幕)抹掉。”

邵长勇还说,低层士官选择行贿对象,就如同押注一场政治赌博,站队如果站错了,就会很惨。“你要是谁都不站队的话,就没有人保护你,要是出事的话,所有的人、事都说你。”而在军队中有权接受举报、查财务的记点一职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因为连这些记点都是靠人脉提拔上来,同时又受军队管制。

另外,据港媒《争鸣》杂志2017年2月报导,武警部队经营的医院、房地产、酒店等经济实体,从2001年到2015年底,每年武警部队可从中收入78.2亿至502.4亿元。

中共武警部队于1982年成立,分内卫部队、专业警种、公安现役部队3大块。其中,内卫部队包括省级总队和机动师,专业警种部队包括黄金、森林、水电、交通部队,公安现役部队包括边防、消防、警卫部队及个别其它部队。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因出动正规军镇压百姓而受到国际谴责,从此将维稳相关的任务,转为武警执行。

根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大量调查报告显示,武警部队高层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换取升迁机会,而武警医院也成为非法器官移植的重灾区。

军官调任,对士兵的承诺被泡汤

香港《星岛日报》19日报导称,4名正军级、15名副军级的中共武警军官上周同时被免职,其中大都是地方总队的主官。部分被免职的军官为:程伟,正军职,曾任中共武警北京市总队政委,去年调任中共武警政治部副主任;唐晓,正军职,曾任中共武警西藏总队政委,去年调任中共武警水电指挥部政委;詹海观,正军职,中共武警后勤部政委。

还有,中共河南总队司令员唐大淮、中共辽宁总队司令员于文福、中共安徽总队政委马立克、中共海南总队政委雷万军、中共天津总队政委王献华、中共北京总队政治部主任苏瑞超、中共西藏总队司令员宋宝善和政委肖阳忠、中共重庆总队司令员何良魁和政委汪海。

另外,中共官方微信号政知见18日还披露了6月12日至17日,青海、陕西、甘肃、湖南、云南、河北省的武警总队司令员被罢免。

《星岛日报》分析认为,这是早前习近平在戴肃军案后作出重要批示下,严抓军队反腐,紧盯武警部队腐败的结果。时事评论员文昭认为是“确保枪杆子、刀把子对于习近平绝对安全”的结果。

据悉,继原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副司令员牛志忠等人落马后,武警副司令员戴肃军中将在2016年10月20日被带走调查,副司令员潘昌杰、副政委姚立功也被免职。

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前副队长邵长勇告诉大纪元记者,中共军队的所属一直在发生变化,从江泽民执政,武警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领导;到胡锦涛,武警被政法委的周永康把持;再到习近平,武警权力回归本垒。他表示,中央对地方武警主官的调动,削弱了军官跟当地执勤单位、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关系,同时也使得原本在这些官员身上行贿的众多士兵,无法达到升迁、转业等目的。

“从排长就跟着一个人往前走,突然这个人变动了,那个底层士兵的整个政治命脉也会有很大的变数,与之相关的行贿渠道又要重新经营。也就是说,上面的变化了,会让好多人都随着变化。”#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7-06-21 8: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