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孤儿泪 见证中共十九年迫害

油画《孤儿泪》,作者:董锡强。画中的孩子捧着父母的骨灰盒,隐忍着泪水。父母双双被中共迫害致死。

人气: 24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11岁的徐伯光(小名点点)成了一个孤儿。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他失去了爸爸,妈妈仍被关在监狱里。

点点的遭遇不是个案,中共自1999年7月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成千上万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甚至被虐杀,他们的孩子成了孤儿

“平安之夜”

那是在2014年圣诞节的前夜——“平安之夜”,在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的街道上,7岁的小点点高兴地跟随着妈妈丁六荣散步。

妈妈信仰“真、善、忍”,给路人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就在那个平安之夜,妈妈被警察绑架了,点点也被一起抓走。妈妈戴着手铐被关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点点也被关在里面。

后来,爸爸来派出所把点点接了出去。从那以后,点点再也没见到妈妈。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铁笼子。(明慧网)

妈妈被非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后来遭冤判五年。妈妈上诉,经过几次判决,最后还是维持原判。妈妈现被关在南通的监狱里。

爸爸走了

爸爸徐秀臣曾是一名空军退役文职干部,点点从小生活在空军大院里,幼儿时的他过得无忧无虑。

爸爸身体不好、有糖尿病,对饮食要求很高。妈妈是个慈祥而严谨的人,她很会照顾爸爸,每天都做很新鲜、很好吃的饭。

妈妈很勤劳、能干,在屋子外面的空地上种了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天天忙着干活,松土、播种、除草、施肥、摘菜,有时还送给朋友和邻居们地里长的新鲜果菜。

点点常常跟着妈妈在地里一边干活,一边玩耍,好不开心。在爸爸妈妈的教育下,点点从不说脏话,是个文雅而懂礼貌的小绅士。

妈妈被关押后,从不下厨的爸爸开始照顾点点,做饭、买菜,每天接送他上学、放学。

爸爸还要去看守所看望妈妈,给妈妈聘请律师,要花不少钱。他向国保提出申请,要求无罪释放妈妈回家。

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终于,病倒了,脚趾甲全脱落下来。

2016年3月、4月间爸爸被送到医院抢救。妈妈的律师向法院、公安局和检察院反映妈妈、爸爸和点点的危急情况,呼吁释放妈妈。法院不理睬,公安和监察院人员表示无能为力。

爸爸身体稍微恢复点后,又继续想办法让妈妈回家。

爸爸住进了医院。过了一段时间,因为钱不够用,爸爸出院了。可是不多久,爸爸又住进去了。

这一次,爸爸再也没有醒来,永远离开了点点。那是2016年6月3日,点点才9岁。

回老家

爸爸去世后,妈妈仍被关在监狱里。亲戚们发愁,点点一个人怎么生活啊?当地修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们来看他,给了他亲戚一点钱,帮助抚养点点。最后,爸爸的姐姐——点点的姑姑把他带回了老家。

点点跟着姑姑和姑父到了河北的一个农村。姑姑两人对他很好,让他上学。点点很争气,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

可点点多想见妈妈啊。

更多孤儿

19年来,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见证了中共迫害的惨烈,他们的父母或被杀被关。他们亲眼目睹了父母被绑架、被酷刑折磨;他们无依无靠,有的被学校开除,有的流落街头,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受惊吓而死⋯⋯

十几年前,那还是迫害的初期。

2003年4月19日,原牡丹江师范学院计算机系教师刘智渊,被爱民区法院诬判十四年,妻子申春花被诬判十年。

家中3岁多的儿子和17个月大的女儿整天哭着找爸爸、妈妈。家中的老人心碎欲裂,勉强支撑着照顾年幼的孙儿。

2003年10月25日,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被冤判13年,妻子被非法判刑14年。家中留下9岁和14个月大的两个儿子。警察逼迫亲属把孩子接走,否则送他们到孤儿院。

孩子们的奶奶遭受巨大打击,在痛苦中离世。9岁的儿子金禄易被迫辍学,小哥俩只能靠着没有收入的姥姥拾废品度日。

2003年7月,曾是深圳市南头中学的教师王晓东被南山看守所迫害致死;同样曾是该校教师的丈夫刘喜峰被劳教二年,后又被诬判十年。

他们的独生子刘响被送进了深圳市孤儿院。多年来刘响在恐惧中生活,一直遭到中共的监控。

王晓东、刘喜峰、儿子刘响(音)(明慧网)

看着爸爸死去

2005年,明慧网制作了一部录像片《营救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遗孤》,其中的一个孤儿壮壮写到:

“我叫壮壮。在我10个月大的时候,妈妈和我为了躲避迫害,到处流浪。在我一岁半的时候,爸爸被非法逮捕还被判了5年监禁。半年之后,妈妈也被捕了,被判了9年监禁。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见过妈妈了。我现在跟着奶奶。爸爸在被虐待了3年以后,被放回家已经奄奄一息。我和奶奶看着爸爸死去。我们哭得心都碎了。”

孤儿小壮壮。(明慧网)

4岁的王淑杰亲眼目睹了爸爸在拘留所被警察残酷虐待后,惊吓过度而夭折。

2002年7月,吴玲霞在拘留所遭受了两年的虐待后离世,她的儿子孤苦伶仃。

这部录像片记载的是迫害开始的前六年里发生在孩子们身上的一小部分案例。

这样的悲剧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天冷了 孩子在哀求

九年前,迫害持续了十年。

2010年11月26日下午,广东台山市,四九镇府农办科员阮羡俦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台山看守所。

这是阮羡俦第三次被台山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

妈妈带着儿子阮健城到“610”去要人,妈妈却被监控起来。

8岁的阮健城不得不向人们求救:

“现在爸爸被非法关押,我没有生存来源,更没法上学,天气又一天比一天冷,没有吃穿,没有人管我,没有人理,我现在成了孤儿,没有人照顾。求好心的叔叔,姨姨,大哥哥,大姐姐们,营救我爸爸回来。”

阮健城(明慧网)

罪恶还在继续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今天仍在苦难中煎熬。

自幼腿有残疾的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李美化,于2017年10月11日被40多名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特警劫持。

当局还在2018年1月11日下午3点左右,绑架了她的丈夫袁玉龙。家中只剩下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无人照管。

2016年6月2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法院对邵生瑞、樊映霞两位夫妇被绑架;2018年1月11日,被分别冤判3年。

他们16岁的脑瘫儿一人在家,生活不能自理。自从爸爸妈妈被绑架后,他没有下过楼,头发长得可以扎根小辫。

河北省秦皇岛市卢家荣,2016年8月2日晚7点左右,被秦皇岛国安、国保、当地派出所绑架。家中剩下82岁腿脚不好的老婆婆、12岁和10岁的两个孤儿,无人照顾。

孩子们的父亲王海金于2014年4月22日在自己的蛋糕店里被警察绑架,在抚宁县看守所遭受了三个月的非人折磨后,于2014年10月9日离世。

⋯⋯

盼望见到妈妈

2019年12月24日,点点记住这个日子,这一天,妈妈才能冤狱期满回家。

点点盼着这一天,多想见到妈妈啊。点点的亲戚们也都盼着母子俩团圆的这一天。

今年6月20日,美国联邦资深众议员萝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在美国国会山庄的法轮功集会上发言。

“他们(中共独裁者)会明白,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中国人一定会获得自由,是你们(法轮功学员)在带给他们希望。”

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人类的将来,“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孩子能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7-28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