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保留学校社经评分制 街区差别仍在

图为著名的奥克兰文法学校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如果去年大选后,优先党党魁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选择了国家党作为联盟执政伙伴,那新西兰中小学校社经评分制(Dicile),现在可能已经被扔进了垃圾堆;但本周,工党-优先党联盟政府已经决定,让这个颇具争议的“标签”制度,继续按部就班。

教育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在周三宣布,任何改变社经评分制的作法,都不会在短期内实现。现行的社经评分制至少还将持续两年。

希普金斯同时还宣布,对学校现行的NCEA体制进行全面检查,可能会停止NCEA 1级(Level One)的评审制度,使学校更重视学生的能力,而不是着重在让学生拿学分过关。

社经评分高的学校就是好学校?

新西兰中小学校的社经评分制,是指按照学生家庭的社会经济状况,给学校评分,分数从1到10,分数越高,表明学生平均来源于富裕、良好社会地位的家庭;反之,分数越低,表明学生平均来源于贫困、较低社会阶层家庭。

每个学校按照这个评分,会的到相应的政府教育资金:社经评分越低,得到的资金越多。社经评分最低的1分学校,按每个学生人头算,可以得到政府1000多元资金;而社经评分最高的10分学校,按每个学生人头算,大概只有几十元钱。

尽管这个社经评分与学校的教学质量,在表面上看没有直接关系,但在实行的20多年里,民众都逐渐意识到并形成这样的观念:学生的来源和学校周围的环境,都会对学校的教学质量产生深远的影响:好街区的学校会越来越向好的方向发展,而贫困、脏乱的街区,学校也会相对较乱。

良性循环vs恶性循环

好的家庭一般对孩子教育也比较重视,孩子在家里一般都能够得到关爱,这样的孩子在学校也会比较努力,学校和老师自然也不用花太多的精力在学习以外。老师的教学热情也会相对较高,“跳槽”的概率也相对较少。

所以一个建在高阶层富裕街区里的学校,即使是新学校,都会因为学生来源好而自动进入良性循环,成为好学校。

而在一个低社会阶层街区,像奥克兰南区的某些街区,黑帮、吸毒、酗酒等社会问题泛滥。一位来自新西兰最大的社经评分1分学校的老师,在《新西兰先驱报》上描述他的教师生涯时写到,他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一些十几岁的孩子,在路口给过往车辆洗车赚零花钱,这些孩子里有些刚刚从学校“消失”,学校里还有很多学生吃不上饭,打架、吸毒等事件也时有发生。他每天至少一半时间都在联系家长、处理学生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还得寻找突然从学校消失了几周的学生……

在这样的学校里,要学生和老师能够集中精力在学习上,几乎就不可能。同时因为老师压力大、工作繁重,老师跳槽事件更是经常发生。学校招人难,留住好老师就更是不容易,这些学校只能无奈地继续着恶性循环。

所以这些年来,不少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从城市的这一边,跑到那一边,为的就是住进好学区,让孩子能进好学校学习。

另外,人往高处走,即使没有这个学校的社经评分制,很多人也会在可能的情况下,居住在相对友好、洁净和安全的街区,就是中国古代孟母择邻而居的翻版。

学区房价冲破天

社会对于学校和社区的认知,造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是人为地推高了好学区的房价,产生了所谓的“双校网”(是指奥克兰文法学校和Epsom女子文法学校的学区)街区,其所覆盖的街区,如Remuera、Parnell、Epsom和Mt Eden等,都在奥克兰最贵街区行列。

主流媒体曾多次报导,引述房地产业界的统计数字,指这个学区内的房产,比同一条街上、学区外的相似房产,售价高出至少39-50万元,足以在边远街区购买另一套房产。

取消社经评分制很难

最近几年,各方都在呼吁,希望取消学校的社经评分制,消弭因此而产生的对低社经评分学校的“社会歧视”。

两年前还在国家党执政时,政府就已经开始着手教育系统的改革。在去年大选前,政府出台计划,要把社经评分制改成对每一个学生的“风险指数”评估,从而“按需拨款”,按照需要帮助的学生人数,拨给学生所在学校相应数量款项;但要求对“风险学生”个人和家庭信息保密,以免让这些学生感觉受挫,让他们能够与其他学生一样在学校学习和发展。

对学生进行风险评估的条目目前还没有最后敲定,草案中的16个条目包括:学生的种族、母亲的平均收入、母亲生这个孩子时的年龄、目前的男性看护人是否是学生的生父等等。

这项计划在最开始提出时就面临很大阻力,主要反对意见就是,这无法根本解决问题,好学校的学区仍然划在那里,学区外的人仍然很难进得去;取消社经评分制影响不到学区的划分。

前几年,与双校网临近学区的学校,曾经呼吁更改学区,比如允许与好学区重叠,但立即引发当地居民的反对。因为学区的改变意味着一些房产价值会降低,一些家庭一辈子的辛苦积蓄将会白费。后来当政府试图在好学区街区推行房屋加高加密计划时,也因为同样原因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

对于学校来讲,很多学校都担心,通过这项改革方案,可能会无法得到足够的教学经费。

尽管希普金斯说这部分经费只占学校经费的3%,所以不会对学校的经费产生很大的改变;但学校说,所谓的“一揽子”经费包括老师的薪资在里面,这会让学校雇用兼职老师和教学助理都很难,很多学校、特别是低分学校,都依赖按社经评分所得的钱来运行学校;只有那些高分学校,才会依靠学生家长的“自愿捐款”。

NCEA 1级改革引争议

对于NCEA体制审查的结果,根据部长级咨询小组报告的建议,可能会把NCEA 1级的积分减半、减少评估并取消全国考试,或者是整个取消NCEA 1级。此事在民众中也引发很大争议。

小学后教师协会说,NCEA的“过度评估”模式对学生起到了负面作用;但著名的奥克兰文法学校校长则批评这个举措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并预计更多的学校将摒弃新西兰的NCEA系统,采用英国的剑桥考试系统(CIE)。

奥克兰文法学校目前有60%的高年级学生采用剑桥考试系统。新西兰还有一些学校采用美国考试系统(IB)。

在2002年,NCEA模式取代原来的高中毕业证书体制时,也是从11年级的NCEA 1级开始试行,之后的两年里,才推广到12年级的2级,以及13年级的3级。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