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邪教发出末日信号(下)

人气: 20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5日讯】上文说到共产党匹配邪教,咋看都是双胞胎,一胎更比一胎坏。这里再补一句:人民圣殿教最后弄个集体自杀,而共党绝不自杀,总是疯狂他杀,杀本教教徒,杀手无寸铁国民!有冰冷数字为记:

据2017年3月2日《共产主义黑皮书》统计,苏共夺权73年,杀国民2000万——10人中有1人被杀。

赤柬(柬共/红色高棉)1975-1979夺权3年8个月,杀国民近300万,占全国人口 1/5,首都金边200万人,3天内几乎被杀成空城。埋人坑就超过2万个。

中国从1949年到1976年“文革”10年浩劫结束,27年间共党杀了8,000万中国人,不含后几十年。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口总和4,700多万,中国一国被杀国民竟达两次世界大战的170%之巨!你说它是个人间党?不是邪教?可它至今还坐在兽皮椅子上吆五喝六、人模狗样、恬不知耻!

看过魔幻大片的都记得,妖怪一旦要死,就会拼命挣扎,越发邪魔歪道。中共魔教党如今知道死期来临,所以行同妖怪。

近年它连发三个末日信号,惊得正常人类目瞪口呆。

**政教密合 不容死角

党国真理部自冠某主义“特色”,极力拔掉政教合一标签。不过这没用。你偷了人家鸡被喊做小偷,不承认也白搭,上法庭还是判你小偷。正常国家部有部长,省有省长,公司有董事长,学校工厂医院街道里弄村镇乡都各有其长,各司其职,服务社会,这不挺简单么?不行!共党必须哪里都安个书记,而且凌驾各长之上。你还不敢不让它凌,那厮有枪!你想往枪口上撞就来。

最近它看出自己气数将尽,便拼命强化本教统治,填充权力真空,要“党建全覆盖”——够3个党员的单位都要建党。此举是其末日恐惧第一个突出信号。

我很纳闷,你教都武装到牙齿了,每日枪顶着老板后脖梗子抢钱索税,还不放心,非要坐老板对面?

国企不说了,原来就是党企,如今党的“恩泽”快速布施到了私企。前些天有党媒报道,中共知乎网党支部成立并召开第一次教徒大会,可谓雷厉风行。知乎网友“村民防火小组第二副组长”跟的也快:我认为本潮很符合政教合一的特点。

近日,大陆著名民企杭州娃哈哈老板宗庆后,在中国纪检监察报配合党媒发文《民营企业是从严治党受益者》曰:年轻人向党组织靠拢的热情不断被激发出来,本司约500名员工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听宗老板这表功口气,指定早已入教。以后名片不如直接印上“娃哈哈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更正点。反正身在大陆,不用像潜伏香港的前特首梁振英那样打死不承认地下党书记双重身份。现在怎样?下台后立马被共党升为党国政协副主席,不是邪教徒可以轻易坐上那位子么?

不说宗书记口中500人是虚是实,“激发”这多青年入教,要害他们怎的?全球去共退党这么热,你许愿入教加薪?不然号称“靠拢组织”那玩意多不实惠。

不过大环境下,我也不该难为宗书记。这不,虽说文章表面充满正能量,但细读还是可圈可点:我们的分公司遍布全国各省(区、市),一些分公司设立时政府承诺的优惠政策一直没有兑现,有的甚至一拖就是十几年(变相控告政府啊);这些年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许多民营企业家都在呼吁降税清费,降低企业负担。浙江省,从去年开始就不再征收地方水利建设基金了。仅这一项我们每年就可以减少支出好几千万元,这对于企业是实实在在的扶持。(你创企30年,这是告诉大家,以前政府每年吃你几千万,这简直是血泪控诉啊);不少民营企业不再把精力花在做好与政府部门的“公关工作”,搞吃吃喝喝,搞迎来送往上。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的关系也简单、清白得多了(加上你的公关费、红包金卡,你能告知一瓶娃哈哈饮品里含了多少腐败成本么)……

可惜,宗老板这种党媒约发的贴金文章并不代表广大私企主。柴路在《民主中国》撰文称:一位私企老板见到我,满脸沮丧地说:“中国的私营企业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我已经将厂子廉价转让了。”他搞食品加工,打拼20余年,据说身价逾千万,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老板对外讲是经营不善,实际是要逃避中共的“党建全覆盖”。他不是党员,上面要他入党,并承诺让他当书记。他说他是生意人,不信马列和共产,拒绝入党。行业党委便要派退休官员来当书记,他顶着不答应:厂里建了党,我的企业就改姓“党”了,“私产”就会沦为“党产”。由于顶牛,有关方面就给穿“小鞋”。于是他一狠心就把厂子卖了。

