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 澳洲年轻人拥有住房率跌至三成以下

墨尔本大学从2001年开始对全澳1.7万多人的生活进行追踪调查,并每年对这些人的各种数据进行统计分析。(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2日,墨尔本大学发布的家庭、收入和劳力动态调查(HILDA)年度报告显示,40岁以下的年轻人拥有住房的比例急剧下降,而已经背负房贷的年轻人负债额剧增。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出现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

墨尔本大学从2001年开始对全澳1.7万多人的生活进行追踪调查,并每年对这些人的各种数据进行统计分析。最新出台的报告证实,许多年轻人在购房问题上苦苦挣扎,而且悉尼、墨尔本和首府城市周边地区这样的问题尤为严重。

全澳范围内18岁至40岁以下年轻人拥有住房的比例从2002年的36%下降至25%。而在全澳房地产最贵的悉尼情况更糟,只有不到20%的年轻人拥有住房。

房价的高企导致越老越多的成年子女住在父母家里。2015年,22岁至25岁男子中,60%与父母同住,同年龄群的女子有48%与父母同住。而在2001年只有43%的成年男子和成年27%的成年女子和父母同住。

而对于拥有住房的年轻人来说,情况同样不乐观。与2002年的同龄人相比,他们的负债额翻了一番。

这些购房的年轻人中,有30%至40%的人从前年开始上调了贷款额,但并非为了换更大更好的房子,而主要是用于消费。

报告的作者威尔金斯(Roger Wilkins)教授对澳洲广播公司说:“我认为合理的推测是,在收入不再增加的情况下,人们动用了房贷来支付他们的日常消费。”

他表示,如果房地产市场仍旧无法让年轻人负担得起,那么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一生都买不起房子,不得不靠租房度日。而“目前的退休人群80%以上都拥有自己的住房,当收入下降时,(有住房)能让事情容易很多。”

虽然现在的年轻人在退休后会比现在的退休者拥有更多的退休金,但鉴于负债额的高企,收入上涨疲软,威尔金斯教授警告,那些背负了房贷的人在退休时可能不得不用这些退休金来支付房贷。

“在一个社会中,收入增加停滞会导致(社会)问题,滋生不满情绪,” 威尔金斯教授说。

他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年龄群之间的贫富差距。“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老一代和年轻一代之间的财富差距在扩大。”“而这很大程度上与房地产市场的状况有关。”

年轻人被排除在房地产市场之外、金融与社会效益以及稳定性这些方面综合起来产生的问题成为威尔金斯教授的主要担心。

“这是澳洲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我认为需要政策方面的回应,”他说。“我认为如果你想让更多人拥有住房,那么市场上就需要有更少的投资者出现。”

报告还显示,自从2002年以来,所有年龄群的住房拥有率都在下降。有孩子的家庭住房拥有率从55.5%下降至38.6%,没孩子的夫妇住房拥有率从46.7%下降至35.1%。

在该调查开始的一年,澳洲人的家庭收入上涨强劲。但到了近几年,虽然房价高涨,人们的收入上升却明显放缓。悉尼尤其明显。

在调查连续进行的这15年中,经通胀调整后的全澳家庭平均收入从58,956澳元上升至 76,225澳元。其中悉尼涨幅最弱,只有5182澳元,远低于墨尔本的9785澳元和珀斯的19,276澳元。

悉尼的家庭平均收入在2001年的时候为全国最高,而现在只能排在第四位,位列阿德莱德之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