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亚洲法轮功学员聚首尔 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

10月14日,来自亚洲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韩国首尔,召开“2018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金国焕/大纪元)
人气: 42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4日讯】(大纪元韩国首尔记者站报导)10月14日,来自亚洲地区的部分(近二千名)法轮功学员齐聚韩国首尔,召开“2018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向大会发来贺词,告诉他的弟子们:“你们是众生的希望!”

在交流会上,来自韩国、印尼、台湾、香港等地的15位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在学习、工作、生活等环境中,按照“真、善、忍”原则去掉执著、提高心性的修炼过程,以及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过程中的感悟。

10月14日,来自亚洲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韩国首尔,召开“2018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金国焕/大纪元)

寻寻觅觅 找到人生真正目的

来自韩国的法轮功学员林成俊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韩国世宗市的林成俊分享了自己寻找人生真谛,最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人生历程。

大约从4岁开始,林成俊脑子里萌生了“我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在这里?”等诸多疑问。在成长过程中,这些疑问一直伴随着他。由于渴望了解人生真正目的,他入庙学习佛经,23岁时剃发出家。

“僧侣生活虽然持续了十多年,但始终没有解开原来的疑问,只是白白度过岁月。”林成俊后来下山还俗。

2017年,林成俊和妻子及女儿走入大法修炼,他之前的人生疑问都在大法中找到答案。法轮大法属佛家上乘修炼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指导提高人们的身心健康,修炼讲究返本归真,从而达到开智开慧,洞见宇宙的能力。

“我们全家开始修炼后,一切都变了。家庭和睦了,物质生活也富有了,放下钱财之心后,发现得到了更多的补充。”

目前担任村长的林成俊介绍,之前,村民们分成帮派互相牵制,在背后说坏话,互不协调。“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所有事情都变好了,帮派也消失了。农田收获也好了,没有天灾地变。”

如今,林成俊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全村村民都修炼大法、家家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

“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

来自韩国的法轮功学员李善真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韩国的李善真讲述了自己在遭遇种种家庭矛盾时,以修炼人的姿态对待家人,结果先生和孩子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李善真的先生是韩国人,在她移民来韩国近九年的时间里,先生从有钱有房有好工作到一无所有,整整六年先生不敢面对生活、不愿承担家庭重担。他以玩游戏逃避生活,有时还对李善真恶语相向,婆婆有老年痴呆症,孩子6岁了还不会说话。“种种压力压在我心头,真是难!”

李善真不得不做生意来维持生计。有时婆婆给她过关,大多数情况她都能以高姿态面对。“我明白了大法的圆容不破,也明白了师父让我们在哪里都做个好人。今年5月份参加小姑子的婚礼,婆婆在亲戚面前说:‘儿媳妇对我很好。’”

李善真的先生支持她修炼法轮功,此后,她先生被一家公司聘用为会计主管。收到录用消息后,他找她谈心,说他也要学炼法轮功。先生告诉她说,他在面试前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是师父救了先生,挽救了这个家庭。”李善真说。她还经常敦促孩子学法,孩子也变得爱说话了,人也长得越来越漂亮。

在工作与讲真相环境中做到“忍”

香港学员Jasmine Cheung在一家专科诊所工作,专为有各种问题和发展障碍的儿童诊症。修炼前在遇到病童和家长不合作时,她会感到厌烦,甚至动气,但修炼后,她意识到她需要改变自己的心态。当她心平气和地对待他们时,修炼人所带的能量场,纠正了一切不正确的状态。

“我真切地感受到,按着‘真、善、忍’原则做事,情况就会变得不一样。”Jasmine Cheung说。

在工作环境中,她还遇到了其它挑战。由于深受老板的信任,老板把很多工作都交给她做,别人不喜欢做的工作也都推给她,所以Jasmine Cheung经常超时工作。

“别人下班了,只有我留在办公室工作。而我的职位并没有奖金或津贴,干多干少工资都是一样的。”但当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到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时,她变得不太计较了,心里也少了气恨和不公平的感觉。

