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中的杀手锏 解密美国金融制裁(下)

人气 14112

【大纪元2018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17日表示,因美国牧师遭拘押而对土耳其实施的制裁,美国现在可予以解除。当天土耳其里拉上扬,国际市场信心也获提振。不过,这个消息带给中共的就不是惊喜了,而是惊吓,因为中共最害怕的事情出现了:美国的经济“核武器”正在显露它的威力。

(接上文)

美国的经济“核武”:金融制裁

在现代经济社会中,金融制裁因为成本小、威力大、难规避而被视为经济“核武”。

金融制裁主要指使用各种金融手段的经济制裁,目的是阻碍、切断受制裁方的资金流动。主要措施包括:

1. 冻结或没收资产。这一招中共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已领教过。因中共协助朝鲜入侵韩国,1950年美国冻结了中国银行系统在美国的资产共计4156万美元。如果今天美国对中共权贵们再用这招,结果或大不同。

2. 冻结或取消援助款项、信贷融资、商业投资。

3. 切断获取及使用美元的渠道。美国通过本国金融系统以及“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SWIFT)和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等国际清算系统,切断受制裁者获取及使用美元的通道。

4. 发起全球金融封锁;制裁对方金融系统。

包括禁止对方银行进入美国金融系统,以及要求全球金融系统禁止与被制裁对象交易,或者封锁对方银行业。例如2018年10月16日,OFAC宣布制裁包括伊朗大银行在内的多家公司,因为这些实体支持伊朗准军事组织“巴斯基民兵”,美国指巴斯基民兵招募童军。

因为美国控制着全球货币结算网络和全球最主要的支付货币系统,因此无论是美国的金融机构,还是外国的银行业,多数都会遵循、配合美国实施的金融制裁。

美国的金融制裁虽然威力强大,但并非可以随意使用的刀兵,而是有着严格的法律和程序制约。

与金融制裁相关的法律,不仅有《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国家紧急状态法》、《爱国者法案》、《国防授权法》等,还有针对特定行为和国家的具体法案,例如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伊朗制裁法案》,针对朝鲜和古巴的《对敌贸易法案》、《古巴民主法案》等。

美国总统和财政部等部门根据上述法律授权,颁布行政命令和制裁名单,来实施金融制裁。

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作为金融制裁的主要执行机构,负责颁布并定期更新被制裁者名单,包括“特别指定国民和阻截人员”(SDN)名单。SDN名单由美国财政部与美国国务卿、司法部协商后拟定,罗列了逾万个实体或个人。美国政府对名单上的受制裁者实行严格的金融制裁措施。

金融“核武”中的轰炸机:二级制裁

如果说金融制裁是美国打击敌对方和人权恶棍的经济“核武”,那么所谓的二级制裁(Secondary Sanction)就是经济核武中的“轰炸机”。

因为大多数美国制裁是“主要制裁”(Primary Sanction),也叫“一级制裁”,只要求美国人遵守制裁令。

但二级制裁则要求非美国人(包括中国实体和个人)遵守美国制裁令。如果非美国人违反禁令与被制裁方交易,美国就会对非美国人实施包括冻结财产、禁止与美国金融系统交易等金融制裁。

所以美国一旦对被制裁方实施二级制裁,就相当于发动全球的金融机构对其进行金融打击。例如美国对朝鲜、伊朗和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就适用二级制裁的范围,无论美国人或非美国人都不能违反禁令与之交易。

9月份上了美国制裁名单的中共将军李尚福,就是因为违反了对俄罗斯的制裁令,而被美国实施了二级制裁措施。中国的丹东银行和昆仑银行因违反美国对朝鲜和伊朗的制裁令,分别于2017年和2012年,被美国执行二级制裁措施,美国金融机构被要求关闭这两家银行的相关账户。

2014年法国巴黎银行因曾违反美国禁令,帮助苏丹、伊朗、古巴等国转移资金,而遭美国二级制裁处罚,认领了史上最大一张金融制裁罚单,认罚90亿美元。

伊朗或成美中金融战导火索

对于在美中贸易战中节节败退的中共而言,“李尚福”相当于美国发出的警告,即美国随时可能会对中共实施金融制裁,金融战一触即发。

而即将到来的美国对伊朗的全面制裁(石油禁令),很可能成为美中贸易战升级为金融战的导火索。

美国认为伊朗未放弃发展核武,决定11月5日起恢复对伊朗能源业的全面制裁,其中就包括二级制裁。

届时,中国公司或个人如果从事有关自伊朗购买、并购、销售、运输或营销石油或石油产品的重大交易,将遭受美国的二级制裁措施,可能会被美国金融系统拒之门外。

中共已经多次表态拒绝遵守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中共是伊朗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中国是伊朗石油的最大买家,去年进口了伊朗四分之一的出口石油。据中共海关数据,2017年中国原油自产1.9亿吨,进口4.2亿吨;伊朗是第五大原油进口来源国,进口逾3000万吨,份额占比7.42%。

中国同时也是伊朗最大的进口国,据《兵工科技》报导,仅2016年,伊朗自中国进口164.17亿美元商品,占伊朗当年总进口额(461.28亿美元)的36%。

伊朗还是中共“一带一路”战略中的重要一环。据中共新华社报导,去年“一带一路” 建设在伊朗取得进展,2017年中伊合作在建项目金额达260亿美元。中共大型国企中石油、中石化、中信集团等都在伊朗有大量投资,11月石油禁令生效后,中国数百亿美元投资或化泡影。

更糟糕的是,如果中共坚持违反禁令,继续进口或投资伊朗石油,这些中国公司很可能迎来美国的金融封锁。而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即便是这些国企也难以承受美国金融制裁的后果。

与中共强硬表态不太一致的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买家——中石化9月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减少了一半。

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胡克(Brian Hook)曾对媒体强调,如果中共继续进口伊朗石油,不排除对北京进行二级制裁。

中共“不能示弱”的政治姿态,加上与伊朗紧密的经贸关系,令中共在美国金融核武威慑面前,进退两难。伊朗石油禁令,或将成为美中金融战的引火线。#

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美出手制裁伊朗 截断伊朗武装部队海外资金
拆解伊朗朝鲜核威胁 川普布大局抗中俄
美国制裁下 欧盟远离伊朗石油 中共顶风作对
学者:美国选情不明 中共借机向澳洲发难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直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直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