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探索外太空的八个伦理问题

人气 575

【大纪元2018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惠丽编译报导)在外太空的题材上,好莱坞总是给我们以惊险的刺激。像《地心引力》(2013)和《火星救援》(2015)这样的电影,外太空常常被描绘成充满着敌意和不可预测的危险,等着那些敢于冒险离开舒适地球的勇士们去探索。

然而,在这个以人类为中心的宇宙舞台,好莱坞的电影只是故事而已。没有人真正愿意看到宇航员被杀或被困在太空中。我们都希望享受星际科学带来的成果,比如确定哪些行星可以容纳人类生命,或者确定人类是否是独自在宇宙中。

问题1:但是,除了关心宇宙如何影响我们人类之外,我们是否应该反过来关心宇宙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也是我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且称之为地外环境伦理问题。太多人忽略了这个领域太长时间。而我们应该如何重视宇宙则取决于另外下面两个有趣的哲学问题。

问题2:我们最有可能在其它地方发现的生命类型是微生物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生命形态?大多数人会接受每个人都具有其内在价值,并且不仅与他们对别人的用处有关的观点。

后来人们开始接受哺乳动物,鸟类和其它动物也是如此。那么微生物存在呢?像阿尔伯特史威泽和保罗泰勒这样的哲学家以前认为所有生物本身都有价值,显然包括微生物。然而,哲学作为一个整体尚未就是否同意这种所谓的生物中心主义达成共识。

问题3:对于行星和其它不适宜生命生存的地方,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其环境价值?可以说,我们之所以关心地球上的环境,主要是因为它支持着生活在地球上的物种。如果是这样,我们可能会将同样的想法延伸到其它能够支持生命的行星和卫星上。

但是这并不适用于那些已经“死亡”了的行星。所以有些人提出了一种名为审美价值的观念,即某些东西应该被珍惜,不是因为它们有用,而是因为它们在审美上是有价值的。他们不仅将此应用于伟大的艺术作品,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贝多芬第五交响曲,还将其应用于地球环境的某些部分,如大峡谷。但这也同样适用于其它行星吗?

外星环境

假设我们可以回答这些理论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讨论有关太空探索的另外的四个重要实际问题。

问题 4:我们是否有义务保护其它行星上的环境?当派遣宇航员、仪器或机器人到其它星球时,显然有重要的科学理由让它们确保没有携带地球生物并将其放在别的星球上。否则,如果我们发现了生命,我们就不能知道它是否来自其它星球,更别提完全清除它的风险了。但是科学的清晰度是最重要的吗?我们是否也需要开始考虑银河系的环境保护了?

问题 5:除了生物污染之外,还有什么行为会违反保护行星环境的义务呢?钻取岩心样本,或者将仪器遗留下来,还是在泥土中留下轮胎印?

问题6:那对于小行星呢?正如《对话》杂志上所报导的那样,人们正在开发着相关技术,以收获数以万计的矿物财富,这些财富被认为存在于小行星上。但没有人将小行星视为我们需要保护的环境。

问题7:还有哪些因素可能会成为抵消支持在太空中依道德而行事的论据呢?智力、科学、功利、利润驱动,是否可以凌驾于我们的义务之上?

我们还需要考虑这里不可避免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我们无法知道太空任务会带来什么好处;我们也不能确定没有给访问的行星带去生物污染。我们应该如何权衡风险与回报?

太空探索也直接提出了我们与地球之间关系的问题——一旦我们克服了火星这样的行星地球化的技术难题,或者找到了到达可居住的系外行星的方法,就出现了下面这个在未来非常重要的问题。

问题 8:鉴于地球不是人类唯一的潜在家园,一旦我们真的能够居住到别的星球,那我们现在保护环境的理由仍然存在吗?◇

责任编辑:朱涵儒

相关新闻
外太空待近1年 美俄太空人返抵地球
研究:神秘外太空电波爆发 朝地球而来
华邮:奥巴马如何将资本主义带到外太空
人类首个太空国家:正招募10万公民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新闻看点】FBI约谈关键证人 中共方寸乱?
【思想领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