Jasmine Cheung还讲述了她在香港旅游景点参与向大陆游客讲真相的活动。她说,当她举着真相展板给大陆游客看时,有人竖起大姆指赞好,有人口出恶言。她在数年的坚持中,宽容和忍的能力也提高了。面对大陆人的不同反应,她一般都能泰然处之,不放在心上。

在项目协调中修“善”

来自台湾的法轮功学员黄淑女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台湾的前书店经营者黄淑女讲述了她在担任项目协调人期间如何在修“善”上提升自己。

黄淑女说,她刚担任项目协调人时,由于项目成员们针对项目技术的发展有不同的看法,彼此产生了间隔,这些矛盾亟待她去协调解决。

“我想回避,但回避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我首先从密集的集体学法交流开始,促进整体心性的提升,当心性提升了,技术也很快提升上来。接着我找相关人员交流他们出现的问题。我知道只要慈悲地对待项目组成员,他们一定会接受,也会调整。”

“与项目组成员交流时,我意识到我们要在‘善’上多下功夫。”黄淑女说,当她善意地与一位学员交流后,那位学员真的改变了很多,讲话不再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了。

在整个协调过程中,黄淑女还找到自己有自卑心,总觉得她自己不像前任协调人那样有能力,口才也不好,好像不够资格当协调人。还有怕心,怕做不好,怕别人有看法,怕自己不够圆容而得罪其他人。

从自卑和怕心中黄淑女发现了自己的私心,“怕受伤的心不就是在维护自己吗?怕别人对我有看法不就是有爱面子的心吗?”黄淑女悟到,需要把这些执着心都去掉。

放下自我 向社会主流人士讲真相

来自台湾台北的法轮功学员曹慧玲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台湾台北的媒体人曹慧玲在交流会上讲述了她参与社团活动,与社会主流人士建立关系讲真相的故事。

曹慧玲生性不喜欢交际应酬,对有权有势者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但为了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她逐渐放下自我,克服自身对社交活动的抗拒,适应社团的生态,借此拓展人脉。

在社团活动中,一位长者拒绝了解法轮功真相。曹慧玲了解到,他的父辈几乎都遭到共产党的迫害,他随国民政府迁到台湾,创业成功并成为海外侨领。在大陆经济开放后,他常回上海,受到中共高层礼待。曹慧玲从多方面跟他讲真相,使得这位长者“从幻梦中醒来”。

她说,“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付出,世人都看在眼里。即使我有时在活动中表现得很笨拙,但他们看到了我们坚持真理的毅力,这不只是让他们敬佩,也让他们羡慕。”

大陆游客赴台旅游 踊跃三退

来自台湾高雄的法轮功学员楼欣美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台湾高雄的楼欣美在讲真相过程中体会到信念的力量。

她说,“开始时我很犹豫,不知道如何开口对大陆游客讲真相,但瞬间正念出来,竟没有丝毫怕心,感到全身充满能量,声音原本很小却变得洪大清晰,我竟能够智慧地对着来往的大陆游客讲着真相。”

楼欣美举例说,曾有一位25岁左右的大陆青年,开始的表现是强烈排斥,但很快他就变了,开始认真观看真相展板的内容,而且还坐下来静静聆听电视机播放的内容;在真相面前,青年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最终同意三退(退出中共党、团、少先队)了。当他离开时,向楼欣美道谢。

一对老年夫妇对退党义工讲真相的义举不理解,楼欣美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做这件事没有领钱,完全是无私不求回报。她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不希望可贵的中国人被中共造谣媒体所蒙蔽。结果,这对夫妇同意三退。她说:“每一个生命三退后,我都感佩大法的伟大与殊胜。”

