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称将“减税降费” 中外专家齐吐槽

人气 15169

【大纪元2018年1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刚结束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当局称要大力给企业减税降费以“提振经济活力”。但一些中外经济专家纷纷吐槽“为时已晚”,并指政策内容语焉不详。

中共称将实施降税降费 被指语焉不详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目前16个省份推出的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政策,是从减税降费、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保障政策落实等角度给予民营企业支援。

而日前中共在北京举行为期4天、于21日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称,2018年,中国总体运行面临的是……变中有忧的局势,经济面临下行压力。2019年的财政政策中,“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外界注意到,经济工作会议未结束,称将减税1.5万亿人民币的传闻已不胫而走。但减税降费政策的相关方向或内容,目前尚未出台。有报导说,“语焉不详”。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没有看到当局给出具体的方案。“不知道它减哪些方面,没看到。光说没有用,减税要减到什么地方、落实到什么地方?这个很重要。”

专家:减税费为时已晚 民企观望 做两手准备

多年来,中国经济政策呈“国进民退”的趋势;中国财经专栏作家吴小平9月11日还发表题为“私营经济初步完成阶段重任”的文章。中国经济不断下行趋势伴随美中贸易战的持续,民营企业对大陆市场已丧失信心。

原中国央行、国有银行分行高层管理人员弘勋日前向大纪元表示:“都不看好这个市场,做好了两手准备,移民,然后在国内看看,如果不好了马上就撤,都是这样的,知道国内现在没办法做。”

“一个县级市来的朋友就说了,那边民企大概50%-60%已不干了。他是中国一知名品牌的老板,是在国内有影响力的‘长江商学院企业CEO培训班’的学员。有很多期都有著名的企业老板。他这一期班上大概有100多人,全都移民了。”弘勋说。

经济专家谢田教授向大纪元记者分析,要减税降费来提振经济活力,可能比较困难。基本上中共现在似乎在亡羊补牢,是试图弥补美中贸易战所造成的中国经济迅速恶化;欲给中国经济输血,给企业减轻压力。但是现在为时已晚。

“来得太晚,不能解决关键的问题。对中国的经济来说,它出口放缓、订单减少,这是最大的问题。减低一点税赋、税费恐怕不会对刺激企业产生太大作用。尤其是对中国的供应链向外转移的企业来说,更可能是杯水车薪。已经晚了。”谢田说。

巩胜利也表示,2017年1月份,川普政府上任不到1个月,就宣布了大减税计划;减税计划出台后,欧洲、日本等国家纷纷跟进。他说:“2018年现在来搞已经晚了,人家已经实行1年了。所以中国今年的企业竞争力大面积地向下喔!企业的生产、营利都面临了难题。”

分析人士盘点“为时已晚”因素

中国央行24日公布的季度调查显示,企业家信心指数降至67.8%,按季跌3.4%;企业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降至35.4%,按季跌1.8%。其中,31.1%的企业家认为宏观经济偏冷。出口订单指数为45.5%,比上季下降3%,比去年同期下降2.9%。

独立政经分析人士秦鹏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严重衰退、崩溃式下行。

大陆的投资增长缓慢;美中贸易战胶着,企业出口后续订单出现问题;消费增速亦大幅下滑。今年1月份中国消费税收入为1,468亿人民币(为1-2月资料平均),至11月大幅下滑至170亿人民币;

中共财政收入10月份下降3.1%;11月份财政收入、税收分别下降5.4%、8.3%。官方称因减税降费所导致。但外界质疑。

秦鹏认为,中共税务局的征收力度一直在加大,所以现在下降只能是因为税基(GDP总量)出了问题。“经济衰退已经发生,而且下行还会继续。”

日前,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于演讲时曾表示,中国GDP实际增长1.67%,另外一种测算是负值。

“再者,大陆民营企业家经营的信心已严重受挫”。秦鹏说,2008年至今年9月,“国进民退”越演越烈,几乎所有中共的政策,都是对民营企业家的沉重打击。

“中共当局发现经济出了严重问题,10月份开始政策大逆转,出台新政策声称要扶植民营企业,并说民企是‘自己人’。但政策待遇并没有根本性变化,几个人敢相信?谁敢投资?第三,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已初步爆发,还会更加严重。”他表示。

今年以来,P2P频频爆雷;公司债务、地方债违约不断发生;银行不良贷款截止第三季度已超过2万亿,进一步恶化了本来已经积累的债务危机。秦鹏认为,明年会更严重。“再有,国际环境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中国失去了转型、化解经济问题的良好国际环境。”

“今非昔比,需要的减税力度不同了,需要的辅助的措施也不同了。还一重要的问题,我认为,即使现在需要减税降费,恐怕中共当局也不肯。它那庞大的政府机构、8,000万吃财政饭的党员,需要通过税收去养活。”秦鹏说。

中国有全球第一大公务员队伍

巩胜利也表示,中共当局提大减税,大减费口号。但比如大减税后,中共当局的7级架构的党政双核心要不要减少?那都要财政供养。它比欧美法治国家多了3级以上的政府人员,成本相当高。

“中国公务员队伍全球第一大。它现在如果没有精兵减政,没有压缩政府的、党的、还有政府架构的举措,那它的减税降费是可怕之举。没有配套的简政放权,减税那不等于是政府要关门了。”巩胜利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民间要求减税 中共反向加税的背后
何清涟:中国终于开剪富人的羊毛
社科院预计明年大陆GDP增长放缓
压力巨大 大陆房企5588亿元债券到期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思想领袖】柏乐志:澳洲大学为何开除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