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4节气中的修行故事】

“冬至”一阳生,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十四节气修行故事,合肥雪景。(Shutterstock)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9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旧金山的冬至前后,正处于雨季,别有一番景象。但见旧金山海湾,乌云翻滚奔腾,从四面八方涌来,直压海面。瞬间大雨磅礴而降,仿佛千万支利箭激射大海,波浪汹涌。风雨骇浪中的金门大桥,宛如金龙卧波,气势非凡;传说中的恶魔岛,正被白娘子“水漫金山”。

漫步艺术宫,仿佛来到了古罗马。尤其那高耸矗立的罗马圆柱,雄伟气派,很有雅典娜神庙的遗风。一组组红色的石柱上,站立着一位位仙女,低首垂泪,仿佛在雨中讲述着古罗马一篇篇荡气回肠的神话故事。

徘徊在斯坦福大学罗丹雕塑园,《地狱之门》中的思想者,在沥沥细雨中,手托下颚、屈膝而坐,望着在地狱中沉浮挣扎的众生,流露出同情与不忍。他无休无眠地沉思着,思考着:人类如何能超越生死,如何不堕落地狱……

今年冬至,旧金山的雨季又如期而至。窗前听雨,我的思绪回到了2009年的老家合肥。那年的冬至日,老张下了班兴冲冲往家赶,沿途买了肉馅与熟食。老张是北京人,有冬季吃饺子的习俗。老张的活很利落,拌馅、和面、擀皮,不一会儿桌子上就立满了皮薄馅大的水饺。老张拿着一小瓶二锅头,就着熟食慢慢酌着,等着妻子回家。

老张的妻子姓刘,某大企业诊所的医生,医技好,常常下班了还在忙碌,直到最后一个病人离开。可今晚九点,她还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老张致电她的同事,同事说她下班早早就回家了。

老张的心像被蜂蛰了一下,赶紧给她的亲朋好友打了一通通电话,没人知道刘医生的下落。老张瘫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黑沉的夜,心底呼唤着爱妻:“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屋里静静的,唯有屋外寒风肆虐,发出阵阵低啸。

2010年元旦这天,一位同修来我家,神情紧张地说:刘医生被拘留了!原来冬至那天,刘医生下班去了菜场,准备回家做几样老张喜爱的菜,一起过冬至节。买完菜,她顺手给摊主一个法轮功护身符,预祝他新年快乐;没想遭人举报,警察把刘医生带走了。第二天,警察去抄她家时,老张还倒在沙发上,酒醉未醒。

师尊在经文中告诉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同修有难,不能置之不理!我连夜给刘医生所在企业的职工写劝善信:“亲爱的朋友,中国新年将至!在家家喜气洋洋、辞旧迎新之际,你们的好医生刘某某却身陷囹圄,有家难回。刘医生的人品、医德,大家有目共睹。她为人处世,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正义的朋友们,请伸出援手,去拘留所要回刘医生,让她和你们一样,在新年能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

第二天傍晚,我兜里装了几百张劝善信,前往刘医生单位员工的生活小区。天空彤云密布,寒风正紧,漫天大雪,纷纷扬扬,满地如银。小区门卫室坐着两个保安,盯着进出大门的人。我向保安点点头,跟着络绎回家的居民进了小区。

小区由旧区和新区组成。旧区的楼房没有防盗门,每栋楼有四个楼梯口,每个楼梯口进去,每层左右两户。有的楼梯口,在一楼统一安装了铁皮信箱,我只要把劝善信塞入信箱即可;有的则没有,我就一层层爬上楼梯,把信放在住户的订报箱里。有时在楼道里碰到回家的住户,我就跟他点头致意,擦肩而过。

风紧,雪大。我穿梭于一栋栋楼房中,时而爬高下低,浑身热气腾腾。做完旧区,我穿过操场、草地,来到新区,这里每个楼梯口都有防盗门。可那天我运气很好,每到门口,常碰到里面的住户开门出来倒垃圾或出去雪中漫步;也有的防盗门是虚掩的……感谢师尊赐我机会,把信放入楼里的信箱。

两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家,太太正双腿盘坐为我发正念加持。见到我平安归来,她很欣慰,忙着帮我更衣。我的外衣已被雪水湿透,内衣也被汗水浸透。洗了澡,我倒床沉沉睡去了。三天后,老张打电话给我,说刘医生单位的保卫科长到公安局,要求把她带回单位监管,现在刘医生已经回家。

2018年冬至:12月22日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2月29日健康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