这位私企老板真是个明白人。但只要你在邪教治下,明白也只有跑路。

在大陆要挟中国老板,还没跑出人们扭曲的理解范围,更邪乎的是“党建”屠刀已然向外企举起。近日党喉人民日报高调宣称外企进入“党支部”时代,舆论哗然。

想起早年我同学在北京京广中心某欧国集团公司做驻华首代,生意自己都能拍板,从没遇到党派个书记替他拿主意的威胁。那时党在外企还属特工,是党员也灰溜溜不敢承认,生怕吓到外国老板,请君回home祖国,那惬意文明的工作环境、高薪、全险、出国培训、带薪度假……不全泡汤了么。如今,社会在进步,中共国居然反向而行,在外企建党。据分析,抢钱还在其次,主要是想控制外国老板意志、中国员工人脑,顺便防范资金回流。如此这般邪教损招,能不逼得世界大公司纷纷南下越南、印度、孟加拉国、柬埔寨么?你说它这不是自寻死路?我上边说它绝不自杀,看来要改口了。

薛荫娴女士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自由亚洲电台)
前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因持续披露中共兴奋剂丑闻,与家人长年遭受打压,逃亡德国,申请政治庇护,公开退党。(自由亚洲电台)

**网难堵 实名补

这是第二个末日信号。邪教越来越发现P民翻墙技术娴熟,堵不胜堵,便一波波推出封网、取缔VPN,加磅五毛,屏蔽敏感词,以跟帖数量多寡定罪……打压虚拟空间不断翻新花样。

随着邪教作恶不息,反抗巨大,真理部、网信办继续抓耳挠腮、坐卧不宁,架不住中国人多堵不胜堵啊。忽一日愚光一闪:有了!买菜刀能实名,发帖也能实名!于是,酷吏们8月末一举公布《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虽然假惺惺弱化“严打”、“决不允许”之类党文化用词,但最终还是呲出了獠牙:规定“后台实名、前台自愿”,换言之就是“我要知道你小子是谁,乱说乱动就办你!”

就像网友jianmang揭露的那样:后台知道你是谁,可读者并不知道你是谁,你照样可以用怪里怪气的名字。前台却不能实名,一旦实名,五毛就无法操作了。

Lifent更直接:以“网络文化整顿”的名义,执行一次网络文化大革命,这是我党急需的。

这不,陕西一教师,因发帖质疑逼捐,被警方行政拘留5日;安徽杨姓男子网上和朋友聊天,随口骂警察深夜下雨还查酒驾傻X,竟被升级为寻衅滋事,行政拘留5日;更倒霉的是河北一住院张姓男子,在网上批评食堂饭菜难吃,也遭警方行政拘留!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我就说这个奇葩党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邪教不敢干的!

安徽界首一微信群主,因在群内发布所谓“辱警”言论,被当地警方处以行政拘留5日。(微博图片)
安徽界首一微信群主,因在群内发布所谓“辱警”言论,被当地警方处以行政拘留5日。(微博图片)

前安徽省检察官沈良庆认为,实名发帖是“中共进一步收紧言论空间,想要起到限制、威慑作用,让更多的人不再讲想说的话。这是共产党一贯的做法。”

“发帖实名”堪称全球独家,邪教首创,映射出中共的末日焦虑——除了继续按照镇压的惯性思维胡干乱干之外,已黔驴技穷。

**爱党驴技:脑控+

“末日信号”之三就是持续死命洗脑。邪教深信枪保统治,但那玩意管不了人心。于是乎,其他信仰人群如基督教、天主教、回教、藏传佛教、法轮大法统统光荣划为共党大敌。常年严打还不放心,便大力培植、奖励疯行于P民中的五毛党、小粉红、爱国叫兽、西城大妈……随时随地命其站街站网,轮番鏖战,教育吃瓜群众。

习王打虎拍蝇5年,去年一年便拿下中共各寨大小头领33万6,000人,(中纪委数据),虽然累惨老王,但既然“开弓没有回头箭”,也只好一再振臂高呼:反腐永远在路上!他心里却明镜似的,这个邪教贼窝谁能洗白?自身再硬,架不住制度烂臭!等待他的最大荣誉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早晚累弹在反腐路上。

别忘了,中共号称8,700万党员,个个入教要发狠宣誓:“随时准备为党牺牲一切,永不叛党”。得,一捏拳头你小命就卖给党了。这可是你亲口发的毒誓,老天爷可听的真真的!到时候党让你“英勇陪葬”,像横店剧情“共产党员给我上”那样,你可少来“我上有80岁老娘,下有待哺小儿,我不能死啊”,没用,谁让你入党!