从阻挠到支持 印尼警察变了

来自印尼的法轮功学员陈明莲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印尼的陈明莲介绍说,当地法轮功学员每星期都去中共领事馆前和平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活动持续了多年。可有一天,印尼警察还有市政府机构进行干预,他们以各种不合逻辑的理由轮番地阻挠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领事馆前的活动。

“实际上,作为公民,我们有权利举办活动支持正义,这受到印尼法律的保护。我们向一家法律机构报告了这一情况,并向法律机构的人员讲真相。”

陈明莲说,当时他们压力相当大,但并不退缩,“大家都同意,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正念正行。”

“我也抓住这个时机向警察讲真相。当自己的怕心去掉了,各个部门都明白了真相,我们整体心性都得到提高时,警察还有市政官员也不再来干扰我们的活动,而且警察成了我们的朋友。”陈明莲说。

其中一位年轻警察还把法轮功真相转述给他的上司听。他的上司邀请法轮功学员到他的办公室去交流。“他了解了大法真相后,即刻向他的下属强调说,不可干扰阻碍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和平抗议活动。我们很替他高兴。”

不久之后,这位警长的职位升级了。“再不到一年,又听到他再升职的消息。那是他所得到的福报。”陈明莲说。

“欢迎来到巴厘岛,法轮大法好!”

来自印尼巴厘岛的法轮功学员诺曼爱蒂雅现场发言。(金国焕/大纪元)

来自印尼的诺曼爱蒂雅在高中毕业时得法,大学毕业后在印尼一家政府机构任职。从2010年开始,她与巴厘岛法轮功学员一起向中国游客讲真相,遇到很多考验心性的事情。例如游客不接受真相资料,嘲讽、嘲笑,甚至在她面前丢弃、踢开传单。

她说,最开始碰到这样的事情,容易让她懊恼和放弃,“很长时间我没有察觉并归正。”

后来诺曼爱蒂雅意识到这些是她必须修去的人心执著。“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一定要去对他们讲真相,我应该要有一颗慈悲的心。”她说:“随着多学法,我开始能守住自己的心性,如果有中国游客或者导游对我不好,我的心不会被触动,我会保持真诚的微笑。”

“我拿着真相横幅,正念很强,保持真诚的微笑,我用中文说‘欢迎来到巴厘岛,法轮大法好!’,那时几乎我遇到的中国游客都会报以微笑,或竖起大拇指,接受我发的资料。”诺曼爱蒂雅说。

大陆留学生在学校里讲真相

在韩国首尔留学的大学生艾莉说,她从3岁开始,就在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环境下成长,大法成了她生命中很自然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让我免于被社会染缸过度污染。我在大法中体会到溶于法中的心灵的安宁与幸福。”

在韩国学校里,艾莉在与同学、朋友的相处中实践着“真、善、忍”的原则,同时也利用便利条件向教授和同学传递真相。

比如,在写课题作业中,通过多样的角度链接真相。在与人权有关的课中,从中共对人权的践踏角度讲真相;历史课时她会从共产党的成立和运动历史角度讲真相;上艺术课时她会从纯正艺术角度介绍神韵从而延伸到真相;谈个人经历时,她就从自己家庭受迫害的角度讲真相。

第一次参加法会的具创书(音译)则说:“他们太了不起了,心态、修炼,都让我觉得跟他们差距太大了。印尼大学生的交流太感人了,修炼八年之后才被家人完全接受,在这八年里,她得经受多少内心的煎熬啊,这是说不尽的。这次法会成为我反省的一个好机会。”

曾是政府公务员的柯先生表示,这次法会交流,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通过“比学比修”,除了看到同修做好的方面,也是提醒“自己要如何去改善”。

让澳洲自主业者Bruce Lee印象最深的是,一直坚持在景点讲真相的学员的善心,“有一个警察一直在骂,但那个警察每天还都来看《九评》的视频,这个同修一直都是很善心地跟他讲真相,真的让我很感动。”从中,他也想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真的是我们所要学习的”。#

责任编辑:李缘、高静

评论
2018-10-14 7: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