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春岁月里踽踽独行 台大高材生探寻不一样的人生路

【大纪元2018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报导)从外表看来,谢冈典跟时下年轻人并无不同,活泼、有创意、爱耍宝,但他不像时下大多数的青年寻求刺激、狂欢、打电动,他走入了自古人们所殷殷探寻的修炼之路……

“修炼”或许让人联想长胡白发的老道人,也或许是在公园里打着太极拳的白头老叟,但怎么也无法让人联想到时髦的年轻人身上。

从小,谢冈典的成绩总是一等一的,从师大附中毕业后顺利考上台湾大学,目前就读台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研究所。在外人眼中,谢冈典顺遂的求学路似乎显得理所当然。但外人所不知道的是,聪明、擅长读书考试的他,其实内心里住了一个老灵魂……

聪明、擅长读书考试的谢冈典,其实内心里住了一个老灵魂……(谢冈典提供)

谢冈典生长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环境中,父母都是台大毕业的高材生,从小家里没有电视,不受声光娱乐感染的环境,造就了他爱思考、独立自主的个性。

在他小小的脑袋瓜里放的不是“大象为什么有那么长的鼻子”、“飞机为什么会在天上飞”……盘旋脑中的问题是,“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小的时候,谢冈典就这么问妈妈。

这个超龄的问题对谢冈典来说,显得很理所当然。

“去找一条‘下场’不一样的路!”

“我可以控制我这只手,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别人的手;我可以想起我五岁的事情,但是我想不起更以前甚至是前世。”还就读国小的他就这么思考着:人的能力为何被限制着?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不管人的性别、成就如何,似乎都走向同样的生命归宿。一个又一个问题,让他想不透……

“不管你赚很多钱,或者赚很少钱;过着很穷或很富有的生活;有很多小孩,或者单身;读很多书,或读很少书,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是躺在那一口棺材里……”别惊讶,就读国小的谢冈典就这么早熟,这些问题困惑着他,或者说,当时他已看透生命:人最终将走向死亡。

但小小的心灵里,却不甘愿于此,他告诉自己:“去找一条‘下场’不一样的路!”

“原来这才是人来世上的目的!”

2007年一天,住在法国的阿姨在一通国际电话中告诉谢冈典,她开始炼法轮功了,并简单的介绍了功法,她推荐谢冈典读《转法轮》。

就读国中二年级的他一页又一页的读完《转法轮》后,他知道,他找到那条“下场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原来修炼才是人来在这世上的目的!”谢冈典内心兴奋无比。

但面对升学压力,谢冈典该如何平衡修炼与学业?

从那时起一直到考高中、大学,谢冈典每晚必读半个小时的《转法轮》,即使在高中时期,每晚十点他才能离开补习班,“一定可以挪得出时间,就看要不要挪出时间来。”

到了高三,他每天早起,炼完功后才出门上学。而谢冈典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

为什么这么坚持着?唯一认识的同修是远在法国的阿姨,从国二到高三这五年期间,谢冈典在苦涩的青春岁月里踽踽独行着,就这么默默地独修著。他一度想放弃,但理性、重思考的他又开始分析:放弃或继续?

“这是很难得的机会。修炼首先要是‘人’,要当人就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六道轮回什么时候会有人身,再来要遇到修主元神的功法……”年轻的谢冈典沉稳地说着。

而这五年修炼历程的磨练,让他淡然面对考试,反而考出好成绩,“很多事情,就知道都是有安排,心态上也会很稳定。”

进入台大就读后,谢冈典加入法轮功社团,积极参与活动。(谢冈典提供)

台大校园里遇见法轮功

而顺利的考上大学,走进台大校园后,他这才发现,原来还有很多跟自己一样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而自己也似乎还未真正的走入修炼!

1996年,台大经济系教授叶淑贞开始炼法轮功后,纠缠她多年的沾黏及糖尿病都不治而愈,于是她热心的向周遭的教授、学生介绍法轮功。经济系教授刘莺钏、张清溪都相继炼功,台大成为早期最多教授学炼法轮功的大学,而在2000年开始也成立了学生法轮功社团。

进入台大就读的谢冈典,也加入了法轮功社,他认识了年纪相仿的修炼人,“这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修炼。”

谢冈典发觉,以往只是从法理上知道要做一个为他人着想、实践“真善忍”的好人,“打开《转法轮》就会觉得比较清醒,在学校的时候就混到常人中了,会变得完全不是修炼人的样子。”

“从现在回头看,之前脑袋是非常不清醒的,有点像喝了酒一样,喝醉了。众人皆醉,我也醉。众人皆浊,我也浊。反正大家都这样。”

“从没想过,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在校园里,谢冈典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渐渐的更深刻的体认修炼就是修心,“知道提高心性是怎么一回事,去执著是怎么一回事。”

谢冈典积极参与“法轮大法青年学员交流营”。(谢冈典提供)

同时,他积极地参与法轮功社团活动,2013年6月至2015年1月担任台大法轮功社团社长,并积极地参与全台大专院校的法轮功学子自发主办的“真善忍学习营”及“青年学子营”。

谢冈典积极地参与全台大专院校的法轮功学员自发主办的“真善忍学习营”及“青年学子营”。(谢冈典提供)

这约半年主办一次的活动,“真善忍学习营”针对国中二年级至研究所的学生所举办。“青年学子营”的对象则是已是法轮功学员的青年学子。

参与活动企划、安排,带活动、带团康,谢冈典惊讶于自己的转变,“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从活动中他还学会了图片处理、影片制作、剪接……

就读高中时,谢冈典非常讨厌音乐与艺术相关的事物,“我没有艺术的天分,我剪纸连剪直线都会剪歪。”而选择理工科系,是因为自己不擅与人沟通与交往,他形容自己有颗“玻璃心”,敏感的个性容易受伤。

但进了大学,加入法轮功社团后,谢冈典脱胎换骨了。

升大四的那年暑假,谢冈典与同是法轮功学员的大学生拍了一部微电影《遇见》,从编剧、导演、摄影、剪辑、执行制作,谢冈典包办了沟通协调以及大部分的制作过程,还客串了一角。

剧情改编自真实故事,讲述一名大学生腰部受伤后,在校园里遇见法轮功,重拾健康与往日的正常生活后,也积极的在校园里介绍法轮功的故事。

“我希望用不一样的角度让别人认识法轮功,别人可能认为是婆婆妈妈、阿公阿嬷在炼功,但是实际上不是这样。”

目前台湾各大专院校几乎都有法轮功学员就读,许多大学也设有学生法轮功社团,如世新、政大、成大、高雄大学、环球科技大学、海洋大学、东海、东华、中山、中正、嘉义大学、文化、台艺大,中兴、中央大学等……。

看到周遭的同学,有的对前途感到迷惘,有的跷课、在夜里骑车奔驰,寻求刺激,有的因情感受挫而产生憎与怨,谢冈典心怀怜悯且庆幸自己的幸运,走上了修炼路,“凡事皆有安排嘛,这些事情是有定数的,执著与不执著,结果是一样的。但是中间的过程就是心性提高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凡事视为修炼的机会,谢冈典有超龄的淡然与沉着。

他说,修炼法轮功打开了他的思维,也开阔了他的眼界。

“我看到很多未来发展的多元性,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机会!”目前即将毕业的谢冈典,对未来充满希望与期待。


责任编辑: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