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红公司赚、利损业务赔 台立委吁彻查寿险业

民进党立委林岱桦(中)29日偕同南山人寿企业工会代表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5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过去民众购买保单时常附有一份“红利试算书”,载明期满可取得红利。不过民进党立委林岱桦29日爆料,他接获保险业务陈情,指保户向保险公司出示红利试算书后,公司却以营运困难为由,跟保户私下“和解”,仅支付当初承诺的一半红利,而事后竟以行政命令或民事诉讼方式,向推销该保单的业务员求偿。

过去寿险保单是采“强制分红”,也就是寿险公司计算保费时,要先预估死亡率与未来利率,向保户收取保费后,实际死亡率低于预定死亡率时称为“死差益”,多收的保费必须分红给保户,保户可选择继续存放孳息或领取现金。不过由于银行存款利率低于保单预定利率,寿险公司出现“利差损”,因此2002年底时财政部公布函释,规定寿险公司在“利差损益与死差损益互抵”之后,如果还有盈余,才需要分红。

林岱桦表示,接获保险业务员钟小姐陈情,指15年前她依公司提供的“红利试算书”计算出的红利报给保户,但保单期满后,保险公司却没有任何通知。结果保户申请红利后,保险公司却以营运困难为由,以远低于当初承诺的红利金额与保户“和解”,还要求签保密协议书、禁止消息走漏;更扯的是,事后保险公司会用支付命令或民事求偿的方式,要求业务员买单。

工会:政府偏袒资方

南山人寿工会理事长严庆龙则透露,以公司当年全盛时期的业务人数计算,接下来大约还有一万人左右,会因为“红利”问题面临被追讨的命运;但据保发中心资料显示,2007年保险公司所获得的“死差益”高达655亿元,以此比例推算,2003年至今保险公司总共拿走保户9,100亿元,但保户申请红利时,业务员却要被追讨、求偿,政府政策明显偏坦保险公司一方。

“这是不对的,这等于是拿国人的健康在抽血”,林岱桦要求,金管会应立即废止这项函释,并协助提供回馈保户的方案;此外,一般保险公司会依照金管会提供的“寿险业经验生命表”设计保单,但1989(78)年到2012(101)年间,该表却是一片空白,等于变向提供保险业者上下其手的空间,要求金管会应介入调查。

此外,林岱桦也要求金管会公布各寿险公司因“死差益”所获利的金额,供社会检示;并希望2003年前,持有“特别红利条款”产品、却未取得应有红利的保户,即刻向她陈情,她后续会协助媒合金管会保险局、消基会与金融平议中心,争取保户应有权益。◇

责任编辑:尚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