也别忘了,共邪今天要你命,是昨天前天脑控术后你心甘情愿。这不,去年开始“手抄党章100天”,让你天天重复要命誓言“随时牺牲,永不叛党”!从办公室抄到车间,从搬小板凳坐上访法院门前抄,到累了进足疗店让按摩女帮着抄,直抄到昏天黑地、忘我忘情,忘了今晚还是洞房花烛,且慢!官人佳人暂不行好事,坐在婚床前继续整……呵呵,共党邪教脑洗“功力”何等了得!

年岁大的,耻笑今日后辈创新之余,一准会想起早年“大跃进”被共邪忽悠“大口吃肉,大碗筛酒”的共产大梦,快问问自己:醒了没?

更可恶的是,洗了爷奶洗爸妈,如今轮到洗孩子!不够抄党章年龄没关系,背抄“核心价值观”啊,2012胡总提的,之后习总重提,这让孩子背,政治正确啊!不在内容正与邪,形式一定邪:背不下来不让上学!

这和价值观里的“民主”“自由”同义,还是与“和谐”“友善”贴边儿?但这国特色就是大拨起哄,洗脑劣术步步进阶“脑狱”!没错,共党唱的都跟花儿一样,干的都是折花摧柳勾当。萱萱这么干的目的只有一个:保党晚一天垮,多造脑残多续命。

其实背24个字这点玩意算啥啊,当年我等每天狂背肥大袄袖毛贼东“老三篇”3,000多字玩儿似的,后来才听说毛让P民学习的张思德不是为人民服务,是为鸦片服务,囧的我等;加共党徒白求恩来中国,拒绝为抗日主力国军服务,一脑袋扎到山沟里服务共军,结果手术感染而死。毛做《纪念白求恩》以志。白医生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以命相助的共军,在他去世60年后,以他名义命名的中共“人民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一举上了反人类罪黑名单——残忍活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第37名涉罪医院!这让白医生地下有知,情何以堪!

加拿大共产党几十年前就人类失联了。如今中共大哥风雨飘摇,朝共金三儿随时遭斩,古共老卡业已宣退,越共疑似改弦更张……哦吼!我们赶上为共产邪教消亡丧钟倒计时!这将是本次人类史上的绝版壮境!我们很走运。

父老乡亲们,物极必反!大家静心看着那厮还有几天蹦头,只管开心吃你的瓜。以上是我最近试着给其相面把脉兼论其末日的结果,拿出与同道分享。

结论就是:中共邪教病入膏肓,无药可救,谁想让它起死回生,零可能;要它改良就好比狼改吃草、猪飞上天,砒霜化奶,零可能。魔鬼造出它就是那物种,祸害人类是其唯一使命。

也不能说共产党里没能人。习王已够了得,5年打下千百虎,拍死肥蝇数十万。贪官少了?不贪了?没那个事!听听官员灌完茅台五粮液吐槽啥:不搂钱,不睡美女,我入党当官有病啊?那些台上大话套话屁话连篇的书记,判刑上央视“震慑”后来者时的哭诉:我对不起党的多年培养,利欲熏心,欺压百姓,是世界观出了问题。

一个党能把好人扭曲成魔鬼色鬼贪鬼厉鬼,这个党有救?有人能救?上天能干?不完等啥?就是等个时机。时辰一到,它就和苏东那20多邪党一个宿命。中共高层哪个悟到大趋势,上天解体邪教党时推一把,做个顺水人情,谁就捡了个天大的便宜,成为千古英雄,还将名垂史册;谁不自量力,想凭着人的小胳膊挡着,呵呵,别怪后悔药那时已移民火星。

末日,是邪教中共的末日,不是中国人的末日。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共邪教不沾毛边!邪政垮了,中国人民必然建起民主、自由、法制、福德的新中国。那时的我们,个个都该想想:我为此做了什么?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9-15 4: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